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京华如梦 > 第1章 云窈席墨渊歹徒

京华如梦 作者:明药

甜酱
2022/11/16
云窈和席墨渊一起登上了一艘游轮,两人就这样相爱了。可下了游轮他们,又会遇到什么问题呢?
章节阅读
第1章 云窈席墨渊歹徒

碰到那个人,云窈才懂得做女人的滋味,是多么诱人欢乐。

一艘游轮在海面迟缓出航,游轮划开海平面,船首灯点亮黢黑正前方,海浪滚动。

凌晨一点,云窈披了件风氅,站在主甲板,她睡不着。

恍然,她察觉到了淡淡的香烟气场,猛地回过头,瞥见一人趴伏在她旁边的护栏上,已经吸烟。

是个男人。

甲板上的灯光淡,男生一双纤长匀停手指头,夹到烟草,无缘无故添了几分娇贵。

他非常白,衣领露出来的一点皮肤,瓷白似釉。

有可能是察觉到了云窈的窥视,他掉转脸。

云窈倒吸一口气。

不以旁,仅因这个人漂亮得令人心醉。他双眸懒散,薄嘴高鼻,识人情况下还带着一些疏远。

云窈不由自主打声招呼:“你好。”

男生掉转脸,再次吸烟,并没有理睬她的意思。

她很尴尬。

但是男人随便递过的眼睛风,似透过了她的心。

云窈此次搭乘游轮,是以香港回家了——她听到姥姥身体欠佳,再加上她在香港碰见了一些事需要躲避,才急急忙忙北进。

她待要回家,这时候,主甲板的另一边传出走路声,还带着女人欢笑声。

真皮皮鞋、高跟鞋子都拖在地面上,一连串声音,侵扰了此时此刻清静。

云窈手上拿着烟草,往那里看了一眼。

来啦一对青年男女,全是醉醺醺,彼此之间纠缠不休。

晚上,云窈黑头发灰黑色风氅,2个醉汉并没瞥见她。

青年男女逐渐接吻,脱衣服。

女性娇啼:“慢一点,急什么?”

“可急死我了。方可饮酒情况下,我便需要……”一个男人的唇在女人脸上乱吻着。

“喝酒时,老李还在一旁呢,死色鬼。”女性香汗淋漓,言辞轻浮。

云窈视野再度看去,女人被男人抵着护栏上,身体轻微往后仰着,衣裳被解除,皮肤洁白,在月夜下似妖魅。

云窈没有经过风流韵事,都看脸红耳赤;她掉转脸,这才反应过来她身边也站了一个陌生男人。

而她身边的男生,恍如不闻,再次吸烟,神情淡淡的。

主甲板两个,一对男女天雷勾动地火,干得热火朝天;另一处两人一个手里拿着烟草发愣,一个默默地吸烟。

云窈一动不动。

不以旁,她现在回房,就需要经过这对野鸳鸯——她一个单身女孩,确实没有那么厚脸皮。

此时,她已经是难堪得手指抠手心。

立在她身旁的男生,再次淡淡的吸烟,神情平静得几近有点儿寂寞。

三更半夜,自己周围站了一个抽烟的陌生男人,那里一对偷情的野鸳鸯,她置身正中间进退不得。

很久之后,那里才结束。

云窈手心流汗了。

她从未如此激动过。

那里走路声消退,她扭头就走,恍然身后的人开腔:“喂,小妹……”

云窈吓一跳。

男人的声音,比方可那一个出轨的男生更悦耳。

“你钥匙掉了。”他道。

云窈低下头,发现自己船仓门钥匙,不知什么时候掉到了地上。

她赶忙捡起。

站起来时,她视野略微抬了抬,恰好瞥见了男生稍微侧过身体——他长衣松驰,裆部那边支撑起非常大一块。

云窈全身莫名其妙发高烧。

她拿到了锁匙,逃散般回到自已的船仓。

她算的是特等舱,屋子尽管不大,却带一个小小的淋浴室,更方便。

浴室里灯光效果昏暗,一面大镜子,照出来了云窈的全景。

云窈常常听人夸自己漂亮,她对于此事不甚在意。

而此刻的他,两颊赤红,眸带春夜,居然是出现异常迷人。

她出了点薄汗,需要洗洗澡。

换衣时,她脱光了站镜子前,看见镜中的自己。

她轻轻地咬住了小唇。

她又想起那一个给他烟草的男生,及其那长衣下凸起的一团。

一时有一些痴了。

超大游轮奢侈。

特等舱宽阔,有独立淋浴室,也是有大管家。

云窈不太喜欢外出,每日饭食全是大管家端到她屋子大门口。

除开情绪不佳,也是因为她不愿得罪不便——她生太艳,而游轮上有些男孩子太闲了,会不断得罪她。

她不想在游轮上揍人,因此一直避开群体。

但今日确实太烦了,她早上看不进去书,还是被昨天晚上碰到的那一幕决定着,因此他决定戴个遮阳帽,去公共性主甲板走一走。

英伦风格优雅帽绳着面网,能够遮盖她上一半脸。

早上阳光好,公共性甲板上挤满晒太阳得人。云窈寻了一个僻静处,坐着来说报刊。

附近有两户人家,可能是熟识的,正在说笑;她们带上的四五个小孩子,全是半大不小,围绕她们蹦蹦跳跳玩耍。

热热闹闹的,喧闹无比,云窈的情绪略微乐观一些。

“唉,那么是不是席七爷?”恍然,附近有男的说。

“席七爷”三个字,莫名其妙叫云窈有点儿好奇心——不以旁,她母亲杜晓沁再嫁后,嫁给燕城席家的四爷。

她抬眸,沿着那男人指的是方位,瞥见了一男子。

男人凭借着护栏吸烟,背对着她们。冷白皮肤,两鬓鸦青,一袭纯色长衣,穿他身上别样漂亮,肩臂雅致。

席七爷此刻掉转脸,云窈的吸气略微摒住:就是他。

昨天晚上那个在甲板上的男生。

云窈莫名其妙心里不舒服下去。

她站起身来,准备绕开群体,往公共性船仓这边KTV去坐一坐。

云窈寻了一个接近角落里部位,侍从给他点过酒类,她就默默地静座。

有些人朝她走来,她本能反应当心。

男生早已坐到她身边。

云窈再度吸气一紧,莫名其妙感受到了焦虑不安。

男生坐到她身边,伸开手心,一只女性金腕表出现在了他手里。

他看了出去云窈:“就是你完的吗?”

云窈震惊。

确实是她手表,他在香港情况下买了,身后还刻了一个“窈”字。

何时完的?

她伸出手过来拿:“是我。”

她手指头碰触男生手心。

手表冰凉,但他的手心更凉,好像握了一团冰。

云窈手指尖却仿佛被烫了一下。

“……何时完的,我居然不清楚。”她轻喃,好像没话找话,来遮盖她紧张。她掌握着呼吸的节奏,话也说的很慢。

“昨天晚上。”男生道。

云窈恍然感受到了一阵脸发红。

昨天晚上,真是一个香靡的夜里。

“……你捡钥匙时,可能是低头从兜里滑掉了。”又道。

云窈这手表,昨日确实放到衣裳口袋里,是因为她洁面情况下取了下去。

她竟没留意到。

太惊慌了。

全是昨天晚上这对出轨男女吵闹的。

“谢谢。”她说。

男人却问:“你打算如何谢我?”

打算如何谢我?

他说这话时,语气轻缓,不带任何情绪,只是淡淡看向了她。

他有双特别好看的眼,眸光平和得有点冷,但生得极其英俊,五官组合在一处,似上苍精心雕琢。

“我请您吃饭?”云窈试探着问。

“也可。”他道。

时间还早,餐厅尚未开门,他们便坐在歌舞厅,闲聊起来。

他告诉云窈:“姓席,席墨渊。”

云窈也把自己名字告诉了他。

十点半,俩人去了餐厅。

餐厅刚刚开门,只坐了一对夫妻。

女的似乎很头疼,时不时揉按眉心。她丈夫给她倒了杯水:“叫你少喝点,偏偏不听。”

女人娇嗔:“你喝得更多,醉得不省人事。”

男人笑道:“我酒量比你好。”

云窈听到声音,便看了过去。

女人正是昨晚偷腥的那位。她穿了件水粉色洋裙,里面可能没穿紧身衣,胸脯随着她的动作晃晃荡荡的。

勾人。

云窈发不免再次尴尬。

席墨渊却恍若不觉,寻了个位置坐下。侍者过来点餐,他点了几样菜,又问云窈吃什么。

云窈也随意点了两样。

席墨渊话不多,但云窈跟他在一起,并不会很难受。

她好像认识他很久似的。

快要结束的时候,餐厅里人越来越多,云窈去洗手间。

她到了洗手间里,发现女洗手间门口扔了条披肩;而里面,传来十分暧昧的声音。

“晚上你去找我,嗯?”男人压低声音说。

女人笑道:“今晚不行。”

“我快急死了,你看我硬的。”男人抱怨。

女人说:“看看后半夜,等老徐睡了。”

又是昨晚那对。

云窈急急退了出去。

她回到餐厅,果然见徐氏夫妻那桌,只有那丈夫一个人。

云窈请席墨渊吃了午饭。

饭后,她准备回房,去听到席墨渊问她:“要不要去看电影?”

云窈微讶:“还有电影看?”

云窈:“……”

在香港的时候,也有男同学约她看电影、喝咖啡。但她明白,那是追求她,她都拒绝了。

而此刻,她居然很想去。

云窈想了下:“好。”

他们俩往头等舱回,去那边的电影厅。

路上,云窈有点后悔。

她跟这人不熟,才见了两次面,居然要跟他去看电影。

而电影厅里没人。

云窈和席墨渊再次选了靠后的位置,等待着电影放映。

这时,进来几个人,说说笑笑的。

竟是两对夫妻,昨晚的野鸳鸯就在其中,各自挽着自己的伴侣。

“奸夫淫妇都在了。”云窈看到他们,不免想到。

电影开始放映。

放了约莫三分钟,那对年轻夫妻中的丈夫说要出去抽烟,先走了;又过了十分钟,另一对夫妻中的太太也借口出去了。

他们俩一走,电影厅里只剩下云窈、席墨渊和老徐,以及那位年轻的太太。

云窈的位置,正好可以瞧见,老徐的手一开始放在椅子扶手上,然后滑向了那位年轻太太的腿,再慢慢往上。

而年轻太太看着电影屏幕,默默把腿岔开了。

云窈:“……”

她突然就不同情老徐了。

随着老徐手上动作,年轻太太难耐似的,转过脸来亲吻老徐。

老徐吻住了她。

两人在光线幽黯的电影厅里接吻。

“我们走吧?”云窈心浮气躁,只感觉这些人实在太不要脸。

她不想高声说话,故而凑近了席墨渊耳边。

不成想,席墨渊这时候正好回头,他的唇,从云窈唇瓣擦过。

云窈:“……”

一阵酥麻,从她唇角荡开,她下意识咬了咬唇。

席墨渊:“抱歉。”

云窈脸通红,摇摇头。

“你想说什么?”他却凑近,呼吸几乎在她的脸侧。

他的唇,贴着她耳朵。

他气息是冰凉的,唇也凉;而云窈的余光,再次瞧见了他裤子那里撑起了的包。

她一时呼吸紧蹙。

“我们走吧。”她说。

席墨渊点头:“行。”

电影厅门口处,有个小小隔间,是放置杂物的,此刻传来细小的呻吟。

不用说,徐太太和那位年轻的先生,正在里面干好事。

云窈和席墨渊回去。

回到房间,云窈想起今天遇到的那一幕幕,只感觉跟中了毒似的。

她站在镜子前,手指从自己唇角缓缓擦过。

那是被席墨渊不小心亲到的地方。

晚上,云窈抚摸自己平坦小腹,总感觉那里有一团火在燃烧着。

慢慢睡着了。

睡梦中,似乎有一双冰凉的手,缓缓抚摸着她面颊,低低叫她:“窈儿……”

冰凉气息贴上了她的唇。

翌日早起,云窈坐在床上发了片刻的呆。原来,她昨晚梦到了隔壁的席墨渊么?

她更衣梳洗,然后摇铃。

管家把早餐车推了过来。

云窈取早餐时,席墨渊正好出门,云窈便向他说:“早安。”

他点点头,错身而过。

因知道隔壁两间住着席墨渊和他随从,云窈便放心大胆去私人甲板的藤椅里看书、小憩。

隔壁一直没动静。

黄昏时候,落日熔金,将海面染成了但淡淡金黄色;一望无垠的海,没有边际,人在其中显得格外渺小。

云窈趴在栏杆上看了一会儿日落。

身后有开阳台门的声音。

片刻,有人走出来。

云窈回头,席墨渊披了满身的晚霞,也走上了私人甲板。

“席先生,您好。”云窈主动打招呼。

席墨渊嗯了声。

他递了一个桔子过来。

“坐船多吃桔子,不容易得病。”他说。

云窈道谢,接了过来。她的手指,无意在他掌心一划,软若无骨。在这个瞬间,她自己都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故意。

她低头没敢看他,剥开了橘子皮。

果香四溢。

黄澄澄的桔子,比晚霞更金灿。云窈剥好了,分成两半,给了他一半。

席墨渊接过来,尝了一瓣。

云窈也吃了。

很甜,果肉在嘴里爆开,每一株都是甘甜芬芳的果汁。

她莫名心跳如鼓,有点脸红似的。

席墨渊则道:“你好像不怎么出门。”

云窈:“容易遇到一些麻烦。”

席墨渊颔首,似乎很理解:“像你这样单身的美人,的确很容易招惹不轨之徒。”

他夸她美丽。

简简单单一句话,云窈却感觉绮丽无比。

在这个瞬间,她很想和他发生一点浪漫——两人同居一段路,下船之后永不相见,没有负担。

她鬼迷心窍了般。

“……我晚上想去大餐厅吃饭,你能不能陪我?”云窈突然问他,“我一个人害怕。”

席墨渊:“可以。”

她微笑了下。

席墨渊怔了怔。

晚霞铺满了她的脸,她眸子沾染了一层霞光,一瞬间美得令人窒息。

饱满的唇,沾染了桔子香——很想亲她!

云窈回房,拿了件大衣,便和席墨渊出门,去餐厅吃饭了。

晚饭时候,侍者不停推荐船上的好酒。席墨渊问云窈:“你能喝酒吗?”

“喝一点,醉了正好睡个好觉。”云窈道。

他便要了一瓶红葡萄酒,一瓶威士忌。

酒上来,云窈先尝了一口葡萄酒,觉得香醇回甘,果香馥郁,果然很不错;席墨渊也尝了葡萄酒。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品酒。

这时候还没上菜,云窈已经喝了两杯葡萄酒。

她只感觉自己更活泼了点,笑声也动听。

席墨渊让侍者换了杯子,他要喝威士忌了。

一杯威士忌,他喝了两口,云窈突然说:“给我尝尝,行吗?”

席墨渊:“有何不可,一整瓶呢……”

他打算喊侍者,却见云窈居然握住了他的手,将他的手和酒杯一起拉过来。她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

喝完了,辛辣从喉间滚到了胸口,心几乎要跳出来。

席墨渊的眸色渐深。

云窈的挑逗,生疏而拙劣,但她太美了,美得令人着迷。

谁不想将这样的女人压在身下?

何况席墨渊本就是个重欲之人。

他一口把威士忌喝下。

他站起身,拉过了云窈的手:“走吧,回去。”

云窈没想到变化如此快,还在微微发愣:“不吃饭了吗?”

“我等不及了。”席墨渊微微俯身,在她耳边道,“我要吃你!”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