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成为侍妾 > 第5章 四爷再次宠幸叶枣

穿越成为侍妾 作者:雪中回眸

甜酱
2022/11/04
叶枣成为了四贝勒的侍妾,而叶枣的性格,却让四贝勒为她动心了。在这个封建社会,叶枣会如何活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呢?
章节阅读
第5章 四爷再次宠幸叶枣

叶枣就老老实实站在一边低下头,有时候偷窥四爷一眼。

四爷将信收起来,叫了苏培盛:“拿走吧。”

才扭头看叶枣:“先给爷读一段书,那边有茶。”你不可能叫别人读书的嗓子冒烟还不给喝茶吧?

“谢谢主人爷,奴婢……奴婢这入读。”叶枣果真便是一副欣喜的样子。

仅仅,拿在手里一看,头大了,华严经……

不敢问,只能读得。

四爷就明白,他侧卧在榻上,原来是试验,现如今算得上懂了。

叶氏肯定不是有意的,她甚至还把握得很厉害,可是出入口的声响……或是这类勾人的样子。

好好佛书,念得四爷欲-火-难-耐……

“别念了,睡眠吧。”四爷真是没控制住。

叶枣也挺挫折啊,她之前没这么读过书,这两次算得上懂了……上天真能……刺激人啊。

因此颇有些蔫儿的上塌。

四爷惊讶了一下:“不高兴服侍?”

叶枣忙用劲摆头:“并不是,奴婢……奴婢的喉咙……奴婢不是有意的,那就是佛书呢。”

就算是不信佛教,自己也觉得烦闷,佛书啊!读出也是那样……太不端庄了。

四爷没有说话,只是把她紧抱,心说,而已,还挺好,这也是一个本领啊。

叶枣第三次伺寝,圆满落幕。

回去的时候,或是四爷早朝时,但是这次,混了一个洒扫的宫女给挎着灯。

再会着李侧福晋,是两日后。

秋季就只有一个尾巴了,但是公园里,还是有很多的菊花开着,叶枣都是一时兴起,就往公园里来到。

这时候,公园里基本上没人,叶枣逛了一会,累了,就在那凉亭里坐着。

她斜视看了一下红桃,这丫头都是怪。

之前她没伺寝时,还可以好好,现如今伺寝了几次后,愈发不对劲了。

赶快打发走比什么都强。

就是这么偶然,正坐着呢,就看见正对面来啦一群人。

叶枣忙站起来,就看见李侧福晋的宦官赵富强开头来啦。

她忙道:“是李侧福晋来啦么?奴婢这便逃避。”

“女孩不慌,侧福晋说,见到女孩一面哪。”赵富贵笑了笑。

叶枣就跟随笑:“烦请家公告之。”

看见李侧福晋来啦,叶枣毫不犹豫地跪地:“给侧福晋问安。”

刘氏不管,只不过是在小丫头们帮扶下坐正,最后才低头看:“哟,这个不是叶氏?”

叶枣内心翻眼,你瞎么?弱智!

“奴婢拜访侧福晋。”叶枣低下头。

“听闻,你最近很受宠?”刘氏依然不叫起,浅浅的。

“奴婢服侍了爷几回,不敢说受宠。说起受宠,李侧福晋才是第一位的。”叶枣响声低低的。

刘氏哼了一声,没看出来,这名狐媚子啊!

“叶氏,你了解真实身份就行。吧。”刘氏或许是感觉叶枣够尊敬了,这才道。

叶枣拜谢,站起来不敢动。

“如何?不伺候我饮茶?”刘氏嗤之以鼻地看着叶枣,不就是个不可以翻身的奴婢么?

“是,奴婢这便服侍侧福晋饮茶。”叶枣默默地又记住一笔。嗯,不慌,我们,这账渐渐地算。

叶枣向前,给刘氏倒是好茶,递过去。

刘氏却没接,叶枣分毫不敢动,老老实实拿着。

直至叶枣手逐渐抖。刘氏猛然站起来:“即然不容易敬茶,就跪下来吧。”

叶枣带上受惊,应了一声是。

刘氏就带人走了。

秋月来,将那茶盏取走:“女孩可不要生气,大家主人怀孕了,有时气不顺。您见谅。”

这句话里,带上十二分的瞧不起。他有什么不能见谅的?

“奴婢害怕。”叶枣低下头。

李侧福晋就一拥而上,这不就是罚了一个妾室跪在花园里么?这算什么事?

等李侧福晋离开了,一样跪下来的红桃哼了一声:“也就怀孕么。”

叶枣不做声。

过了一会,红桃人行道:“那你也不成器,叫你跪下来就跪着。”

她心里不一定不清楚叶枣不可以抵抗,仅仅拖累了她跪下来,心气不顺而已。

叶枣轻轻地上扬眉,内心要把红桃赶跑的小心思愈发重了,那样嘴损的,存着是伤害。

跪了好久,或许有一个时辰以后,才见正院来啦人:“女孩还跪下来呢?福晋讲了,叫您下去,这也是为您药膏。李侧福晋现如今满怀身体,福晋不太好叫您一会就下去,总是要跪下来意恩的。”

叶枣拜谢,强忍膝关节的酸疼站起来,接起膏药:“奴婢早已万分感激了。”

红桃也站起来,却没去扶住叶枣,仅仅揉着他的膝关节。

正院的小丫头寄了膏药,就径自离开了。

叶枣看了一眼红桃,从一边的树枝,折下一截细细树技来。

比画了几下以后,冲着脸一划。

自然手不重,一道血渍,只不过是弄破了皮面,便是不涂药,也几日就行,再几日,就没有了印痕了。

贴近耳畔的区域,现如今看见是最凶狠的。

红桃吓了一跳:“你……你干什么?”

“你说我做什么?”叶枣看了她一眼,也不管,就起来往锦玉阁来到。

红桃吓的面色刮白,落伍好几步,一路上不住的看见叶枣的背部,内心各种各样想法掉转。

返回了锦玉阁,叶枣也没管脸上的伤痕,泡了脚以后,给我膝关节涂搽药。

膝关节有一些青了,皮面很嫩。

红桃等了好久看不到叶枣有姿势,又揣摩了一会以后,一跺脚,往后面头去了。

府里管人事的,是孙嬷嬷,红桃就径自去找了。

见着孙嬷嬷,红桃跪到:“嬷嬷,当时叶女孩生病了,准备了奴婢去服侍,如今她好啦,奴婢是否可以马上找一个地方了?”

孙嬷嬷聪明智慧,当然了解以前,这叶女孩也被跪罚事情。

内心,便对这一红桃不喜欢,即便不是正经主人,好赖共处了那么久,那么没仗义呢……

“你想去哪?要是你离婚了锦玉阁,恐怕也只能是个杂扫了。”孙嬷嬷浅浅的。

红桃咬嘴唇,犹豫了一下,但是一想到,叶枣居然不自量力的需要诬陷李侧福晋,她便吓的腿抖。

当初在宗人府,是亲眼见到过奴婢被杖毙的,那类痛,想想都不寒而栗。

“奴婢想好,求嬷嬷分配吧。叶氏仅仅妾室,本不该有些人服侍的。”红桃咬紧牙。

“你既然这么认为,就回去收拾行李,然后再去洗衣店服侍吧。”孙嬷嬷也懒得多话,随意她了。

红桃谢恩以后,忙不迭的回家收拾了。

叶枣一句也不谈,直至红桃收拾好了,她塞给红桃十两银子:“好赖我病了时,你照顾我一场,谢谢你。”

从此各奔东西最好是,如果红桃也敢出幺蛾子,她也不会手抽筋。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