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炎龙令 > 第2章 女儿念念,凄惨生活

炎龙令 作者:大陈大荣

甜酱
2022/11/03
一剑震慑地狱,一声令下!我是楚天,大炎龙尊。回到城市,所向披靡!今天是他出狱的日子,却发现自己的妻儿已经死了,女儿也过得很惨,他日定让欺辱过他们的人付出沉重的代价。
章节阅读
第2章 女儿念念,凄惨生活

轰!!!

楚天浑身顿时爆发出一股惊天气势,直冲云霄。

层层乌云在上空集结,整个珠城化为灰色。

龙尊!怒了!

“你走之前,姐姐已经怀了孕,不久后生了一个女儿,名叫念念!”夏芊雪补充道。

闻言。

楚天收起气势动容道:“我……有女儿了?她在哪?”

“为了躲避秦骁,姐姐带着念念走投无路,去了夏家!”夏芊雪答道。

“夏家?”

楚天双目一凝。

当年若雪为了与自己结婚,被逐出家门,夏家怎么可能会接纳她们母女。

夏芊雪看出楚天所想,接着解释道:“姐姐带着念念在夏家门口跪了三天三夜,最后是小公子说要念念玩陪他玩,夏家才收留了念念。”

“但姐姐……她临死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念念,还有生死未卜的你!”

说到最后看向楚天,通红的眼眸里泛出泪花。

显然。

她不忍去记起姐姐那时候的遭遇和苦楚。

楚天虽然不知道夏若雪经历了什么。

但从夏芊雪神色,他完全可以看出。

妻子!很苦!!!

“我早该回来的……”楚天心中涌起无尽悔恨和苍凉。

失去了同甘共苦的妻子,即便博得一身荣耀,又有何用?

念念……我还有念念,那是若雪最后的执念!

想到女儿。

楚天立刻起身问道:“念念她……过得好吗?”

夏芊雪沉默了一会,才幽幽开口:“能活下来……不已经挺好了么?”

“我要去接她出来!”

楚天猜出女儿过得并不好,于是转身往夏家的方向走去。

夏芊雪默默跟上……

珠城夏家。

此刻的夏家大院摆满了铁笼。

笼子里全是老虎、狮子、饿狼等各种野兽。

所有的野兽目露凶光,张着猩红的利齿,对着中间的一只铁笼发出阵阵咆哮。

而中间那只笼子里,却是一个五岁女孩。

女孩披头散发,肤色蜡黄,破衣烂衫。

瘦弱的身子,如一个小刺猬般卷缩在笼子一角。

小脸上,是深深的恐惧。

“小野种,当初要不是我好心收留,你早就饿死在路边了。”

“现在胆肥了?竟敢偷吃兽粮,你有资格吃吗?给你吃我家剩饭渣就很不错了!”

台阶上。

一个粉兜圆脸十岁男孩半躺在太师椅里。

咬着鸡腿,含糊不清地训斥笼中女孩。

“念念错了…念念不敢了…庆哥哥…让它们走开好不好,念念好怕!”

小孩弱弱哭喊,声音因恐惧而颤抖。

啪!

男孩将手中没有咬完的鸡腿,狠狠摔在女孩的笼子上。

“庆哥是你这个小野种能叫的?叫主人!懂?”

“偷了谁的兽粮,自己拿鸡腿去还给它,然后道歉!”

“不然我就把它们放出来,它们一定很乐意把你当成口粮……哈哈哈哈!”

说到最后,男孩狞笑起来。

饥肠辘辘的野兽看到鸡腿,更加躁动了,上蹿下跳地仿佛下一刻就要冲出来。

女孩害怕极了,全身抖擞,哪敢去捡鸡腿。

而就在这时。

大门被打开,楚天与夏芊雪走了进来。

看到眼前的一幕,楚天眼眶瞬间泛红。

血浓于水的感觉,立刻让他认出笼中小女孩就是自己骨肉。

事实上在外面他就已经听到男孩的怒骂了,只是没想到骂的是他的女儿……

见到女儿被关兽笼里,身边全是野兽。

一滴眼泪滑落,满腔愤怒凝成隔空一掌。

砰!

男孩躺着的太师椅瞬间化为木屑。

他跌坐在地,被吓得‘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楚天则疯狂奔向念念,硬生生掰开铁笼。

救出女儿后,一把抱住了她:“孩子,是爸爸不好,让你受苦了!”

可下一刻,他的腮帮传来一阵痛楚。

“你……”楚天松手诧异地看向念念。

就在刚才,他被自己的女儿咬了。

然而念念却一把挣脱了楚天的手。

“妈妈……”

她迈着踉跄的小步子,冲向楚天身后的夏芊雪。

楚天一愣。

但他还没来得及问清缘由。

里屋就传来一个暴怒的声音:“是哪个狗日的欺负我家儿子,不想活了?”

随着一声怒吼,一个中年男人奔了出来。

他是夏芊雪两姐妹的堂哥,也是夏家长子,夏丙雄。

一眼见到男孩在地上嚎啕大哭。

夏丙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

可看见站在院子里的楚天和夏芊雪时。

又不由一愣,随即对着后者怒喝:“是你?你个野丫头还敢回来?”

“我是陪姐夫来接念念的!”夏芊雪冷冷应道。

面对这位堂哥,她一脸的冷若冰霜。

“姐夫?”

夏丙雄一愣,目光移向场中的楚天。

打量了半晌才带着疑问道:“你是……楚天?”

楚天没有答话,而是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她这几年吃的永远是剩饭剩菜,甚至连狗都不如!

否则,又怎么会瘦成这番模样。

若不是自己出现。

不知道可怜的丫头,还会受到怎样的非人折磨……

楚天虽然没出声,但夏丙雄确认他是楚天后。

冷笑起来道:“还真是你这个废物,在监狱呆了几年翅膀长硬了?竟敢动我儿子立刻给我儿子跪下道歉,否则别怪我不讲情面!”

“若雪跪了三天三夜,把念念托付给你们,你们就是这么对她的吗?”楚天瞥了他一眼,淡淡道。

想起妻子,他心中又不禁一阵绞痛。

女儿受了这几年的辱,她在天上看着一定很心疼!

“即便是狗,养起来还能看家!白养一个蛀米虫,我们已经很仁慈了,你哪来的资格狗咬吕洞宾?”

夏丙雄重重地冷哼一声道。

在他眼里,楚天就是个傻叉。

不是傻叉,当年又怎么会这么不自量力去招惹秦少呢。

秦骁不但背景强大,更是个瑕疵必报的人。

既然这傻叉不识相,不如借此送给秦少一份大礼,岂不更好!

想到这里。

他又狞笑起来:“而且刚才已经给你机会了,你不跪下道歉也怪不得我!我既然能养你女儿,也能让你们父女一起上西天!”

说罢一声令下。

几个下人冲了出来,关上了夏家大门。

“放开笼子,咬死他们!”夏丙雄恶狠狠地说道。

他的儿子见此,立刻拍手叫好!

楚天的表情,从始至终看不出任何变化。

可夏芊雪见状却脸色大变。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