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人关 > 第4章 我有病

美人关 作者:放肆宠鲤

甜酱
2022/11/14
盛嚣这个败类。而上天对他的惩罚,却是一道无法逾越的“美人关”。黎梦随结婚两年之后,就发现自己嫁给了一个渣男。黎梦随不想失去自己的尊严,也不想让他爱上自己。在那片荒芜的山谷里,盛嚣将自己唯一的生机,交给了自己的爱人。
章节阅读
第4章 我有病

当晚,黎梦随跟盛嚣一起躺在老宅的大床上,无法入眠。

不止是在后悔,曾经眼瞎喜欢盛嚣这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败类。

更是因为腿上的冻伤到了无法忍耐的地步。

硬杠了半夜,恍惚的神志,连自己无意间发出了无法自抑的呻吟,都没意识到。

直到身后伸过来一只手,将她拨了一下,“让不让人睡觉了?”

黎梦随原本就靠着床沿在睡,这一拨,差点摔下床去。

强行压抑了数日的委屈,忽然就涌了上来。

在被爆出私生女之前,她也在黎家娇生惯养,什么苦都没吃过。

更是在大学没毕业就被盛家接过,步入更上一层的圈子。

原以为这辈子的锦衣玉食,是能一眼望到头的。

没想到一夕之间,黎家的屋漏了,盛嚣还给她下了一场连夜雨。

黎梦随轻轻揩了把眼角,扶着腿坐起来。

这次的冻伤,是她除了四年前那场车祸外,受过最严重的一次伤害。

始作俑者却毫无愧疚,还怨她打扰了他的睡眠。

她掀被子下床,带进了一阵冷风。

“黎梦随。”盛嚣的声音里压抑着不耐和怒气,他的起床气很重,“大半夜的,闹什么?”

黎梦随不欲跟他啰嗦,“我去医院。”

而且走了就不打算回来了。

虽然明天早上跟盛家人解释肯定要费一番功夫,但那是盛嚣自己的事。

盛嚣显然也想到了明天的麻烦,开了灯,“去医院做什么?”

黎梦随没理他,但拖着两条腿走路的姿势,一眼就能看出异样。

“哦?腿怎么了?”盛嚣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光听这语气,黎梦随就知道,他在明知故问。

他是知道的。

从看守所接到她的第一时间,他就发现了她腿上的冻伤。

盛嚣一直很喜欢玩极限运动,还参加过雪山攀登。

黎梦随不懂冻伤发展下去有多折磨人,但盛嚣一定懂。

黎梦随不敢奢望盛嚣第一时间带她去医院。

可他甚至连病情加重的后果都没有提醒一句!

黎梦随一言不发往外走,却被盛嚣从后面拽住了胳膊。

“明天。”盛嚣的力道很大,“我带你去医院。”

“很难受……”黎梦随咬着牙,不想在他面前泄露更多软弱,“放手,不用你带我去。”

“我给你揉揉。”盛嚣大概是怕第二天老爷子和他要人,笃定了不让她走。

双臂一托,轻松地把黎梦随抱回了床上。

那种疼和痒,是从肌肉的深处溢出来的。

只是揉一揉,怎么可能有效果?

“盛嚣,你这个混蛋!”黎梦随闭上眼角微湿的眼睛,无助地骂道。

“嗯。”盛嚣不痛不痒地应了。

而后把黎梦随的睡裙一掀,那只大掌就覆了上来。

掌心很烫,对冻伤处的折磨加重。

“嗯……”黎梦随鼻息间黏腻的呻吟,让盛嚣的动作顿了一下。

男人舔了舔后槽牙,为转移注意力,岔开了话题,“穿了什么?丝袜?”

然而那喑哑性感的声音,在黑暗中泄露很多。

幸好。

黎梦随身体的不适让她无暇意识到盛嚣的异常。

“我有病?”黎梦随冷哼道,“你哪个姘头睡觉还穿丝袜的,别栽我头上。”

到了这句,才微微泄露出一点真实情绪。

被出轨、被拘留、身心俱损,这一切伤害她不是毫无怨气的。

盛嚣听到她的回答,似是不信似的,手掌包住她的大腿,别有用心地揉捏一番。

……肤若凝脂,原来不是形容视觉的,而是触觉。

盛嚣只摸到过一个女人,有这样让男人如痴如狂的娇嫩柔软。

没想到隔了六年,手像是有自己的记忆一样,改变方向,力道和动作也不受控制起来。

盛嚣的呼吸声越来越重,直到被黎梦随按住。

她语气惊慌羞恼,带着一丝颤抖,“盛嚣……你别欺人太甚!”

结婚一年多,不履行丈夫的义务。

现在要离婚了,又觉得不占点便宜就吃亏了?

盛嚣第一次有哑口无言的狼狈。

只要他想,就能编出一车的借口糊弄她。

但当他把手指在丝质被套上蹭了几下后,又不打算狡辩了。

都这副模样了,黎梦随再未经人事,也不可能不懂他刚刚做了什么。

盛嚣的手机在这时候响起来。

电话那头的哭声很大,也传到了黎梦随耳朵里。

“在医院,不太好……阿嚣,你能不能来看看我。”

盛嚣挂完电话就下了床。

没有一丝停顿就换好了衣服,拉开们正要出去,他忽然回头,“你也起床,正好去医院看看。”

黎梦随缓缓坐起来。

刚刚因为羞恼而发红的脸,此时清透白皙,还带着凉意。

正好?

她是不是……还得说声谢谢?

黎梦随:“我不去。”

盛嚣却已经拿着她的外套走过来,“一起去。省得明天就剩你一个人,还得跟人解释。”

原来他到此刻,考虑的还不是让她也去看病。

而是今晚不打算回来了。

偷情拉老婆当幌子的,千古第一人。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