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他蓄谋已久 > 第5章 第5章: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

他蓄谋已久 作者:李乐岚

甜酱
2022/11/18
那个时候,她被人骗了婚,落在了他的手里,然后被他狠狠的蹂躏了一遍。离婚之后,他却跪在地上,对着她说:“对不起,请你回来。”
章节阅读
第5章 第5章: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

她将面罩拿起来,戴在了脸上,随即一瞬间,直接把对方的面罩取了下来。

宁暖的脸不比苏文锦的差,但唯独找了些天韵的美,这就是女人暗自斗美的时候。

“宁暖的脸是不是做过啊!”

“好像是听过,今天看来我觉得是。”

宁暖眼神不由得犀利起来,听着这些人话,还真的是抓住了自己的重点。

随后接过了苏文锦手上的面罩,苏文锦趁着所有人不注意,将裙子提上来踩在了对方的裙子上。

这些都被周以沫看在眼里,没想到啊,还是有些本事,他嘴角一翘,都看在眼里。

苏文锦注意到了这附近的情况,宁暖正戴着面罩想再次上舞台。

只听见“撕拉”一声,苏文锦的脚行动很便,就看见宁暖那边的衣服被撕开,大部分的腿都露在了外面。

宁暖的家规是宴会不能露腿出来,这看着所有人的指指点点,她红着脸离开了这个地方。

她是需要脸面的,不然家族企业丢了怎么办!!

爷爷也觉得丢了脸面,盯着周以沫,都快把眼珠子扣出来了。

“苏小姐,你要记住我们家你不配踏进来。”他淡淡的说着,支撑的拐杖离开了这个舞台。

周以沫看着底下的人叽叽喳喳的,这才恢复了所有的秩序。

有些人却对苏文锦产生了佩服,苏家已经快要落寞了,没想到啊,还能有这样的人才。

当年苏家的事情谁不知道啊,苏老爷子一死,这家族几乎是要挎的状态了。

周以沫下了舞台,没有理会苏文锦,直接略过了她。

而这行动只是得到了旁边贵族女孩儿的嘲讽,“还以为是什么呢,周以沫不碰女人的事情谁不知道,估计只是一个名副的“周夫人”吧。”

苏文锦捏紧拳头,听着这些人背后指指点点,一转头咽了下去。

她离开了宴会厅,本想跟着周以沫一起去的,他那种眼神应该实在嫌弃我过管闲事吧。

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她看了看四周,这些与她无关。

直到见着周以沫和宁暖去了阳台,这才来了兴趣,拖着自己的衣服就跟上去了。

“沐哥,你怎么会和这种女人在一起啊!!”

她转头生了闷气,一把就抱住了周以沫。

苏文锦一下子就猜到了两个人的关系是如何,青梅竹马果然比得过一个盗版。

周以沫一把揽住了她,笑着道,“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就只是主仆,而你才是周家的夫人,你先受受这些委屈,到时候5年过了,就好了。”

“那个女人还真的是可恶,找沐哥你做起交易来,肯定还不知道那件事情吧。”

宁暖越说越兴奋,生怕下一秒就要找苏文锦报仇了一样。

不过她所说的那件事情好像苏文锦并不知道。

但是她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只是对于这件事情来说,她只是保持一个陌生人的状态就好。

周以沫只是微微一笑,却表示一件事情,他只是一颗棋子罢了。

苏文锦觉得自己很奇怪,为什么会关心这种人?

只是提着礼服就离开了宴会现场,什么话也没说,上了一辆出租车。

“你去哪儿小姐?”

“海阳酒馆。”

这是她唯一能消遣的地方之一了。

朱尧给她的钱,她想了想不要白不要,本来就是自己的钱。

她盯着手上的那张卡,突然让司机先带她去附近的购物广场停下来。

她要把这件耀眼的礼服换下来。

毫不犹豫的找了附近的快递大哥,出了点钱将礼服还给了周以沫。

周以沫此时还在找她,却收到了这样的快递,他倒是笑了笑道,“苏文锦,你还真的是厉害。”

接着将酒杯摔在了地上,提前结束了宴会,而宁暖却在看着好戏。

“这苏家女人就是不懂规矩。”

“我要让她知道什么是规矩。”

她嘴角微微一笑,跟着周以沫上了车,离开了会场,去了海阳酒馆。

周以沫的人缘关系果然是不同,查到苏文锦就是分分钟钟的事情,他的心情越躁动起来。

宁暖火上浇油道,“还喝酒,这女人肯定去酒馆沾花惹草去了,还能去干什么啊?”

这些话足以让周以沫疯起来,虽然她只是合约上的未婚妻,但一旦公布,这一切都将是关系到自家的威风。

这个时候的苏文锦只是喝了一杯强性烈酒,就已经醉的走路摇摇晃晃,根本找不到东西南北。

她坐在了吧台上,见着眼前的男人,说道,“赵煜,你还在这里工作啊?”

赵煜,赵家公子,独生子,但还是掌握公司的大部分股权,不喜欢政权的人。

赵煜递给了她一张纸,随后坐在了她的面前,问道,“我看刚刚的新闻了,你真的和周以沫在一起了吗?”

他的语气很温和,说起话来倒是让人舒缓许多。

只见着她点了点头,这才想起了什么事情,朱尧那小子竟然真的抛弃了苏文锦。

想到这儿他握紧了拳头,不禁的忍下脾气,接着道,“你在这样也不能找周家人,这样你会很累的。”

“可是...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赵煜见着这样萎靡不振的苏文锦,不经常见,只是朱尧出现后的情绪。

以前的她是多么的无忧无虑啊!

赵煜见着她睡在了酒吧里,转手将自己的外套盖在了她身上。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