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眼红 > 第4章 还人情

眼红 作者:多金烦恼

甜酱
2022/11/17
阮芫认为,贺余的出现,是因为那场事故的后遗症。她却不知道,这个弟弟早有预谋,他偏激而执着,是那么的致命。
章节阅读
第4章 还人情

阮芫犹豫了半秒回道:“他们应该不是男女朋友。”

小西:“啊?”

看着她一脸的不可思议,阮芫又补充了一句:“你见过哪个正经恋爱的女生看男朋友能害羞成那个样子?”

如果换作是平时阮芫必定不会说出来,可今天没来由的就想这样做,可能是被赵立言掐坏脑子了吧!

小西显然不能理解阮芫的意思,不过已然没有了八卦的欲望,便各自回房洗漱睡觉。

阮芫洗完澡时已经将近凌晨12点,睡前习惯性的翻翻手机,有条贺余的消息:“要不要吃宵夜?有小肉串。”

大学时跟同学一起拼单吃烧烤,必点小肉串,40块就能有100串,麻辣又过瘾。阮芫倒不认为他在这个时间段约她,仅仅只是为了吃宵夜!

消息是20分钟前发的,阮芫思量一番,手指敲敲,还是回了他一句:“不用。”

几秒钟就收到了他的回复:“你不来今晚我可能走不了了。”

阮芫都怀疑他是不是一直盯着手机屏幕看,每次回复都这么快。

半晌,见阮芫没有回复,贺余又发了条消息过来:“好歹我也算救了你一次,就当帮帮忙吧!”

“就当是还他的人情吧!”阮芫这样想,扒开窗帘看看窗外,街灯明亮,好像也没有特别晚嘛!

出门打个车绕了两条街便到了贺余发过来的地址,阮芫都开始有些怀疑他是不是为了让她方便找,才特意找的这么个地方。

老板在店门口支着长长的铁皮箱忙碌的烤着各种小串,门外的红色方帐篷摆了几张矮桌,稀稀拉拉的坐了几桌人,屋内则是满客,服务员举着个大方茶盘,小跑着里里外外的上菜……

阮芫觉得也是够难为贺余了,在南市还算繁华的市中心找这么一家老店。

往店内走,一眼便看到了坐在靠墙一侧的贺余。他半靠在椅背上看别人猜拳,模样懒懒的,应该是喝了不少酒。

阮芫走过去在他旁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烧烤店很热,她脱了外面的披肩,里面的是细肩带开叉连衣裙,显得腰细腿长,格外性感。

贺余侧身往她这边靠了靠,伸手搭在她身后的椅背上,他本来个子就高,此刻已然将阮芫圈在了他的范围之内,他身上的酒气和洗衣液淡淡的味道在她的周围弥漫开来。

大家一看来了个女生接贺余,纷纷调笑着问他:今晚留门到几点呐?

贺余看着阮芫,五个手指在她身后的椅背上轻扣出轻快的节奏,硬朗帅气的脸笑得意味深长:“你们别乱说,人家小姐姐是有老公的。”

闻言众人更来劲了,起哄着让阮芫喝酒。

混迹职场这么多年,阮芫早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出,也不扭捏,从小挎包里拿出胶圈把头发在脑后绑了个马尾,整个人顿时神清气爽,又性感到让人心痒。

阮芫酒量很好,白酒只要不喝混几乎不会醉。这一群刚毕业的弟弟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几圈下来就都不行了……

酒喝太急了胃难免难受,阮芫慢悠悠的拣片生菜包了两片五花肉压压,顿时觉得好多了。

伸手拍拍睡着的贺余:“走了。”

贺余睁开惺忪的睡眼,抬起双臂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起身时眼里已是一片清明,哪里还有半分醉意!

他环顾了下周围,有对象的都走了,没对象的早已趴在桌上呼呼大作,有些惊讶:“这就解决啦!”

阮芫嚼着肉挑了下眉表示回应。

贺余伸出手假模假样的拍了两下:“姐姐威武!”

时间太晚街上已经没有出租车,两人沿着路灯往主街走,夏夜的晚风袭来,带着丝丝凉意。

阮芫喝了酒,加上衣服又单薄,此刻察觉凉意已经有些经受不住,索性一边走一边扑哧着两只手臂,有点像小鸭子。

贺余看着她的模样轻笑一声,长臂一伸,直接把人揽入了怀中。

心脏简直快得要跳出胸膛!阮芫在想要不要装个酒醉才不会显得这么尴尬,这么想着就试着把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他的身上,俨然一副醉得不省人事的状态。

看着她这副难得犯傻的模样,贺余笑得肩膀一抽一抽的,都快要搂不住她。

阮芫知道也没必要装了,索性挣开了他走在了他前方。

贺余在身后直接问道:“七天还是如家?”

他这是再约一次的意思吗?阮芫觉得是不是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个欲求不满整天网上吊男人的老女人?她很不悦。

见阮芫没有搭话,他直接说道:“就如家吧,离得近。”

阮芫冷冷的回他:“慢走不送。”

他直接两步跨到阮芫的身前,眯着眼盯着阮芫,仿佛在探寻着什么蛛丝马迹:“欲拒还迎的戏码就不必了,我知道你也想。”

阮芫:“你在口出什么狂言?”

他促狭一笑,声音低沉好听:“不然呢,姐姐你你半夜出门画个淡妆是为了什么?”

……

黑夜在一次次的抵死缠绵中被填满……

看着她迷离的双眸,酡红的脸颊,贺余只觉更加的意乱情迷!他将脸埋在她的脖颈间,轻笑游移至她的耳畔:“再这样下去,恐怕你明天要说不了话了。”

彻夜缠绵的后果是阮芫生平第一次旷工了!

醒来时已经将近中午11点,贺余已经走了,微信给阮芫留言:早——餐——在——桌——上!

阮芫心里吐槽了一句无聊。

瞟了眼桌上的纸袋样式,看着不像是酒店餐厅的,难道是他特意到外面餐厅打包的?

阮芫不可置信的猛摇头,为了解决生理需求而约P是一回事,可关系发展得太快,阮芫觉得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她给贺余回了句:我想有些事必须要说清楚,我对姐弟恋没什么兴趣。

信息发出去后贺余破天荒的没有秒回。

阮芫吃了早餐,简单的收拾一番直接回公司。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