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炎龙令 > 第5章 死亡审讯,神秘令牌

炎龙令 作者:大陈大荣

甜酱
2022/11/03
一剑震慑地狱,一声令下!我是楚天,大炎龙尊。回到城市,所向披靡!今天是他出狱的日子,却发现自己的妻儿已经死了,女儿也过得很惨,他日定让欺辱过他们的人付出沉重的代价。
章节阅读
第5章 死亡审讯,神秘令牌

陈妈闭上眼,重重地叹息一声,泪花已经爬满了她皱纹交错的脸。

楚天则一个健步冲到垃圾堆边。

他带出的劲风,掀起密密麻麻嗡嗡直叫的苍蝇。

看着那些散发着阵阵恶臭的残羹剩饭,以及那已经腐烂的死老鼠。

他展开双手,直直地对在那堆垃圾上。

凌空一抓,几只苍蝇被他攥在手中。

接着他又捡起一旁的死老鼠,一左一右塞进嘴里。

可仅仅是片刻,就抑制不住那股令人作呕的恶臭。

“呕……”

楚天还未及吞下去,就感觉胃里已翻江倒海,倒吐出来。

而她的妻子,不管酷暑还是寒冬,都是睡在这堆垃圾堆上。

他实在难以想象,若雪是怎么坚持这么久的。

她遗书中的那个‘你’,楚天又岂能不知道是自己。

“她……一直相信我会回来,她活着,就是为了等我……”楚天痛苦地哽噎着。

愧疚,牵动着他每一根毛发。

怪不得,怪不得夏芊雪说我没资格当父亲。

我不但不配为父,亦不配为夫!

我不配!!!

我不配!!!

我不配……

楚天在躺在垃圾堆里,一遍又一遍地扇着自己的耳光。

醒目的巴掌印在他脸上凸起。

可无论怎么扇。

他的若雪,他的妻子,已经在绝望和痛苦中死去,再也不会回来了。

“啊……”

轰!!!

随着楚风一声仰天长啸!

凌厉的气势,夹杂着周边的垃圾腾空而起。

原本满是垃圾的地面,被那股气势扫荡得空旷无比。

天空电闪雷鸣,乌云汇聚,黑压压一片。

仿佛感受到了楚天的愤怒和绝望。

道道云团层层下跌,宛如倒挂身子,欲要择人而噬的条条大蛇!

这时。

陈妈住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了过来。

“小天,你也别太自责了,都已经过去了,有机会的话,去夏家把孩子领出来,带着她离开这里吧!”

楚天稳住心神后从地上站了起来。

对着陈妈点点头道:“谢谢你陈妈,是我连累了你们,我一定会为你们讨回公道的!”

“傻孩子,秦家有权有势,在珠城只手遮天,我们这些普通人斗不过他们的!”

“听话,接回孩子,走得远远的,我们这些老家伙也没什么盼头了,得过且过吧,只要你们年轻人平平安安,我也没什么牵挂的了……”

看着陈妈那斑痕点点,且慈祥的脸。

楚天心里一股暖流淌过。

但同时,也伴随着满腔的复仇烈焰。

他必然要秦骁为自己做出来的事,百倍偿还!

谁敢护他,死!!!

然而就在此刻。

“呜……呜……”

远处几辆警笛音传来。

两人循声望去。

几辆带有巡捕司字样的小车,陆续朝这边驶来。

最后,把楚天和陈妈围成了一个半圈。

几名巡捕员从车上走下。

为首的男人看起来三十出头,带着眼镜。

来到楚天跟前,打量了他一会后,面无表情地问道:“楚天是你吧?”

楚天微微点头。

陈妈刚想开口问怎么回事,不料那人一把拷住了楚天。

并说道:“我们接到夏家报案,说你私闯民宅,还滋事打人,你被捕了!”

听了这巡捕员的话。

陈妈稍稍一愣后,连忙替楚天解释道:“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小天他刚从外地回来……”

可她话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你是在质疑我们巡捕司的办事能力吗?”

而楚天双目一凝。

他原本的打算,是想拿这些人发泄一下心中的怒火。

但转念一想。自己六年前被陷害一事巡捕司也有份。

再者,夏家虽然实力一般,但也算得上名门。

按常理判断。

他们断然不会为了惩戒自己,暴露他们被自己单枪匹马上门打了人后,还全身而退的事实。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

他们有靠山,而且在这件事上面好处不低。

这事若传出去,夏家在珠城还有何立足之地。

于是对那人道:“我接受配合你们调查!”

“算你识相!”

那人冷笑一声,命人把楚天推上了车。

陈妈还想说些什么。

但楚天给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安心。

她也只得嘱咐道:“那你小心点,不是你做的事情千万不要承认!”

巡捕司距离北郊并不远。

不到半个小时,楚天就被带进了巡捕司。

“把私人物品都放上来!”眼镜巡捕员拿着个盘子道。

楚天知道,想要挖出幕后指使之人,必须配合下去。

于是他照做了。

事实上他也没什么东西。

身上仅有的东西就是一个卡片包和一块玉牌。

当眼镜巡捕员把盘子送到巡捕分司瞿盛那里时。

瞿盛眉头微皱,“就这些?”

“我用扫描仪扫过了!就这些!”眼镜巡捕员肯定地答道。

瞿盛拿起那块玉牌细细打量了一番。

“好像是真玉啊……怕是值点钱吧!”

他轻笑一声后,将盘子扔到一边。

然后拿出一个盒子,将玉牌小心放了进去。

又把盒子递给了眼镜巡捕员:“送到司长那里去!他最喜欢收藏这些玩意了!”

“是!”眼镜巡捕员露出一抹贼笑。

“对了,楚天关在哪里?”

“三号审讯室!”

……

楚天在审讯室坐下后不久,审讯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哟呵?老熟人啊!可还记我?”

来人一进门,皱起眼角的鱼尾纹笑道。

楚天侧目望去,发现对方竟是瞿盛。

而此人,也正是六年前,指鹿为马抓自己的家伙。

所以他当然记得,而且记得很清楚。

当年的事情,两人心知肚明。

楚天也没有装的必要。

不过他心里也清楚。

当年他被陷害的时候,这个瞿盛也只是个小角色。

要想钓大鱼,还得从他口里套。

于是他露出一抹难以严明的微笑:“当然记得!”

“那你知道,为什么要抓你吗?”瞿盛敲着桌子,敲起二郎腿坐在了楚天对面。

“不是私闯民宅,滋事打人么?”楚天淡淡道。

“呵……”瞿盛露出一抹奸笑:“几年不见,还挺上道了!不像以前那样喊冤了?”

“这样的罪,应该也只是拘留几天吧!”楚天淡然道。

当然,他心里清楚。

以夏家和幕后主使人的手笔,自己绝对不是被拘留几天那么简单。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