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炎龙令 > 第4章 不配为父,不配为夫

炎龙令 作者:大陈大荣

甜酱
2022/11/03
一剑震慑地狱,一声令下!我是楚天,大炎龙尊。回到城市,所向披靡!今天是他出狱的日子,却发现自己的妻儿已经死了,女儿也过得很惨,他日定让欺辱过他们的人付出沉重的代价。
章节阅读
第4章 不配为父,不配为夫

“秦骁,你对我妻女做了什么???”

楚天心中涌起万般愧疚的同时,也迫切想知道。

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同时,一股萧杀之意也从他身上蔓延开来!

轰!!!

恐怖的森寒以楚天为中心,疯狂向四周扩散。

这一刻。

整个商场的人,都感觉周遭温度骤然下降,空气凝固,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甚至一些墙上,玻璃上都结出了实质冰凝。

直到楚天离开商场许久,那股萧杀才缓缓散去……

珠城北郊。

楚天从商场离开后来到了此地。

这里,曾经是他的家。

当初夏若雪为了跟他在一起,被逐出夏家。

两人婚后同甘共苦。

即便是住在北郊这片老房区,家里寒酸简陋,夏若雪也从未有过半点嫌弃。

可如今,这片老房区已经被夷为平地。

还有大大小小的垃圾山堆在这里。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楚天沉沉低语。

他从无终岛回来,第一时间就来到这里。

也就是在这里遇到的夏芊雪,然后被她带到了夏若雪的墓地。

他也曾问起为何变化会这么大。

但夏芊雪回应他的,只是冰冷和沉默。

因此,楚天那时候就已经猜到。

原来的家被毁,绝对不是这么简单。

楚天眺目远望,发现垃圾山后面,还盖着一个简陋的木屋。

于是他迈开沉重的步伐,往木屋走去。

刚想敲门,木屋的门却被打开了。

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太太,端着袋脏兮兮的垃圾从屋内走出来。

“陈妈?”楚天诧异地叫出声来。

尽管过去六年,尽管眼前的老人又苍老了许多。

但楚天依旧认出对方,就是六年前,住在自己家隔壁的陈大妈。

他还记得,陈大爷和她老伴儿经常帮忖自己和夏若雪。

平时缝缝衣服,送点小菜,过年写点对联什么的……

老人抬起头,眨巴着皱纹下,那浑浊的双眼。

打量了楚天好一会,才开口道:“是……是小天?你,回来了?”

“是我!你这是要拿去倒吗?”楚天急忙帮她接过垃圾袋。

“没事挑点瓶子拾点荒,好换点钱。”陈妈松开垃圾袋解释道。

陈妈的木屋距离垃圾山也就数丈。

楚天随手一扔,就将垃圾袋精准地扔到了垃圾堆上去了。

“陈妈,这里怎么变成这样了?陈大爷呢?”

“哎……”

陈妈叹了口气。

直到楚风搀扶她坐到了门槛上,才缓缓道:“小天,你怎么才回来?晚了……一切都太晚了啊……”

说完。

陈妈再次长叹一声,才慢慢讲起这几年来发生的一切。

原来,楚风被陷害下狱后不久,夏若雪就生下了念念。

当时还是陈妈帮忙接的生。

一开始日子虽苦,但夏若雪兼职好几份工,却还勉强能过下去。

可秦骁却从来就没有打算放过夏若雪。

为了让她就范,在秦骁的操控下。

夏若雪在一天内失去了所有工作,还被其中一家诬陷偷了东西。

“可怜的小雪,虽然过得苦,可她就是捡到我们的钱,也会还给我们,你说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偷东西呢?”

“但是巡捕司把她当成小偷抓了进去,是秦骁把她赎了出来,还替她还了钱!”

“可那个挨千刀的秦骁,哪里会那么好心,他就是想让小雪欠他钱,好借故占有小雪。”

“小雪不愿意,他就叫人天天来找小雪催债,甚至还把念念抢走,我们看不下去,就凑钱帮小雪还上了!”

“可三天过后,我们才在一条臭水沟里找到念念,当时她只剩下半口气了,好不容易才抢救过来,那时候,念念才刚满一岁啊,那些打短命的狗腿子……”

说到这里,陈妈满脸憎恶,泪眼婆娑。

而楚天攥紧的双拳,指缝里早已渗出丝丝鲜血。

热泪,已经盈眶。

他,留下了无声的泪水!

陈妈稍微调整了一下情绪过后,又继续叙述起来。

本来大家以为还了账,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不料秦骁变本加厉,迁怒上了北郊片区的所有人。

他竟然以改造的名义,叫来十几辆推土机,一夜之间,将我们整个住宅片区夷为平地。

让所有人都无家可归。

大部分人,在一年后才拿到一笔补偿款。

至于那些与小雪走得近的,到现在也一分钱没拿到。

而他们所谓的改造,就是将这篇老房区,变成珠城北的垃圾场。

而陈妈的老伴儿,就是因为带人去巡捕司要说法,被他们以滋事罪扣起来。

一把老骨头,被打得遍体鳞伤,回来没几天就死了。

在有冤无处申的情况下,他们只得妥协。

有的重新去找工作了,但一些妇孺老幼,只能在这片垃圾场里捡垃圾为生。

“但最可怜的还是小雪,她就是卖垃圾也没人敢收,就连偷偷塞钱给她的人,被秦骁那个杀千刀的查出来后,也落得跟她一样的下场。”

“母女俩走投无路,只能在这里等着臭烘烘的残渣剩饭吃,实在饿得久了,就去抓苍蝇,捡死老鼠……”

“后来,幸好是夏家大发慈悲收留了念念,要不然,都不知道那小女娃怎么活下去……”

说到这里,陈妈脸上才算有了一丝慰藉。

但紧接着她的神情又愈发悲凉下来。

“可小雪就没那么幸运了,到了冬天,她连一床像样的被子都没有,那可是零下二十度啊!她就那样躺在垃圾堆里,最后……最后被活活冻死了……”

说着。

陈妈皱纹紧箍。

竟‘呜呜呜’地哭出声来,好久才止住哭声。

此刻,楚天的眼角,两道血痕极是醒目。

他,留下了血泪。

“第二天,是夏小姐来找,才在垃圾堆里发现了她,当时她已经只剩下一口气了,不久后她就死了……”

“夏小姐把她的尸体带走后,我们在她尸体下发现了一封没写完的遗书,上面用血写了几个字……”

楚天的身子在抖,牙齿在轻颤。

熊熊的复仇火焰在发了疯似的燃烧。

他沙哑着声音缓缓问道:“写的……什么?”

“她写的是‘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可你为什么还没回来?你快回来吧,我快坚持不下去了,你要回来带念’。”

“可惜,那个念字还没有写完,她就没力气了……”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