首页 > 还好是个假太监 > 第1章 还好是个假太监

还好是个假太监 作者:月下果子酒

甜酱
2022/11/03
李易穿越到了古代,但他不是皇帝,也不是皇子,而是一个阉人,这让李易很是郁闷。但是李易看了看,还好,他的小弟弟还在,这就没什么问题了。
章节阅读
第1章 还好是个假太监

这也是李易穿越重生的第三天,他终于是以床边爬起来了,拽着门套,李易门把抬起来挡在了面前,看见天空明晃晃的太阳光,李易目光恍惚之间。

这一次,他再怎样自取其辱也没有办法了,他是真的身死魂穿了,或是完全陌生时期。

大乾,即便他历史时间不十分了解,也敢肯定,这时期没古代历史发生过。

最令李易不爽的是,他现今身份是个太监!!

要不是裤裆里那东西仍在,李易肯定找棵歪脖树吊死。

头可断血可流,那物什绝逼不能没有!!

扶住门套坐着,李易喘了口大喘气,这具人体的身板比较弱,加上重病未好,他连走个两步都不了。

晒着太阳光,李易才认为自己是活着。

重生成内宫的宦官,想一想还是比较刺激的游戏,三千佳丽,多令人兴奋啊。

但无奈他并不是皇上。

而给皇上戴绿帽子……

“李易,你咋出来。”

一道响声打断李易的遐思,这也是与他住一间房的全德,人们都称他小德子。

都是通过他,李易才浅显掌握了她的境地。

“日晒,去异味。”

“你今天怎么回来的那么早,崔家公没瞎折腾你?”

崔公公是直殿监的内使,平日就承担管控他们这些太监。

为人正直尖酸刻薄狠戾,对她们责骂是常有的事。

“听得一个信息,我匆匆忙忙把东库洒扫完,就撒腿就跑回家了。”

“那么兴奋,难道说,你被调职了?”

李易动了动腿,换了个姿态,这弱鸡崽的身子骨啊,一个姿态略微久一点都不了。

“并不是我,就是你。”全德一脸同情的看见李易唉声叹气道。

“我?”

李易上扬眉,“这信息是哪听,可确实太假了。”

直殿监是十二监里下方等,原身又刚犯了大错,调谁也不可能调他啊。

“真心希望不是我,咱两共处这么久,难兄的,是多少或是有感情……”

看全德感慨上,李易失笑,“并不是,我想调职了这儿,你不是该为我高兴才对,再也不用每日早出晚归,冻的跟香肠腊肉一样洒扫了。”

“这小子怕不是嫉妒上吧?”

李易跟全德开着玩笑,尽管了解没多久,但近几天,他在床上不能动,是全德尽心竭力照顾他,要不然,李易这口气还是要落。

论关联,全德是李易在这儿最亲密的人。

“我嫉妒?调你去皇后那去了。”全德瞅着李易,冷不丁的张口道。

“什么?!”

李易吃惊,双眸眨了眨,“这超越有点儿大啊,哪一个家公做的好事,回过头不可给人来一份礼,感谢感谢。”

吃惊以后,李易完全没有真的,王后那是什么地方,中宫之主,这类好事儿,哪轮获得他。

“等兄弟在哪混出头了,肯定罩着你。”李易手撑后边,笑了笑。

东库偏远,李易以前连床都下不上,见得人只有一个全德,全德是一个实心眼儿的,因此李易说起话来很洒脱。

“这头脑是真的让烧懵了,连皇后那是怎么回事也不晓得了。”

全德在李易旁边坐下,低叹,“你说你都是不幸,谁曾料想到容妃皇后娘娘那一天会盛行走过来东库,还偏叫他给撞击了。”

“我们本就活的不容易,这一下,你也是愈发没事做头了。”

全德所提到的容妃,李易是懂的,寒冬腊月,户外打扫,冰冷凛冽不必多说,原身也是个身板较弱的,发抖下,腿一软就摔了。

好巧不巧摔到了容妃眼前。

这还得了,那时候原身便被一个巴掌打得360度自动旋转,分不清楚东西南北,跪下来哀求还不知道往哪个地方。

接着又是打耳光,又是按照下跪在雪地中,一命呜呼基本上是毋庸置疑的。

李易原还烦恼这局势要该怎么办,撞击容妃,并不是挨罚一顿就可敷衍了事的。

多是人要趁着收拾他,去讨好容妃。

尽管实际效果基本没有,但是不防碍她们这样做,越发变态地区,越喜欢过河拆桥。

像这几个日,并不是全德悄悄给他带吃的东西,饿都可以饿死了他,它的膳食早已被断掉。

“皇后那不行?”李易一边说着又换了个姿态,回过头务必锻练,像他当初但是江湖人称小马。

一跑起来,那就和上了发条一样,何时那么不堪入目瞎折腾。

“上2个一起去的,不上十天,投井了。”全德手搀扶着下颌,回着李易,命不好的呀,千辛万苦活到来,或是得死。

“王后很严苛?”李易皱了皱眉头。

“倒也不是她。”

了解李易任何东西都想不起来了,全德向他说道着皇后的状况。

按道理,皇宫里,除开皇上,就王后最高贵了。

但也不了解出现了什么事,皇后结婚那天晚上,皇帝将王后关入了昭南苑,那地方可能就紧挨掖庭,恐怖不必多说。

这一关便是2年,进到那边,倒不被打骂,但是事实上,没有人啊!

王后被困在房间里,院内外呢,就分配一个洒扫宦官,并没有人声伴奏,没有盼头,时间一久,谁不可疯!

听完之后,李易摸了下颌,那是要流放他来入狱啊。

别人很有可能承受不住,但李易,曾报名过特种兵的训练,自控能力那就是相当不错。

寂寞孤独冷,对它会是个事?

且先过来看看,后边根据情况再做打算,李易拥有选择。

那里,全德还在为李易悲叹,小编子这命,苦啊。

平日就小病小灾持续,现在连一口气都需要喘不成了。

看他这副样子,李易就需要安慰宽慰他,可话还没有出入口,2个人高马大的宦官过了来,一句话不说,托着李易就跑。

“小编子!”

没想要开个的全德尝试抢人,被一巴掌拍翻在地板上,大半天没站起来,仅仅只是16岁,人又消瘦,哪拼得过青壮年男人。

“无须挂念我,照顾自己。”

李易朝全德扬声道,然后眼光落到刚打全德的人身上,眼中映出一丝狠意。

妈蛋,得罪老子弟兄。

揪准这个人伸腿的时间段,李易被拖后边乘势而上的腿,猛的侧踢它的脚骨,与此同时手向下用劲一捞。

措不及防下,这一宦官多重摔到地上。

李易喘息着,就这样好多个姿势,对她现今人体来讲,压力非常大,基本上压垮了他身体内每一个力气。

“好你个阴逼东西,看我们家如何弄死你!”

跌倒的宦官站起来,目光咬牙切齿,抬腿就朝李易踹去。

李易想滚翻躲避,怎奈手被另一宦官钳制,身体又太孱弱,使不上劲,只有略微侧卧,用后肩去抗。

势大力沉的一脚,让他的身体基本上松掉。

但是李易诡笑,“来,击败我,昭南苑没了人,我需看上边饶不饶你!”

“高海,别冲动。”

另一人听闻,皱着眉阻止,这李易领取了事情,她们会这样将人整死,在所难免得受惩罚。

“横纵他活一段时间了,同一个死尸斤斤计较哪些。”这个人然后道,望向李易的神情微有一些莫可名状。

往日瞧是一个怯懦畏缩不前的,不愿,会有这么强悍的一面。

“想出手对吧?”李易看见在大腿上扫视的高海,扬起嘴角,整个身体呈现一种疯意,“你动下试一下,我立刻使自己死你手里。”

“我活不好,那你也休想!”

很软怕硬,硬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像李易,这尽人皆知一定要拼了命豁。

高海眼光闪烁,有心想出手,可李易这狼一样的目光又使他心中冉冉升起退意。

闹大了,他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时候,早已招来人瞧热闹了。

“高海,你且去忙其他,我将人送过去。”

周顺将状况瞧得搞清楚,给高海找台阶下。

高海气冲冲甩袖,啐了李易一口,“我们家看着你那时候怎么死的,低贱的骨骼!”

李易眼光浑浑,没人权的破地方,就是让人闹心。

他刚刚可以这么说,逞能了。

但全德这几天的照料之心,李易无论如何都要将他受的那一巴掌还回去。

对于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就是活着前提条件,昭南苑里面是什么状况,李易并不清楚,他如今又是这么一个敏感人体,万一死在里边,还报个屁的仇。

若横竖都是死,又为何要咽这口气?自然,李易都是始终如一了高海害怕打死自己。

这一主题曲,并没影响李易被拉去昭南苑。

得感激昭南苑离他以前住的房子其实不算远,要不然,李易感觉自己可以死在路上。

一路另当别论,这具人体多次喘不上来气,本来就老旧的皮靴,后脚跟立即磨坏了。

最底层没背景的宦官,便是惨啊,没几个会把你当人瞧,命如鸿毛。

李易算得上懂了,在这儿,想活着不被人欺负,要不逃出来,要不往上升。

逃出来,暂时不需要考虑到,这具体质不好,驻扎东宫门的护卫毫无疑问并不是一天吃青菜叶的。

冲出宫的事情,他都进昭南苑了,即使宫里太监轮个遍也轮不到他。

逃出来没希望,往上升……李易看了一下低迷幽寂破旧的昭南苑,这好像一样没有机会啊。

得,他便闲鱼躺吧。

走一步看一步,撑的下来他便撑,活不下去,那么就祷告再穿一次,会给他个皇上当当网。

心理状态层面,李易一向非常好,只需不许动它的睾丸,也不知原身是如何挽救这玩意儿的。

歇了大半天,李易慢慢从地上爬起来了。

按流程,他可以去拜访此中城堡的主人,其实就是这位倒霉王后。

可他走了大半天,连一百米还不到,昭南苑虽破,但总面积非常大,房屋也是许多,李易却不知道王后被拘在哪儿,还是不要忙活了。

第1 章 第2 章 第3 章
更多章节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