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惊!我娇养的反派夫君意识觉醒了 > 第1章 安书瑶陆矜穿成了恶毒女配

惊!我娇养的反派夫君意识觉醒了 作者:路远遥遥

甜酱
2022/11/09
安书瑶一怒之下,发了一篇一千多字的评论,骂了一句烂文,结果她就莫名其妙地被拉进了这个世界,成了一个邪恶的女主,最重要的是,现在剧情已经到了大结局,安书瑶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扭转局面!
章节阅读
第1章 安书瑶陆矜穿成了恶毒女配

“安书瑶,你若敢暗害我,我必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面前的这个男人,撑着最后一丝清明,气势全开的说完,然后就华丽丽的晕倒了。

安书瑶有些懵逼,她站在床前,环视着这二十平米左右大的破败茅草房,她觉得一定是自己的打开方式不对。

她明明在电脑前扣着字骂一本烂尾作者,反派男二虽然是个坏胚,但他也是为了自己的权势,凭什么流放折磨他,让他多受很多罪,当然,更重要的是,她很不爽跟她同名同姓的恶毒女配下场极其凄惨。

安书瑶越看越气,甚至还后悔点开了这本书,气不过的她附赠一千字批评小作文以后,头脑一阵眩晕就到了这里,她不会看个小说就猝死了吧!

安书瑶有些欲哭无泪,不就是给了个千字差评吗?怎么还直接把她拉书里体验生活了?还是下场凄惨的恶毒女配!

原主乃是奉平侯府的嫡长女,那可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上到父母,下到七个哥哥,全部往死里宠她。

唯一不太美好的就是,她的心上人是男主九皇子陆羡,最后却被先帝指为太子妃,于一年前嫁给了太子陆矜。

她这儿才成婚,先帝就嗝屁了,太子陆矜登基成帝,上位不过一年就被九皇子陆羡给拉下马,陆矜被废了武功,还被喂了毒,最后陆羡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给人流放千里。

当然,最糟糕的是同时还爆出,原身并非侯府的亲生女儿,有人趁着侯夫人生产,把不知来处的女婴塞了进去,真正的千金被丢去了乡野农家。

于是往日的宠爱化为云烟,以往疼爱她的父母看她更像看仇人,就连对她宠爱有加的七个哥哥,也纷纷远离了她,从而去心疼真的侯府千金余若初,

真千金余若初人美心善,是这本古言甜文的女主角,而她阴差阳错之下救了陆羡,两人相爱。

安书瑶羡慕不已直接原地黑化暗中加害女主,但每次因为有陆羡的帮助,让女主化险为夷,而陆矜则是明里暗里疯狂针对陆羡,两夫妻就搞他们两个,可谓是齐心协力了。

这本文大结局的时候就是男女主终成眷属,男主登帝,女主成了皇后,而她这个假千金自然跟着先皇帝陆矜流放千里。

此刻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安州,陆矜因为中了奇毒,又因为成了废人,体质极弱,这才到地方,他就倒下了。

安书瑶又默默的看了一眼自家即便晕倒了也帅得人神共愤的倒霉相公。

剑眉挺鼻薄唇,闭着眼也如那天上的朗朗清月,让人不敢攀折。

她又回忆了一下原身最后的结局,确实如陆矜所说,她死无葬身之地,还是他亲手弄死她的,被大卸八块。

而原因就是两个月前,出发流放的前一天,陆羡找上她,让她在陆矜身边当细作,等陆矜一死,他就接她回京,封她做贵妃。

心灰意冷的原身就被这个大饼吊着,这不,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她不仅要害他,现在就在害他的路上!

安书瑶捏了捏手中已经拆封的毒粉,默默的又给它封回去,倒霉相公害不得!

不仅害不得,还要供起来!

这本书的结局就停留在陆矜流放以后,安书瑶马虎不得,这都穿到大结局了,后面的事就是未知,而且就凭他弄死原身的狠辣手段,也不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

安书瑶走出这个茅草屋,外面带着几分秋的萧瑟。

安州是个极贫瘠的地方,这里的百姓大多食不果腹。

而他们现在是在安州的一个县城的某个小村庄里,这儿名叫岩石村,被丢在这儿以后,监视他们的人也走了,就等着他们自生自灭。

安书瑶摸了摸手腕,闭眼感受了一下,意识里立马浮现出一小片绿茵之地,中间有一个简单搭建的茅草屋子,茅草屋子是她平常囤物资的地方,而前面就是汩汩流水的灵泉,两边是她培育的各种各样的名贵种子,空间里一片生机盎然的,让人心情愉悦,她有些惊喜,她的灵泉空间还在,如此她就放下心来了。

安书瑶的房子比较偏僻,这还是岩石村的老村长看他们夫妻二人可怜,好心给他们一个暂住的地方。

虽然差了点,但好过没有。

她把毒粉藏好以后,就再次走进了屋子,屋子一览无余,一张床,一个桌子,一把椅子,还有个橱柜,别的再也没有。

安书瑶走到陆矜身边,他脸色有些潮红,剑眉紧皱看起来很痛苦。

她坐到他的身旁,纤细的手指搭在他的手腕上,他的脉搏紊乱,身体里的毒素直攻心脉,还受了严重的内伤,他能活到现在简直就是奇迹。

现在身子还发热,如若不及时降温,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原身跟陆矜的关系简直就是水火不相容,她嫌弃他懦弱,无用。没有陆羡的那份聪明才智和风流倜傥,他能当上太子也只是占了个嫡和长,原身打心眼里看不起他,成婚一年别说同床,说过的话用一只手都数得过来,而陆矜也对她极其冷淡,两人相看两厌。

安书瑶盯着他的帅脸,陷入沉思,要是她把人救活了,刷刷好感,他应该会放她平安离开吧?

毕竟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还指着他离开呢。

于是果断从空间里找了一颗退烧药,她没穿来之前是古医唯一的传承人,别看陆矜这身伤势吓人,对安书瑶来说治疗也就是时间问题,在此之前,她得先把他的热退了。

随后她又去灶房找了个缺口瓷碗,意识一动,手腕上就流出灵泉水滴落在碗里,她又把退烧药丢进去碾碎,就算大功告成了。

走到床边,她抬起他的脑袋就给他喂药,陆矜的唇色苍白,因为干燥还泛了皮,好在他没有反抗,可能也是渴了,一碗药很快就被他喝完。

如今已是深秋,屋子里又处处漏风,非常的冷,安书瑶把屋子里唯一的薄被给陆矜盖上以后,就跑去灶房烧水了。

灶房里还有老村长给他们的几个粗粮饼和红薯,这儿也穷,老村长能给他们一顿吃食,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安书瑶吃了一个冷硬的饼,用火石打了几次灶里的火才算燃起来,院子里有一处井,好在院子虽然荒了,但井还在。

她打了水,把屋里破烂的锅洗了又洗,才开始给陆矜烧水。

第1 章 第2 章 第3 章
更多章节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