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京华如梦 > 第4章 云窈席墨渊分离

京华如梦 作者:明药

甜酱
2022/11/16
云窈和席墨渊一起登上了一艘游轮,两人就这样相爱了。可下了游轮他们,又会遇到什么问题呢?
章节阅读
第4章 云窈席墨渊分离

云窈:“我不后悔。”

他这才牵了她的手,回到了特等舱。

进门,他没有亲吻她,而是拿出了威士忌和两个酒杯。

云窈站在那里,有点无措似的。

他倒了一杯酒,先递给了云窈。

她接在手里。

他自己也续了一杯,走过来,举起杯子对着她。

云窈便和他碰杯,然后一饮而下。

酒精在她胃里冲撞,她的脑子顿时有点迷糊起来。

情欲在船舱里游荡着。

席墨渊斜倚着桌子,一边慢慢品酒,一边看向她:“云小姐,我能信任你吗?你过后,会不会再次说自己后悔了?”

“我……我还有三天就要下船了。”她说。

“嗯,然后呢?”

“下船之后,不要联系了,行吗?”她问。

席墨渊似笑了下,又似只牵动了下唇角:“船上的浪漫,自然不会带到陆地上去。”

云窈舒了口气。

她犹豫着,脱了自己的外套。

席墨渊又给自己续了一杯酒,慢慢喝;而云窈,已经脱得只剩下了衬裙。

“……继续。”席墨渊却道,“我喜欢看你动情的样子。”

云窈咬了咬唇。

她把衬裙也脱了。

船舱里一时很暧昧。

她周身洁白,纤瘦窈窕,而他,长衫马甲,一丝不苟。

席墨渊将她抱坐在桌子上。

云窈不敢看他的眼睛,甚至闭上了自己的眼。

他却道:“睁开眼。”

她依言做了。

他的吻,落在她胸口,很快,她雪色肌肤变成了绯红,气息凌乱不堪,她几乎要软了。

“我、我痒。”她喃喃。

她说着,想要解他的扣子,却被他按住了手。

他衣衫整齐,只是将裤子褪下,开始攻城略地。

船又开始航行,云窈也随着颠簸。

云窈终于被抛上了云端。

她良久没动,消化着极致快乐后的余韵;紧紧抱着他,她依旧是浑身赤裸,头发凌乱。

席墨渊也休息了片刻,将她抱进了浴室。

镜子照出了他们俩。

云窈羞愧难当。

她转过脸。

席墨渊却扼住了她下颌,强迫她看着。

“你好美。”他道,“哪个男人不想要你?”

云窈:“别说了……”

“好,不说了。”他笑了笑,笑容似叠锦般绚丽。

他俯身亲吻她。

两个人进了温暖的浴缸,他这才脱了衣衫,与她拥抱着。

泡了一个小时的澡,云窈还小小打了个盹儿,很舒服。

席墨渊先出去了,她则擦拭头发。

看着镜中的自己,眼带桃花,风情无限,她好像一夜间变了品性。

船上像是个幻想中的世界,没有礼义廉耻的约束,只需要跟随自己的本性。

云窈笑了笑:“我终于重新认识了自己。”

三天时间,对云窈而言是一场美梦。

她和席墨渊白日吃喝玩乐,跳舞、游泳、看电影,晚上在床上消磨时光。

有次夜里,她睡着了,迷迷糊糊又醒了。

隐约听到席墨渊跟她说话。

“假的,我也要了。”他说,“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云窈不明所以。

她太困,继续睡了。

翌日醒来,她不知道到底是梦,还是她真听到了。

她又不好去问席墨渊。

这天下午,她和席墨渊吃了午饭回来,管家通知她:“云小姐,船明日早上十点左右到杭州。您是杭州下,还是上海下?”

云窈微愣。

她没想到,分别在即了。

她一时间莫名觉得很失落,却也知道自己应该走了。

“我到杭州下。”她说,然后又笑问席墨渊,“你呢?”

“我到天津。”他道。

天高路远,此生可能再不能相见了。云窈心中潮潮,却也知道这是惯例——邮轮上的浪漫,下船就分手。

若沉迷,实在可笑。

她点点头。

她没去席墨渊那边,而是回到了自己房间,收拾行李。

晚饭时候,她收拾妥当了,席墨渊叫了饭菜,在甲板上的餐桌旁摆好。

云窈过去吃饭。

只吃了几口,她坐到了他怀里,亲吻着他。

“……你有过其他的女人吗,她们的好看,还是我的好看?”云窈突然问他。

席墨渊沉吟:“我没有过其他女人。”

“你撒谎。”她笑了起来。

他技巧娴熟,怎么可能没有过?然而她此刻听到这话,还是忍不住开心。

他能哄着她,她也高兴。

“没有撒谎。”席墨渊道,然后俯身含住,轻轻吮吸。

云窈不由自主呻吟了一声。

“你会骑马?”他的呼吸也有点重。

云窈不住的吸气,一阵快意让她差点交代给他了:“我会……”

席墨渊扶住了她的腰:“那就骑我。今晚,我做你的马。”

……

这一场结束,两个人去洗了澡。

云窈太累,迷迷糊糊知道有人进来换床单,但她继续睡了。

半夜时候,有人轻轻趴伏在她身上,温温柔柔插着她,叫她“窈儿”。

像是她的另一个梦。

“……我不想从此不见你,也不想你为此难为情。忘记了吧。”他的声音,在她耳边。

云窈没睁开眼。

但有一种冰凉的触感,缓缓没入她眉心。

翌日早上八点,管家过来敲门,告诉她准备下船了。

云窈醒过来。

她躺在自己床上,穿着睡衣。然而下床去洗漱,却感觉浑身酸痛,像是受了折磨。

她对着镜子,倏然有点怪异起来:“我好像忘记了什么事。”

她发了片刻的呆。

什么事呢?

穿戴整齐,她仍感觉身子酸痛;而她睡梦里,好像与人欢好了。

她感觉很怪异,然而管家又在门口催她,说快要下船了。

云窈拿着了自己的行李箱,走出特等舱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特别英俊的男人。

男人好像住在她隔壁,冲她点点头。

云窈也点点头,突然觉得他好熟悉,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她忍着不适,以及满脑子狐疑,下船去了。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