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枣和四爷小说 > 第3章 四爷重赏叶枣

叶枣和四爷小说 作者:雪中回眸

甜酱
2022/11/04
叶枣穿越到了清朝,做了一个侍妾,叶枣今天要伺候四贝勒。叶枣心中莫名的有些难过,她很清楚,四爷以后会是怎样的一个人物,她的人生,犹如在刀尖上行走。
章节阅读
第3章 四爷重赏叶枣

“前几日叶氏伺寝,爷没打赏主播?”四爷是忙忘记了,那天早上就走的急。

可是四爷这会子惦记着,没送赐予,不知道那叶氏这几个日如何叫人取笑呢。

他虽无论院子的事,但不意味着他不懂后宅女人之间的伎俩。

“回爷得话,这几个日爷忙于,都是奴婢的并不是。”苏培盛忙低下头。

“嗯,而已,将人接快来。”四爷想了一下,很多日了啦。

苏培盛哎了一声,出来叫人办差来到。

或是小桂子一起去的,叶枣按照惯例给赐予,实际上也不算赐予,顶多是买路钱……

换了一身玫红色的夹袄,或是素银饰品,乃至或是那一套。就向前院来到。

惦记着上回,便是四爷忘记了,这次可别放前院子睡留宿了。

勾引四爷也是必须的,但不是如今。现如今四爷还没记住她这号人,便开始勾引,那就是犯二。

那些女人恐怕会想方设法整死她,四爷都不会为了她作主的。

至少得是四爷心尖上的人时,才可以想做什么做什么。

到屋前,四爷还在去看书。

叶枣不留痕迹的皱眉头,不容易还得读书吧?

“奴婢给主人爷问安,主人爷吉祥如意。”叶枣跪地道。

“嗯。”四爷心的,便被缓缓的挠了这么一下,酥酥的。心说这叶氏,仅仅一句问安,就如此撩人,真的是性感尤物啊!

四爷仅仅嗯了一声,叶枣就不敢下去,仅仅还跪下来。

四爷见此,还说了两字:“起吧。”

叶枣才拜谢四爷,站立起来。

“会下象棋么?”四爷询问道。

叶枣自身会的,不想说太多却一转:“回爷得话,不容易。”

嗯,他是妾室,以色侍人那类,您别和她聊什么君子六艺,累人。

“那么就睡眠吧。”妾室么,最大的一个功效……或是伺寝。

“奴婢这便服侍主人爷换衣。”叶枣向前一步,服侍四爷进到室内,先脱了衣服,随后擦了脸和手。

等大伙出去,弄了蚊帐,吹了灯,叶枣便被一把抱住了。

四爷呼吸很重,明显是急色了。

叶枣装腔作势轻轻地推了一下四爷,仅仅稍微将响声越来越有一丝丝的娇美:“爷……爱怜奴婢些,前儿疼的厉害,抹药涂了好几日呢。”

她的身体也不知道是由于担心亦或焦虑不安,微微的颤抖地。

这有这般可怕吗?四爷略微皱眉,但也轻轻地嗯了一句。

这一声嗯却没有让叶枣释放压力,帮忙四爷解里衣的小手或是颤抖地强大,白嫩的手有意无意地遇到了四爷面部肌肤。

四爷身体一震,闷哼说话,伸出手一扯,就把她扔到了榻上,随后伏身压了以往。

窗户外面月朗星稀,屋子里缠绵悱恻怡人。

虽已并不是第一回了,叶枣或是痛得哼出响声。

谁知,她这娇美轻柔地响声对四爷而言,更像火上加油,灼烧着他的四肢百骸,涨痛难耐。

时长也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四爷尽情以后,叶枣强忍酸疼坐起:“奴婢服侍四爷。”

四爷只说了两字:“无须。”

就扭头喊人进来。

叶枣内心调侃,您还真的是少言寡语啊!

玉宁带上2个宫女进去,服侍四爷洗漱了,叶枣害怕叫他们服侍,便自身洗漱了。

来啦榻前道:“主人爷如果无需奴婢服侍了,奴婢先告辞?”

“留下吧。”四爷慵懒的平躺着道。

玉宁就恶狠狠的剜了叶枣一眼,随后领人出去。

叶枣无缘无故,又不敢上塌,一时间,就有点手足无措。

四爷看了她一眼,心说上去还要瞎折腾,即然她疼了,就叫做她歇着:“那里睡过去吧。”

叶枣道了谢,忙以往另一旁的榻上睡啦。

醒来时,叶枣就看见那里玉宁和玉静正服侍四爷换衣呢,外面天还黑,这是去早朝了。

她忙碌起来,有心无力,就跪地道:“奴婢睡过了,求主人爷惩罚。”

四爷正伸出手叫玉宁套衣服呢,低头看她一眼,就看到她凌乱的长头发下,嫩白的面容,和颈部。

“吧,梳好头回家歇着。”

叶枣忙应了一声。

自己不能梳头发,红桃没有来,想了一下,把头发理清了,编了一个小辫子。

见四爷也配戴好啦,忙来:“奴婢好啦,这便告辞。”

四爷看了一眼她小辫子,嗯了一声,表明能够离开了。

叶枣才出门儿,往自己的阁子走着。

四爷临走时,嘱咐了人:“赏叶氏,厚一些。”

苏培盛应了一声,出来就揣摩,厚一些是一个是什么意思呢?

直到赐予送的情况下,早已天蒙蒙亮了。

叶枣没预料到会出现赐予,回家便又继续睡了,听到来赐予来,站起来谢恩的时候也赶不及穿着打扮,就那么跪下来接起赐予。

最后又拿出十两银子赏给了回来送东西的李公公才算是可以。

送走人,回过头看见赐予的东西了,叶枣说说嘴巴乐了,还笑不达眼眸。

看起来离目的又进去一步。

叶氏又服侍了一回,主人爷这次赐予很多东西。

这可了不得,后院子,出不来一个时辰都知道。

正院,乌拉那拉氏乐了:“这次,刘氏可懵了吧?她上回有意不赐予,今天是给也不好看,没给也不好看。”

给,人家说你随风倒,没给,四爷都给了,你没给像话么?

他知道他在四爷心里哪些份量,是不奢望了。

但只要有些人让刘氏不痛快了,她就高兴。

果真,刘氏在自己院子急得摔了好多个杯子,一个劲的骂着叶枣狐媚子。

“主人不要生气,是个妾室,能嗨翻天不了?您目前最好再生一个阿哥才商业保险。明年但就是选秀节目了!要是再进去新手,那才是你的敌人呢!”宦官赵富贵赔笑道。

“主人千万别现如今动那叶氏,主人爷喜爱好呀!喜欢他,就没时间喜爱福晋们,主人你是谁?现如今府里就这样的两个娃,可都是打您肚里钻出来的,您害怕什么?您或是侧福晋呢。等待明年新手进府了,那叶氏如果挡着路了。自然就被扳开了没有?那时候您只要生小孩,只需有了小孩,您坐着的稳稳当当。”

叫赵富贵这么一说,刘氏心里就顺溜了很多:“这狗奴才,倒会哄着我。”

“啊哟喂,奴婢怎敢呢!奴婢但是一心为了能您!”赵富贵一副狗腿子样儿。

刘氏哼了一声:“患上,那么就赏吧。”

赵富贵应了一声,嘱咐一个宫女来到。

刘氏赐予送来以后,宋福晋和尹格格这才能送,两个人前后脚,确实没有意为难的意思。

叶枣拨拉了扒拉赐予以后发现,不少东西都是能够拿出去换银两的。

到黄昏,红桃去取晚膳时,就把宋老婆子叫进来,嘱咐她拿些赐予的东西了出来换为银两。

终究仅有银两才可以让人舒服。

服侍了四爷2次以后,叶枣临时便被四爷放到后脑了。

由于快过颁金节了,四爷本就忙,又等到了二阿哥生病了。

这一来,四爷每日里回家,都会去李侧福晋的屋子里,照顾小孩也顺便过夜。

叶枣不在乎,她横纵一般不会跟李侧福晋争风吃醋的,那太不可取了。

因此,关起门来过日子,临时也不会有人为难她。

下午的时候,正院子来啦人,说成福晋请来。

叶枣眉间一跳,心里就有一些不太好的想法了。

一个福晋,接见一个妾室,能有什么好事?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