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活蛊人 > 第1章 掉到洞里

活蛊人 作者:黄辰夜里

甜酱
2022/11/14
徐建薇是个普通上班族,因为堂哥带来的一只蛊虫,而影响了她的人生。“火蛊”是苗疆最强大的蛊师炼制而成,得到它的人,必须要承受巨大的痛苦,才能长生不老,徐建薇意外成为了主人,在得到了火蛊的同时,也被人盯上了,付出了不死之身的惨重代价。
章节阅读
第1章 掉到洞里

昏暗的角落里可见的摆了很多坛子,仔细一听能隐隐听到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抓挠。

我跪在蛊婆面前,刚经历过一场追逐找到了这里。

可比这更让我绝望的是,蛊婆说她解不了我身体里的蛊。

一个月前,我堂哥不知道去哪儿弄了一个小土罐,带着这玩意儿来我家住了一晚。

然后我的子宫里就被迫寄生了一只虫子,专吸女人的阴血。

我为此每个星期都要忍受一次大出血的折磨,时常在鬼门关徘徊一圈,差点就死了。

蛊婆说这是蛊性发作导致的。

我千里迢迢从徽省跑来黔南找到她,她却告诉我解不了,因为我来得太晚了……

蛊婆坐在火坑前,寨子里没通电,这里还依旧保留着使用火种照明的习惯。

“来了。”

跳动的火苗照亮着蛊婆脸上的褶子,当她说出这话的时候,正眯着眼看向我身后。

“砰!”的一声,木门被人狠狠踹开。

我吓得往地上俯身抱头,目光却下意识地看向身后。

门外站着五六个人,他们气势汹汹。

带头的一男一女与我年纪相当,是一对兄妹我认识。

王靖武和王瑶。

一直对我穷追不舍得,从徽省追到黔南这里,就为了取我身体里的蛊虫,我也是打心底佩服这俩人。

“小张!”

我看见被他们架在身后的小张,他嘴角淤青被两个体格壮硕的男人左右架着。

“徐姐……”

小张似乎被打得不轻,说话都有些吃力,我能逃到蛊婆这里,全都是因为有小张帮我拖延时间,却没想到他自己却被那些人打成那样!

“你们这些畜生,竟敢把我孙子打成这样!”

我还没发言,身后的蛊婆就气得浑身颤抖走了过去,径直走向那些人。

我知道王靖武他们来者不善,担忧地刚想过去拉回蛊婆,王瑶就开口了。

“老东西让开,我们只要那个女人!”

王瑶不耐烦地扫了眼前的蛊婆一眼呵斥到,伸手想推开她。

却不料发出一声惨叫。

这声音不是王瑶发出的,而是她旁边的手下忽然抬手挡住了什么。

王靖武兄妹惊讶地退到外面,目光盯着倒在地上的人。

那个男人躺在地上痛苦地抽搐着,手腕上缠了一条带花纹的蛇,很明显被咬了。

“小心,这老太婆会放毒蛇!”

王靖武拉着王瑶等人警惕地大声提醒。

小张被那些人急匆匆扔下全闪到一边,蛊婆心疼地扶起小张。

我见状赶忙帮她把人拖进来关上门,撇了一眼蛊婆,没想到她还有这一手。

小张是蛊婆的孙子,发现我中蛊的人就是他,也是他带我来找的他奶奶。

现在他变成这样我很自责。

刚扶小张躺下,蛊婆没空顾及我,而是转身去角落里打开一个坛子,从里面拉出一条蛇取出蛇胆来喂给小张吞下。

“你赶紧走吧,我救不了你。”

“你也别连累我们。”

小张奶奶毫不留情地对我下了逐客令,丝毫不在乎我的生死,她明明知道外面那些人就等着我出去抓我……

我心里有些难受,看着因为救我而受伤的小张,想开口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羞愧的起身背起包刚准备离开,空气里却传来“嗖”的一声。

一只箭从外面射了进来,与我擦身而过狠狠地射在了蛊婆眼前的柱子上。

“这群死鬼!”

蛊婆惊魂未定地看着那只险些射穿她鼻子的箭,走到门外对着那些人大骂起来。

王瑶兄妹与老蛊婆的争执声在外面响起。

我看着床上的小张,跟他说了一声对不起,我确实连累了他。

“你好好躺着休息一下,我先出去躲躲。”

我准备离开,引走外面的人。

“徐姐……”

小张虚弱地想起身挽留我,却因为伤得太重而起不来,我让他躺下拍拍被子安慰他。

“不要担心我,走了哈。”

我不敢停留,打开木屋侧面的窗户翻了出去,后面就是一大片树林。

我悄悄地跑了。

天快黑了,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刚跑出去就听见王靖武兄妹手下大喊着说我跑了。

我确实跑了,小张奶奶都让我赶快滚。

我也没脸继续待着,免得又多一条无辜人命。

那些人是冲我来的,我拼命地往林子里跑,身后那些人追了过来,王瑶骂我的声音清晰可闻。

“徐建薇,你给我站住!再跑我等一下扒了你的皮!”

我对王瑶的话充耳不闻,不跑我傻逼啊,鬼知道被她们抓到该怎么折磨死我,不跑比扒皮还惨!

眼看林子里越来越黑快看不清了,我跑得太快,一个没留神脚下踩空,心都凉了。

我都没来得出声,整个人就掉到深不见底的黑洞里去了。

骨头断裂的声音在我耳中传来……

“跑哪儿去了?”

王瑶等人在洞口上的声音渐渐远去,似乎没发现我掉到旁边这个杂草隐蔽的黑洞里了。

趴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洞里,我一时间不知道是该为躲过他们庆幸呢,还是摔断骨头悲伤。

断骨之痛遍布着我浑身每寸肌肤,痛到我只能浅浅地呼吸,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谁来救救我?

我还不想死啊……

寂静地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恐怖的黑洞里只剩下我的呼吸声和心跳。

只有听到自己的心跳,我才确定自己还活着,可是又出不去!

我艰难地扭头仰望洞顶,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与痛苦。

心里恨得牙痒痒,沦落到这个地步,我到底该怨谁?

怨带回蛊虫的堂哥,还是怨王家那俩兄妹?

我觉得我谁都恨,更恨自己倒霉!

这次我好像真的要死了,死亡的恐惧让我止不住掉眼泪。

我身上好几处地方都摔断了骨头,明明知道获救的可能性不大,但一想到我的父母我又不甘心。

我这样死在了外面,他们知道后该多难受?他们已经五十多岁了,都快退休了。

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还盼着我以后给他们养老送终……

我咬着牙,心里因为难受一阵阵发痛。

我怨天怨地,恨命运的不公。

这种倒霉事儿怎么就被我遇到了呢?我活了二十多年没干过什么坏事,我孝顺父母和善亲友。

“……我不想死。”

我发出绝望的低语,艰难地眨眼。

有没有人来救我?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