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祸权臣 > 第1章 杀神

祸权臣 作者:化沅

甜酱
2022/11/08
陆窈枝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阎罗王。但她怎么也没想到,她要嫁给这个活阎罗!从此,陆窈枝就会夹着尾巴,小心翼翼地远离他。可越是躲避,那死神就越是紧追不舍。
章节阅读
第1章 杀神

临江至上京,山路颠簸,不能行马车,走的人四肢酸软。

“二小姐,不能歇了,今晚必须入上京。”

仆人看着路边巨石上轻轻晃着双脚的少女,一脸焦急不耐。

少女灰白长衫无一丝炫彩之物,长发如墨被一只木簪随意半挽,其余飞扬在身后,娇俏中带着些婴儿肥的小脸转到身后,那双灵动的眸子眨了眨。

声音清透随性,“今晚能到,不急。”

陆家为攀附左丞怀晟,有意结亲,可此人名声太坏,人间阎王四字也无法形容其半分。陆家嫡女陆悠悠自不愿前往婚配,这才将她这个自幼散养在乡下无人问津的庶女接了过来,今夜到了吉时直接过府。

仆人很不屑的翻了个白眼,转身回了马车,不过是个乡野村妇,若不是对陆家有用,这庶出的小姐都轮不到她做……

陆窈枝隐在半人高的枯草之后,透着缝隙去看那破空而来的利箭。

马蹄声骤起,一阵嘶鸣。

“主上小心!”黑衣劲装的侍卫剑势凌云,飞速挡在那一袭青衫的男子身前。

紧随其后六名杀手各个手持弯刀,臂缠袖箭。

箭雨劈风袭来,金属相撞擦出星火。

青衣男子软剑挽成剑花,几人挑其防备不及之处猛的射出十几支凌箭。

‘呲’的一声。

青衫男子左肩衣衫不防被刺破,他侧看擦身而过的箭锋,嘴角忽地扬起极浅的笑,明明姿容绝尘,却给人一种不寒而栗之感。

草堆里的陆窈枝手心布了一层汗,这男人刚刚的眼神太可怕了,像师父故事里讲的修罗。

仅眨眼之瞬,惨叫声撕裂荒野。

那五人四肢齐根尽断!

陆窈枝小嘴微张,愕然万分,本以为是个儒雅书生,看不出来,是个狠人。

浓郁的血腥味弥散在空中,陆窈枝一顿。

这是……幽冥的味道?

“主上,您受伤了?”

“无碍!”青衣男子漠然抬手,软剑回身,风华不减。

闻言的陆窈枝轻轻翻了个白眼。

中了幽冥还无碍,无知!

青衣男子俯身看着地上的残肢,寒凉的双眸扫过残喘的五人,薄唇缓缓勾起,“将他们裹上海盐至于瓮中,用马车仔细装了,给他们的主人送回去!”

清隽之声,如秋风萧瑟,落叶轻摇,可字字滚落而下,瞬间迎来寒冬。

惨叫声不绝于耳,躲在暗处的陆窈枝浑身冰寒,她最近是不是命犯阎王?

车轮滚动,先前陆家人的叮嘱,犹在耳畔。

“为了陆家,切忌忍辱负重,莫暴露庶女身份给陆家惹来杀身之祸。”

“能嫁给左丞大人已是你此生最大的福泽,若不是陆家,你至今还要在那山沟里,嫁给个村夫,所以你要懂得感恩,时刻记得给陆家谋福。”

陆窈枝对于和他们的离别无半分感觉,娘亲病重时她多次修书求陆临风回乡看一眼,可直至过了三年丧期,他都不曾有消息。

如今需要她献身虎穴,便女儿长女儿短的,人都这样虚伪吗?还是只有陆家这样。

这一次她之所以愿意替嫁,也是因为师父得知怀晟身中五毒之首葵兰后却依旧行动自如,是最好的毒源之血,他们找了十几年。

陆窈枝靠在车厢内有些犯难,她白嫩的小手揪着衣裙繁琐的下摆,小脸鼓成了包子。

就传闻中怀晟那种性格,要怎么才能取到他的血并顺利活着离开?

左丞府邸堪比十个陆府,陆窈枝被管家一路引领跨过门槛,转向回廊,本来轻盈的脚步被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绊了一下。

“知晓此行之人少之又少,却遭对方暗杀,解释!”

清隽凉薄的声音莫名熟悉,让陆窈枝忽地顿住了脚步。

她遥隔着回廊绿树,看向正厅前院,那人此时换了月牙白的衫子,姿势优雅的坐在太师椅上,修长的手指端着一盏茶,面色平静不见喜怒。

她眼中惊愕交加,没想到山野中遇到的残暴书生竟出现在这里?

在他面前,十数侍卫齐齐跪着,赤裸上身,鞭痕密布,血色浸染,却无一人吭声,噤若寒蝉。

下意识叹息一声摇了摇头,不忍再看,转头间却撞上一道极为淡薄的目光,无名压迫感让她后背一紧,身姿不禁站的更加笔直。

身后的管家突然出声:“主上在招你,请姑娘移步。”

陆窈枝表面得体一笑,心中一阵哀嚎。

完了完了,他刚刚那眼神,不会是要送自己去见娘亲吧?

想起山野中被砍了四肢的杀手,陆窈枝只觉得自己哪哪都疼。

管家躬身带路,陆窈枝停在怀晟两步开外,垂首行礼,声音乖巧,“见过左丞大人。”

“陆家送来的?”温冷之声淡淡响起。

陆窈枝抬眸对上他投来的视线,脑袋因着发髻偏沉轻轻一歪,开始打量起他。

之前离得远,又隔着斑驳的枯草丛,看的并不清晰,此刻近瞧才觉得这世间竟有这般好看的男子。

而此时的怀晟眼角微不可查的抽了一下,从未有人能如此坦然对上他的视线。

原想陆家会送来个心机讨巧的女子,谁知却是个没长开的奶娃娃?

少女粉紫裙褂,奶白的小脸稚嫩,双髻挂着流苏,那双灵动明亮的大眼甩着睫羽有节奏的轻摆,让人忍不住想上去揉搓几下。

怀晟打消自己荒唐的思绪,只觉眉心有些涨疼,继续开口,“叫什么?”

“陆悠悠。”

“冷院似乎还空着。”他没再看陆窈枝,这话是对她身后的管家说的。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