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谁说总裁不能吃软饭 > 第一章 欲擒故纵太老套了

谁说总裁不能吃软饭 作者:阿陌

甜酱
2022/11/08
苏饶是来报仇的,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和宫泳季睡在同一个房间里,从那以后,苏饶就被这位大总裁盯上了。苏饶想要夺回他失去的一切。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被他抢来的人,还把他吃得死死的。
章节阅读
第一章 欲擒故纵太老套了

A城国际机场。

苏饶慢悠悠的推着自己的行李车离开了机场,抬手拿下墨镜,精致的样貌引得周围路人频频侧目,他也不过是看了看周围,似乎这座城市改变了很多,也让他感觉到了一丝陌生。

六年前的离开,他早已经对这座城市没有了任何感情,那件事情是他心中永远的梦魇,无法忘记也不能忘记。

当年他是怎么被赶出苏家的,他便要怎么报复回来。

那场暴雨是他印象中最大的,浑身是伤的他就被残忍的驱逐出了家门,尊严与骄傲就这么随着那场暴雨被冲刷的一丝不剩,剩下了半条命的他只知道,他必须要活下去。

只有活下去,他才能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所以不仅仅他要活下去,更要漂亮的活下去。

在欧洲的这些年,他拼命汲取各种知识与技能,让自己成为最强大的那个人,因为只有强大,他才能回到这座城市,然后拿回自己的东西。

“您是M

R吗?”身后传来一个礼貌的问候声,是苏饶这才回过神,转身,看到的是一位穿着西装革履的年轻男性。

苏饶只是点了点头,男人便继续开口:“您好,我是宫二少的助理,来接您去酒店的。”

这一次回来,是宫家给了自己这个契机,宫家二少即将大婚,辗转了几次找到自己要做婚礼设计。

原本他并不想要接这一单的生意,只是千晓艾告诉自己,宫家大少身边最亲近的人是苏杰文

苏饶这才改变了主意,何不趁着这一次的机会,彻底解决了曾经的那些恩恩怨怨,解脱自己这些年的梦魇。

做过的事情,总要付出代价。

“M

R?”助理看苏饶并不说话,有些疑惑的叫了一声,苏饶这才嗯了一声,直接将手中的行李交给了身边的助理。

“那我们走吧。”

“好的,二少交代我让您先回酒店休息,明天约时间一起商讨婚礼的细节。”

助理将苏饶的行李接过来,引他上了停在一旁的商务车,毕竟M

R的口碑人尽皆知,也算是宫家花了大价格请回来的,他一个小小的助理,可是不敢得罪。

酒店距离机场并不远,并不喜欢身边有陌生人的苏饶很快将二少的助理打发离开,自己拿过房卡直接上了顶楼的房间。

也不愧是宫家,给出的待遇倒是一流,虽然他对于这些事情并不是很在意,但也忍不住在心中轻笑了一声。

虽然长时间的飞行让他有些劳累,但他还是准备再修改一下设计方案,然后再去休息。

这一次,他要借着宫家的婚礼,彻底回归A城,而苏杰文作为宮泳季的人,一定会在场。

苏饶就是要他知道,这一次,他回来了,不再是六年前的那个任人宰割的男孩,这一次,他要那些伤害过自己的人,通通付出代价。

屋中只有挂钟和键盘的声音,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饶才关上了电脑,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看到窗外已经是暗了下来,这才决定去洗了一个热水澡。

洗澡之后困意更浓,便简单的换了一件睡衣,直接倒在了温暖的床上进入了梦乡。

只是苏饶在陌生的环境并不会睡得太沉,隐隐的他听到了屋中有窸窣的声音,只是很快便消失了。

没过几分钟,苏饶感觉自己的床猛然震了一下,随即便传来了十分平稳的男人呼吸声,这让他几乎是瞬间清醒,猛然坐起来。

屋中已经彻底黑了下去,他却能感觉到自己身边这个黑影至少在185以上。

是个男人!

苏饶才想要条件反射的离开,却在一瞬间就被紧紧的抓住了手腕,就这样被压倒在了床上。

“你是什么人!放开我!”

苏饶就这么被这个男人压在了床上,男人和他的距离也只有咫尺,他都可以感觉到男人的坚实的胸肌。

而他的身上有一阵清冽的古龙水香气,却混杂着淡淡的酒气,这让苏饶多少有些慌了神。

男人的面庞距离他是非常近的,苏饶可以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却隐隐的感觉到有哪里是不对劲的。

“这位先生,请你冷静一些,不如我们谈谈,我是不会报警的。”苏饶知道在现在这个情况之下,还是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呵,这种把戏我见多了,欲擒故纵太老套了。”男人的声音十分沙哑,却格外的好听,只是苏饶听出了危险。

完全来不及进行下一步的思考,男人的唇便已经覆在了苏饶的嘴角,这样突然的入侵,让苏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男人就这样放肆的纠缠着他的口舌,几乎贪婪的汲取他的味道。

宮泳季是在今天一个酒会上被暗算下了药,等到他意识到有问题的时候已经来不及。

几乎是保持着最后的清醒开车回到了这个酒店,顶楼是自己常年包着的总统套房,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今晚自己的床上,竟然有一个男人。

这些人,还真是煞费了苦心。

当那些人知道自己对女人没有兴趣的时候,竟然就真的胆大到往自己的房间送男人。

宮泳季的不近女色在业界是出了名的,多少人费尽了心思想要爬到宮泳季的身边,最后都已失败告了终。

于是今天竟然真的有人走了这一步棋。

宮泳季的吻就像是暴雨一般,身下的苏饶几乎无法承受,想要伸手推开,但是男人的重量是他所无法抗拒的。

他只能强迫自己冷静,看似很乖巧的在回应宮泳季,一只手却已经摸索到了床头柜上的台灯。

苏饶完全没有犹豫,另一只手搂住了宮泳季的脖子,在他放松警惕的那一瞬间,用尽了全力将台灯砸向了宮泳季的头。

如果放在平常,这样的力道不足以让宮泳季怎么样,可是在药劲与酒劲混合的作用之下,他感觉到了一阵眩晕,就这样倒在了苏饶的身边。

苏饶感觉到身边一沉,没有了任何的声音,他沉默了几秒,这才摸索的将一旁的灯打开。

他从来都没有想到,回国的第一个晚上,就是这样的刺激。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