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寒门极品士子 > 第3章 段治平楚妍涵婚书

寒门极品士子 作者:章八两

甜酱
2022/11/09
段治平从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游手好闲的人,依靠着他的哥哥生活,被他的大嫂看不起,还娶了一个官妓,段治平却没有丝毫的慌乱,他倒要看看,他是怎么用现代的知识,力挽狂澜,登上巅峰的。
章节阅读
第3章 段治平楚妍涵婚书

段治平虽自诩是个根正苗红的好青年,但可不代表他可以被人肆意欺凌。

前身的风评他一时半会儿也改变不了,更懒得去改,可现在他既然有了这么一个身份,那总得有自己的气度。

都混到这个份儿上了,两个肩膀抗一个脑袋,他也不在乎添上一个滚刀肉的名声!

“嘁,看来这读书人果然没啥力气,不然那一擀杖这胳膊不断也得落个残疾才对……”

刚刚那一擀杖下去,虽说没有听到让段治平满意的骨头崩裂的动静,可看张虎直抽凉气架势显然也疼得不轻。

“好你个瘪书虫,敢对我大哥动手?”

段治平那电光火石的一下子不光看傻了围观的乡民,更让张虎、张豹哥俩一时半会儿都没反应过来。

试问一个平日里一向畏畏缩缩、胆小如鼠的酸儒突然下这般狠手,任谁一时半会儿都得愣一愣。

这还是那个沦为乡间笑柄的段家二郎吗?

“奶奶的,老子要宰了你这酸儒!”

争执间,张虎也缓过了劲儿压下肘间剧痛当即便想冲上去教训段治平。

好歹也是个保甲兵,被上头教训也就罢了,现在连他张虎最瞧不上的酸儒都敢在自己头上动土,不好好教训教训段治平他们哥俩日后还怎么在乡间行走?

但当他刚上前一步,却突然发觉自己跟前仿佛多出了一座山。

段修齐一脸狞笑的活动着手腕,咧嘴从嘴里冒出一个字:

“敢?”

今天可是自己兄弟婚期,段修齐虽已入赘,可却也清楚自己的婆娘给自家兄弟带来了多大麻烦,自然要第一时间为他出头。

他们兄弟二人也清楚,今儿一旦完婚,自此之后兄弟二人便名正言顺的分了家,他这个做大哥的再也没法在旁帮衬……

既然都已经是最后一次,他这当大哥的自然要为自己帮自己兄弟到最后一步!

“段……段大哥,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段修齐一露面,张虎刚才的嚣张气焰便像鸭子被捏住脖子再也不敢嚣张。

乡里虽说看不上段修齐做了秦家的上门女婿,可秦家好歹也是县里有名的富商之家!

动了段修齐那就是打了秦家的脸,得罪了秦家他们俩这保甲兵还想不想干了?

“我兄弟今儿完婚,长兄如父,我不在这儿难道给你们哥俩家里出殡?”

先是自己兄弟被逼着娶了官妓,后又碰上这俩泼皮故意使绊,段修齐言语间也没有半分客气,劈头盖脸的便骂了起来。

段治平看着大哥收起了平日的淳朴模样,心里也不好受。

外人眼中他们兄弟两人多年相依为命,可唯有段治平知道他实际上才和这所谓的大哥认识了不过三天……

这短短的三天里,段治平却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做长兄如父!

“闹什么闹,好端端的一桩喜事你们非要冲了喜?”

段修齐正得理不饶人的时候,那一直在旁看热闹的官府衙役见状也是挤进了人群内,黑着脸对着周遭的乡民教训起来。

这送亲看似是闲差,可这些昔日官府女子被送到穷乡僻壤之后也有想不开的先例,对送亲的衙役而言这官妓可谓是个烫手山芋!

官府售卖官妓并不少见,现在婚书还没签下官妓一旦出事随行衙役被训斥都是小事,说不准还得被罚俸。

本来是抱着看热闹的衙役见到生了乱子,为了自己每月那几钱银子,也容不得他不出面。

“这不是赵哥嘛,今儿是您来送亲啊?”

被段修齐骂了一顿的张虎原本就颇为尴尬,现在看到官府衙役也顾不得别的,连忙上前谄媚巴结。

他们保甲兵不过是民兵,平常仍是农户身份,维护乡间治安不过是顺便,如何也不能和有着官籍的衙役相提并论。

见有人阻止,段治平也知道此事再闹下去说不准会给大哥带来麻烦,见状也上前开口道。

“大哥,算了。”

见双方既然都各退一步,赵姓衙役也不在啰嗦,赶紧从怀中掏出一纸婚书。

“这人我已经送到,这婚书一签你们二人便是夫妻,可有异议?”

看着衙役手中的婚书,段治平也一阵恍惚……

不管前世还是今生,结婚这可都是第一次啊。

被红盖遮面的楚妍涵显然也未曾想到自己嫁人嫁的这般仓促,隔着盖头偷偷瞧了一眼愣神的段治平,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俏脸飞上些许红霞赶忙将脑袋埋的低了些。

下定了决心,段治平与楚妍涵各自伸出手来在两份婚书上按了手印,随着衙役将收容官府的那份收回,便也宣告着二人今后便是入册的夫妻。

事情结束,衙役急着回官衙复命便也不再多留,简单祝贺了一番便匆忙离去。

围观的乡民逐渐散去之后,段修齐也难得的叹息一声,看着手中抓着婚书的段治平,不知想到了什么一般竟笑出了声。

“大哥……”

段治平不解,下意识的看向大哥之时,却发觉段修齐伸出手想要按住自己脑袋的手却就这么顿住。

“一直都没发觉,你都已经这么大了……”

“大哥没用,做了人家的上门女婿就不能再为你出头,有了弟妹还要读书,苦了你了!”

段修齐眼眶通红,显然是不放心自己这么个幼弟,尽管完婚有了成人之名,可一母同胞的兄弟又怎么是一句礼节就能过得去的?

平日里千言万语,现在却都咽在段治平喉间吐不出半个字来。

“大哥放心,接下来的事我会一肩扛下!”

临别在即,段治平也不想让段修齐担忧,压下心头思绪强笑起来。

“弟弟要是有朝一日发迹,大哥又在秦家过得不顺,只管来找我。”

“你我虽不再是一家,可却永远是血浓于水的兄弟!”

第1 章 第2 章 第3 章
更多章节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