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枣和四爷小说 > 第1章 叶枣四贝勒侍寝

叶枣和四爷小说 作者:雪中回眸

甜酱
2022/11/04
叶枣穿越到了清朝,做了一个侍妾,叶枣今天要伺候四贝勒。叶枣心中莫名的有些难过,她很清楚,四爷以后会是怎样的一个人物,她的人生,犹如在刀尖上行走。
章节阅读
第1章 叶枣四贝勒侍寝

悄悄抬眼瞄了一眼坐着桌旁书写的男生,叶枣吸气微窒。

他身姿挺拔,一只手臂在后面。凌厉的面庞虽是俊俏,但是喊人害怕亲密。薄嘴轻抿,看见是个凉薄之人。

这正是她今夜要伺寝的男生?

比穿越重生成古时候女人更委屈的,是穿越重生成了大清代四贝勒爷院子的一枚妾室,这……逼迫人去死么?

妾室是啥?

那便是给四贝勒爷暖床的玩意。

既没名份,都没有清白之身。

四爷将手里的笔放下,抬头仰望她。

“靠近些。”

叶枣赶忙向前走了两步。

“认字吗?”

“回主人爷得话,奴婢认字,可是很少。”叶枣原身底子好,她自己也可以读古文,这倒算不得什么难题。

“嗯,读。”四爷将书向前一推。

叶枣将书拿在手里,先从这一页第一个字逐渐读。

叶枣的外貌,确实不端庄,眼角上挑,活生生是个修炼成仙的小狐狸。归属于男人喜欢女人厌烦的那一种。

响声都是带着一股娇美。

四爷先是,仅仅浅浅的听起来。

听着听着,就不对了。

这叶氏念着农桑经都敢撩人?四爷眉头一皱,正欲张口。

这一抬头,突然发现叶枣念的慢了些,眉梢轻轻地蹙着,好像有复杂的字,随后又伸展开,再次念起来。

太快一点,响声或是那样,倒根本不像刻意地。

四爷手指头那样一动,内心略微惊讶。

没一次曾经说过那么多话,一口气念了两页以后,叶枣的嗓子眼就哑了。

本身就是妖魅的喉咙,这一哑,也是诱人。

四爷本就故意拿着,这会子,倒是他先憋不住。身体里起一股莫名地毒火,这小仙女,一声不响诱人!

“好啦,不早了,安歇吧。”四爷切断她。

叶枣应了一声是,学会放下书,悄悄上扬眉,好吗,四爷这也是起了火了呀,即然他爱听这一嘶哑的……那么就,不喝水了。

上塌以前,心中默念了一声,妾室准则第一条:伺候好主人爷,喊他令人满意!

两个人衣着里衣上塌,外面有小丫头熄了灯,拉好蚊帐。

叶枣很恐惧的动了一下,就觉得腰上有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把她抱住。

黑暗中,叶枣激起嘴巴,带上些发抖轻唤了一声:“爷……”

一个字,可以说百转千回,喊人招架不住。

四爷喉咙一滚,下意识嗯了一声,就把叶枣压在了跨下,微风轻拂暖帐,一室旖旎。

许久以后,叶枣腰疼腿疼哪哪都疼,趴在那里略微张着小嘴儿气喘。

四爷趴在一边都是气喘吁吁,嘴巴带上若有似无的淡笑。

这般状况,即使叶枣累惨了,也要站起来伺候着穿衣服洗脸的,可并未待她站起来,就看见四爷一个翻盘,又压了出来。

叶枣要哭了,没有您那样残害人,“爷……奴婢服侍您……”

“闭上嘴!”

四爷有一些无法控制,这女人,不知道她本就有点沙哑的声音,通过方可,愈发嘶哑诱人了?

叶枣咬紧牙,就把一双胳膊外伸,钩住四爷的颈部,低声细语的:“爷爱怜奴婢一些,奴婢头回呢。”

那可要命了,四爷外出办事好多个月,才回府没几日,素了很久,也叫叶枣撩了一个不可开交,哪儿吃得住这句话?

不用说还行,这一说,那叫一个控制不住自己。

这一轮的暴风雨完成后,叶枣也被残害的手指头也无法动过。

四爷却像是不容易累一般,坐起身。

叶枣急得磨牙齿,强忍疼,有意装出一个憋屈恐惧的模样:“爷……奴婢起不来了……”

这会子,主人爷坐下来,她就要下去服侍并不是。

四爷估摸着是满意,也没有多话,仅仅是浅浅的嗯了一声。

随后对外开放叫了一声递茶来。

迅速,就看见一个小丫头拿着茶进来。

四爷张大嘴喝过一杯:“再倒。”

叶枣向往的看见四爷张大嘴饮茶,她嗓子冒烟了都。

或许是确实叫四爷令人满意无比吧,四爷喝完,跟布施一样想到她来了:“坐起。”

叶枣缓慢地坐站起来,将棉被围住,接起四爷喝剩下来的小半碗茶,先感谢,随后张大嘴喝了。

黑暗里,也没注意四爷嘴巴唤醒了一个浅浅的笑。

那丫头害怕多留,心说爷不打算洗脸啊?

出来以后,忙走远了。

这只,叶枣也琢磨着,是否服侍这位爷洗脸以后,她就能滚蛋了?委实承受不住!

结论,话还没有想呢,都听四爷问:“喝饱了?”

叶枣嗯了一声,便又被四爷碾过了。

内心将四爷骂了个狗血淋头,表面,叶枣也不听话了。

反正都是被残害,总要寻找点快乐并不是?

再度云歇雨收,叶枣只有趴在那里喘着气,连话说不出口。

直到她肚子咕噜了一声,也破罐破摔的假装自身没听见,仅仅内心将四爷骂了一次次,饭都没吃,就妖精打架……没天理。

四爷略微惊讶,却并没有张口问啥,姑娘本来就吃得少,经此一番折腾,肚子饿了不出奇。

发愣中间,叶枣早已睡过去了。

再睁开眼睛,便是天都亮了。

叶枣头脑一片迷糊,略微回神就嘎登了一下。

完后,在主人爷的屋子里,醒来了大天明,那可不是好事儿。

不容置辩坐起,一起来,就感觉浑身疼,气得狠,都不敢说破,拾起昨晚脱了衣服穿上,忍着疼痛下床。

刚出来,就看见一个穿的衣服非常不错的小丫头进去,表面尊敬,其实傲居:“女孩醒过来。主人爷出府了,女孩醒了就回家吧。”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