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成为侍妾 > 第2章 叶枣被李侧福晋罚

穿越成为侍妾 作者:雪中回眸

甜酱
2022/11/04
叶枣成为了四贝勒的侍妾,而叶枣的性格,却让四贝勒为她动心了。在这个封建社会,叶枣会如何活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呢?
章节阅读
第2章 叶枣被李侧福晋罚

“请问一下这名亲姐姐,可曾见我小丫头红桃?”叶枣一点也没有不满意,赔笑询问道。

即使昨晚她还在四爷榻上,今天下去,还是一个奴婢。

“在外头呢。女孩请。”玉宁好像哼了一声,只不过是,没叫叶枣听到。

叶枣毫不犹豫的托着酸疼的身体离开了出来。

不好惹,现如今可是一个也不好惹啊。

红桃见到叶枣,原本想笑得,结论,见她脸色不太好,就收着笑,向前福身:“女孩。”

“回家吧。”叶枣扶着她的小手。

红桃害怕再说什么,忙扶着她,喊她全身上下重量都压来。

一路艰苦的回自己的阁子,叶枣早已面色刮白站不住了。

估且不说昨晚粒米未进,再讲昨儿那一个瞎折腾,可以走回家已是好的了。

这会子,反是不想哭,但是心里,对四爷的感觉也跌到了低谷。

“我觉得泡一泡冲澡,有膏药么,我疼的厉害。”叶枣躺下来就起不来了。

红桃摆头,他们这儿一穷二白的,哪怕是昨晚伺寝了,今日也没有送过来赐予,又哪来这些东西。

“拿银两去找,不抹药,我就去世了。”叶枣咬紧牙。

她进府时,那划算小舅给一百两银子,一直没舍得动,此刻,并不是遗憾银两的时刻。

红桃应了一声,去翻出来一锭银两出去。

许是见她痛苦的强大,宋老婆子进来:“女孩但是疼?”

叶枣点点头:“我皮面嫩了点,大婶会有哪些方法?”

宋老婆子唉声叹气:“这可没有非常好方法,烧些开水给女孩泡一泡吧,女孩忍受些,咱们是下方等奴婢……”

没有资格说受气。

“我这不是强忍呢,烦请宋大婶,我今天真是起不来了。”一般情况下,这阁子里的事,全是她们三个一起做。

妾室没人服侍都很正常,她已经不错了。

“哪得话,我们而且要相互扶持呢,你尽管平躺着,奴婢烧开水去!烧个一大锅,泡了睡一觉就好了。”宋大婶道。

“大婶,有吃的吗?我要吃。”叶枣难过的揉揉肚子:“早膳情况下错过……昨儿晚膳我也没吃。”

宋老婆子一脸可伶地望着她,美若天仙的女孩子,叫她这无良的小舅送进来,真的是毁掉了。

“等待,奴婢为您弄去。”到不会那么惨,此刻,授意没动膳房是毋庸置疑的,可是一两盘子小点心肯定是有的。

等吃过了小点心,洗澡水也好了,好好地泡了一回,终于是爽了些。

红桃又取回一小瓶膏药,说要给她擦药。

伤在那里,怎好烦请她人,叶枣自身涂抹以后,就再也顶不住,沉沉睡去了。

等她睡了,红桃向宋老婆子悲叹:“好赖是第一次服侍,竟连赐予都没给。”这以后,可怎么立足于呢?

“而已,没送有没有给出的好。”最少他人不必太过避讳了,宋老婆子终究比红桃见得多,更都看透一些。

“话并不是这样说,怎能不勤奋呢……”红桃跳脚。

“这小丫头,勤奋能怎样?妾室便是妾室,勤奋了,还能做个侧福晋不了?”宋老婆子哼了一声,忙自己的事情来到。

屋子里,叶枣入睡人事不省。

她确实没怨天尤人,已经知道日子毫无疑问艰难了,这撑死了是个开始,艰辛仍在后面呢。

……

正院子,福晋乌拉那拉氏用过去了早膳,已经美人榻上休息:“昨儿个是叶氏服侍的?”

“回主人得话,是叶氏服侍的,前院子住一夜呢。但是,主人爷没送赐予。”秀荷一边给他揉着腿一边道。

“这也是没伺候好?爷的性子就这样。”乌拉那拉氏一笑:“规定上还是得赐予的,你看着给吧。”

秀荷应了一声,过了一会,叫人给叶枣送去赐予。

一对镏金手镯。这也是妾室头回伺寝的规则,总是要有个东西给。

叶枣还没起来,那小姑娘懒惰,也没有耐心,反是省了叶枣下去谢恩了。

叶枣手里拿着那一对手镯淡淡笑道:“收起来吧。”

为难福晋了,也不知道是在哪些旯旮搜到那么恶心的一对手镯,上边花纹里,也有泥垢呢。

她没当回事,惦记着福晋全是午时马上到了才命人送来赐予,估摸着别人就不会给。

果真,到夜间,都不见李侧福晋或两个福晋的赐予。叶枣一点也不出现意外。

一转眼,也就过去了三日。

这三日,四爷也没经过院子,日日起早贪黑的,也不知道在忙一些什么。

又到该去正院问安的日子,叶枣也好了不少了,最少行走早已不疼了,要不然那一瘸一拐的走姿,被别人瞧了定会笑破肚皮。

她一早起来,依旧衣着不新不旧的夹长袍,往正院来到。

等大伙都到,请过了安,乌拉那拉氏便赐了座。

李侧福晋拿着茶浅抿了一口,好像不经意提到:“前儿个但是叶氏在屋前伺候?如何一点声响都没有呢?爷也真是的,怎样就该赏点物品嘛,啥都好,总该有点的并不是。”

叶枣向前走了一步福身:“奴婢愚钝,没伺候好主人爷,不敢要赐予。”

李侧福晋啪的一声把杯子学会放下,冷笑了一声:“即然知道没伺候好,就罚你跪一个时辰吧。服侍主人爷,是你福分。”

叶枣害怕有些人给她左右,那就完了,不容置辩应了,就出去下跪在了正院子。

跪地以后,叶枣就松了一口气。

李侧福晋即然罚了,那就没问题了,只怕是一股子气憋着,来日还不知要闹得什么呵呵哒。

乌拉那拉氏脸色有一些不虞,她还在这儿坐下来呢,这刘氏便翻过她,立即处罚了叶枣,由此可见根本就没有将她当回事。

她本欲替叶枣解了围,却见她早已挎着衣摆急急忙忙地出来跪下来了,想法,这也是一个畏首畏尾,不成气候的。

女性善妒,看得出来,刘氏这就是在给她下不来台,叶枣并不是发现什么憋屈,谁叫自身社会地位整体实力,哪些都没有呢。

不过她心中的本子上,义正词严的写出第二个名称,李侧福晋。

第一个,是原院里的玉宁。

的,她只是一个妾室,但是也是穿越重生来的,了解往后的四爷是要做帝王的。

只需他做了皇上,她常常还有希望翻身的不是么?那时候,该复仇报仇,该抱怨报怨,没什么问题并不是?

或许她活不上那时,可是,不耽误记账啊!

因此,叶枣跪的甚是淡定从容,跪的从容不迫。

直至时长去了之后,福晋这儿叫她回来。

叶枣站起来,利落对着正院叩头,随后扶住红桃的手走了。

四爷忙完了手头事情以后,返回了府,向前院歇着。

吃过了晚膳以后,便回想起来一个人。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