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命阴阳师 > 第3章 远房亲戚

天命阴阳师 作者:石榴吖

甜酱
2022/11/18
二叔为了保护我,带着我在村子外面开了一家寿衣店,门口摆了两个棺材,说是要替我挡灾,结果十八岁的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章节阅读
第3章 远房亲戚

我心一惊,差点摔地上,双手扶着旁边的桌椅。

“你……你怎么会……”我记得二叔说过,沈清秋这两天不会过来,那她是怎么出现?

还是说就连二叔算的命也不准?

我冷静下来,沈清秋那张笑脸还没消散,直勾勾看着我惊慌失措的样子,表情还带有一丝戏谑。

对此。

我害怕的不敢出声,手里还捏着二叔给的青烛。

对!

二叔说过,碰到这种情况,点燃它就行。

我拿出火柴点燃蜡烛,对着沈清秋的脸,那蜡烛溢出来的腥臭味,让我忍不住的想要作呕。

沈清秋脸色大变,身体在前面扭曲着,不可置信的看向我。

“陈田,你对我也不必这么狠心吧?”沈清秋怒斥,便消失不见,我亲眼看着她的魂魄钻进了我袖口里,而在袖口中……是那一根金发钗。

我吓得赶紧抖了一下,金发钗瞬间掉落在脚步。

奇怪的是……缠绕在上面的青丝不见,难不成沈清秋刚才鬼魂的样子,是由青丝幻化而成?

我吹灭了蜡烛,发现它燃了一会,蜡油倒是没少,还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虽说沈清秋不见,可我依旧担心她还会找上门。

一整日浑浑噩噩的坐在大堂内,手里紧握着柳条,又抓了一把铜钱,只要有些风吹草动出现,我便会把青烛点上,以免有什么意外发生。

可时辰一点一滴过去,二叔还没回来。

外面天色已晚,我想踏出门槛,去村里去寻他。

可我脑海里还是回荡着二叔同我说过的那些话。

我不能出去,毕竟在家里待着,等二叔回来。

我咬了咬牙,双眼一横,只能再继续等着消息。

夜幕降临。

晚风轻吹气外面的帘子,在棺材旁边挂着的幡,迎着风吹动,下边还拴着铃铛,风一吹便叮铃铃的作响。

我好不容易有些瞌睡,想放松一下,不曾想,铃铛惊醒我,瞬间就睡意全无,还以为出了何事,可细细一瞅,除了远处的风声,再无旁物。

外头很安静,风吹动树木的声音传入我耳边。

可越是如此,我心越慌乱。

我回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表,马上要到凌晨。

二叔去村长家一趟,来回也不过是几个小时而已,怎么会耽误一整天?这件事我越想越不对劲,心里的不安油然而生,想出去寻二叔的踪影。

我怕他出事。

二叔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自,我不能让他再出事。

再害怕沈清秋,也不能让二叔为我断送性命。

我拿了手电筒,准备出去,可才迈出第一步,就听到门口的脚步声传来,我喜出望外,想着二叔回来。

可当门口的人走进来,那是一张陌生的笑脸。

看着我时,笑脸盈盈,可我总觉得心里瘆得慌。

他是谁?

“请问你找谁?”我开口问道,接着后退了脚步,将柳条拿在手里,青烛也迫不及待要点燃。

他见状,急忙跑过来,然后制止了我划燃蜡烛的手,“这可是好东西,你怎么能就为了我浪费?快别点了,我不是鬼。”

我好奇的盯着他,我可以保证,这张脸我绝没见过。

“你看,我还有影子,若我是鬼,影子从何而来?”他指着脚下,还在我面前转了几圈,将青烛推回我怀里,宝贝似的瞅着它。

“那你是谁?不会要来买东西吧?寿衣跟寿伞我可以帮你做,但其他的需要等我二叔回来才行。”

我没接手二叔其他的手艺,学的也只是一些皮毛。

平日里二叔跟我说过最多的事,就是关于鬼神的故事,我权当他在说笑,如今想到沈清秋,才发现是我太小瞧二叔的本领,要知道会如此,我肯定好好学驱鬼的本事,也不至于被动。

“行了,我知道你想什么呢,要想学本事也不晚。”

他倒是懂我,说话时还拍着我肩膀,像是鼓励。

可我很快反应过来,我俩才刚见面,他就这么热情,肯定有阴谋,而且还能说出鬼神的事,就不是平常人家。

我后退一步,警惕的看着他,想四处看看有没有防身的东西。

他的那双手还僵持在空中,眉毛一挑,神情倒是有些无奈,“兄弟,你退半步的动作,是认真的吗?”

“我俩又不熟,你怎么知道这些事?你不会是二叔的死对头吧?”

说起来,我也看过不少小说,什么死对头趁你不好要你命,还有那种抓你最信任的人去威胁你,逼你就范。

二叔还没有消息,他说过,任何人都不能相信。

他被我说得话,弄的有些哭笑不得,揉了揉鼻子,从怀里拿出一块玉佩,跟二叔给我那块一模一样,就连雕刻的花纹都没有改变。

“这东西你可认识?”他甩了甩玉佩,得意的问道。

我腰间就挂着二叔给的玉佩,我下意识捂住。

“你不用太防备我,我跟你,还有二叔算是亲戚,我是你母亲妹妹的夫家姐姐的二表姑家孩子,说起来弯弯绕绕,我比你大几岁,你不如就叫我大哥吧。”

这……

我嘴角抽搐,这都哪跟哪的关系?

“那你叫啥?”我问道。

“李嘉,你可以叫我嘉哥,我知道你小子是陈田,老陈家唯一的独苗,尸生子,你如今成年,被不少鬼神盯上,都想吸干你的阳气,那个沈清秋也得小心,别看长得漂亮,也是对你体内阳气感兴趣,你若是被她迷上,就只有死路一条。”

听到李嘉的描述,我后背发凉,他还将我的事打听这么清楚,不会都是二叔告诉跟他说的吧?

“那我二叔呢?”我急切问道,“他出去后就没回来,我想出去找他,你就来了,既然你也有这块玉佩,应该也跟二叔一样有本事吧?”

李嘉叹了一口气,过去坐下,倒了杯茶,珉着茶杯,手指收紧,最终还是告诉我关于二叔的事。

“我其实会来,都是收到陈二叔的信号,他有性命之忧,才会用专属信号找到我,你从出生时,我们这些人的命运,就是保护你,他出事,就换我来,直到你有能力保住自己的这条命。”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