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养蛟为夫 > 第3章 林时龙瀛蛊妻

养蛟为夫 作者:冢离

甜酱
2022/11/08
林时还以为自己被一条蛟给缠住了,却不知道,这条蛟是来救她的,而真正要杀她的,却是她的男友,要将她变成蛊人,做他的食物。
章节阅读
第3章 林时龙瀛蛊妻

可恨,我拉开窗帘瞬间,狡猾的妖蛟就化作一缕青烟回了蛟牌。

蛟牌幽幽发光还留了句,“好样的,林时。”

之后,李叔无论用尽什么办法,再也弄不出他来…

李叔说自己不了解泰国的蛟牌。

但天下所有的术法都有相通之说,北方叫出马仙,南方叫茅山术,西方称之为通灵,东方就是他们一派,至于东南亚就是阿赞了,都是跟非人的打交道。

他判断这玄蛟牌上的封印很古远,是他的水平堪解不了的。

或许,刚能叫出来,纯属蛟自愿,让我这样闹,只怕那蛟不会再轻易出来。

楼下我爸回来,我斟酌了下拜托他们先不要告诉我爸。

我爸看起来是搞佛牌的,可他根本什么都不懂,知道也只是干着急。

李叔答应后告辞离开,走前,李菲提议让我去她家住,说这样也好跟我爸说,我是去他们家玩,李叔和她来接我。

我爸听完果然没怀疑。

李菲家在牟山道观。

不知是不是住在道观的作用,晚上我心里很踏实,也真没遇到那条蛟。

蛟牌我没再丢,李叔说蛟牌在身边虽然缠着我,但也有个好处…就是蛟的封印十分厉害!

他在寻常邪祟近不了我身——

变相表示,这确实是个「保护的蛟牌」!

晚上,李叔又让我打给秦苏问一下,是不是那个阿赞制作牌子的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可打过去始终没人接…

难得一夜无梦,但我睡的也不踏实,不到早晨,就被肚子疼醒。

我以为是要来那个了,去找热水喝,却一口水下去,非但没好转,反而胸闷恶心,头重脚轻的要倒下,忽然被李叔一把扣住手腕拉住——

“林丫头,别动!”

在李叔掐住我手腕的瞬间,我肚子里就跟哪吒倒海一样狠命疼。

之后,李叔抓我的脉,就拖我去了厨房。

他取出两颗鸡蛋,扎入银针数下,让我放在疼的地方,另一颗含在口内。

我照做后肚子里的痛如就海绵般被鸡蛋吸走。

不疼了,可看李叔的表情更凝重,他把蛋打开,两颗蛋清俱黑!

李叔说我这是中了极厉害的蛊,又说,他第一眼看我就有异常,但因为我被蛟给缠了,周围都是蛟气,蛊气被蛟给盖住,才没看出来。

我没太听懂,问这难道不是蛟牌闹的?

李叔说非但不是蛟牌,反而是蛟牌压住了蛊气。

不然,照这个蛊发的速度,我早该被害死了!

李叔说再喊出蛟来问问,问是不是他在帮我,还专门叮嘱太阳马上出来了,让我别乱来,把问题先搞清楚。

我答应了,却没想到的是,那蛟出来还是不改口说——

“你这蛊也是秦苏闹的,本君是帮你压蛊。”

听他还自称本君,我就笑了,我说:“你说话能不能打个草稿?他既给我下蛊,又为什么费尽心机给牌压制?”

妖蛟没反驳,却没精打采的打了哈欠,说句“不信便罢”,竟就自行消失。

待妖蛟消失,我就后悔没拉窗帘!

而李叔却说,蛊气是缠绕在蛟的身上,接着又说了一堆我听不懂的话,总而言之蛟的确在帮我,还把我的蛊气吸走了,否则我活不到现在。

我是信李叔的,可也真不明白——

蛊是秦苏给的,蛟牌也是秦苏给的?

这难道不矛盾吗?

李叔也说不明白,让我再把手给他摸脉,摸完后,我沉思了下分析说:“会不会,有没有可能是秦苏家里也倒腾这些玩意,我记得他家就是做蛊的,他或许是发现我中蛊了,专门带我做蛟牌呢?”

李叔没反驳,但也没承认,只问我,是一直没联系上秦苏吗?

我说是的,秦苏放假回老家寨子没信号,只能等开学,又强调,我跟秦苏都是那种报喜不报忧,能自己扛着就不想麻烦别人的,秦苏一定是发现了我有异常,怕我害怕,才这么大费周章。

可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李叔盯着我的眼,又问我——

“丫头,你有没有觉得……最近变漂亮了许多?”

我不明白李叔怎么说这个,但的的确确,“最近是皮肤好了点。”

以前有些暗沉的皮肤最近细腻如白雪,头发也出奇的长出绒毛来。

我以为是秦苏从泰国带回来的生发油和面膜的效果,可李叔声色微沉说——

“这样,叔给你算一卦吧,卦象不会骗人。”

算卦后,李叔没直接告诉我卦象内容,只给我讲起了在蛊毒行业里,有着“好妻运不如老蛊婆”的说法。

说的是——

蛊师会选择年轻的妻子做活人蛊,先借妻运,等妻运借完以后,妻子成为彻底的阴人,被蛊取代和操控…

从此蛊依附在阴人身上,随着年纪越大威力越强,这也是为什么苗疆一代的老婆婆看起来都阴沉可怕,因为那是真的行走的巨蛊!

而这种蛊最最明显的特征是…

最初人会变好看,越来越好看,且伴随早和晚的疼痛。

疼痛初期在腹部是扎根的,以后就会蔓延到全身的血管,最后被蛊彻底占用身体!

李叔说完我慌了,说:“这怎么跟我的情况一模一样?”

李叔又一次没回答我,只问我最近考试怎么样?答案就更离谱!

我学习一向很好,奖学金年年拿第一,可这次被怪蛟影响,我考了个倒数,连李菲都不如,还被李菲给嘲笑了!

李叔又问我,秦苏是不是拿了第一?

我解释说秦苏一直努力学习,本来就不差,但这次…的确考了第一!

李叔听完终于才把卦象推给我,说卦给我看了也看不懂,但测出来的结果就是——

害我的人,就在偏远的西山一代凤凰谷下。

李叔问我,秦苏家是不是就在这。

“是,可这一定是巧合,叔,绝不是秦苏,他不会的!”

我不是不信,是不敢信!

但我从头到尾,对任何人都没说过秦苏家在凤凰谷。

李叔依旧没跟我争论,而是接着推测说,卦象看,我确是被凤凰谷里的某邪恶蛊师给借走了运,那秦苏怕是知道我爸也做佛牌,不敢那么明显的控制我变成蛊妻,所以才拿蛟牌来压住…

真相摆在眼前,可我仍旧想说我不信!

忽然,蛟牌幽幽发光,妖蛟的声音从蛟牌里传出来——

“受害人「你」,证据「蛊毒」,及本蛟君在此;

人证物证样样俱全,你还要怎么才信?”

顿了顿又说——

“把蛟牌的封印解开,这个蛊毒,本君能破。不过……”

「不过」往后的话,被李叔说了——

“不过,任何蛊毒都有反噬作用,一旦蛊毒破,对方必死。死人不可复生,但你如果不动手,你也会被蛊害死,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蛊妻…”

第1 章 第2 章 第3 章
更多章节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