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茅山天师异闻录 > 第1章 李癞子赵红秀死亡

茅山天师异闻录 作者:黑夜中的人

甜酱
2022/11/18
殷司是茅山的一位高明的术士,这一次他要救人,免得被恶鬼所杀,在解决了所有村民的危机后,殷司遇到了他的意中人许清欢,殷司对许清欢展开了一场疯狂的追求,不过让众人惊讶的是,许清欢的半边脸已经被毁掉了,每天都戴着面具。
章节阅读
第1章 李癞子赵红秀死亡

村头的李癞子一家死了。

看样子是在昨天晚上就死了,只是在今天晚上才让王三木发现。

原来村尾的王三木今天晚上喝了三两酒,壮了怂人胆,想起来李癞子还欠自己二百块钱,借着酒劲一路从村尾走到村头,哐哐地砸李癞子的房门。

但李癞子没有回答。

王三木一想这可不行,李癞子赖账是出了名的,二百块钱已经拖了半年,今天必须要回来!

反正有酒劲在,王三木索性直接翻了院墙,朝着里屋门就是一脚。

这一脚下去,王三木喝下去的酒就全变成冷汗,从背上爬走了。

“死人了!死人了!”

王三木连惊带跳的从李癞子家跑出去,都没发现自己鞋掉了一只。

在里屋的李癞子死了,和他媳妇赵红秀一起死的。

死人并不奇怪,每年村里都会死上几个人,村里的老人早就对此见怪不怪。

可李癞子这两口子死的也太奇怪了。

李癞子一个大男人,几乎被打断了全身的骨头,团成了一个婴儿状,塞进了他媳妇赵红秀的肚子里,只在下面露出了一个头,就像是刚出生的孩子。

赵红秀肚子大的跟水缸一样,想来被塞进她肚子里的李癞子挤破她全部的内脏,赵红秀死的瞪大了双眼,满脸惊恐,七窍流血,但是两只手紧紧护住肚子,就像是孕妇在保护自己的孩子。

“李爷......这可怎么办?”

王三木被吓的一魂离体二魂升天的,把一群人喊了过来,就躲在为首的李爷身后战战兢兢地说。

李爷叫做李大光,是村子里辈分最大的,虽才只得花甲之年,可辈分之大,就算是一百岁的老头子都得叫声爷。

这李爷十几年前学过茅山之术,尽管只懂得一点皮毛,可村里有点婚丧嫁娶的,都需要李爷去撑撑场面。

现在也是一样。

李癞子家出了这么大事,当然要找李爷过来撑场面。

可哪怕是李爷再怎么见多识广,看见李癞子一家死的惨状,也不禁被吓得哎哟一声。

“哎哟,坏了坏了,出大事了!”

李爷双手拍着大腿:“李癞子这是惹上了凶煞,凶煞索命,阴鬼入腹,这才丢了性命。李癞子这兔崽子最近做什么事儿了?”

跟着李爷来的那一群人低头沉思。

不一会儿,一个看起来有点唯唯诺诺的男人站出来:“李爷,前些日子我看见李癞子拿着铲子去了村西坟地......”

“村西坟地?”李爷大吃一惊,“那地方可是祖坟,我平日里说过了,除了有人下葬,其余时间不允许有人在那里动土,李癞子去那个地方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那个唯唯诺诺的男人说,“但是我听李癞子说过,他好像在村西坟地发现了什么宝藏,有了那个宝藏,他一辈子吃穿不愁。”

“坏了坏了!”李爷转身就往外跑,“找几个属龙属虎阳气重的大小伙子,把李癞子一家抬上,去村西坟地,那地方可不兴动土啊......”

村西坟地。

李爷让手底下的大小伙子在此地到处寻找,终于找到了一个成年人腰身大小的洞穴。

看这洞穴里面挖出来的土,还是新翻出来的。

这个东西旁边是个墓碑,看样子这洞穴下应该是个墓地,村子里不少人都对旁边的墓碑有所印象,似乎这个墓碑的主人不是他们村里的人,而且从几十年前就在这里了。

“这该死的李癞子,哪里不能挖,非要把这个坟给挖了。”李爷气的甚至都咳嗽了两声,“快点来人,把李癞子赵红秀两个家伙从这里塞进去,最后再把洞口给堵上!”

李爷发话,其余的人不敢不从。

他们手忙脚乱的把李癞子赵红秀两个人组成的奇怪肉体塞进那个洞穴。

说了也奇怪,那个洞穴只有成年人腰口粗细,可肚子里被塞进了李癞子的赵红秀足足有水缸粗,竟然毫无阻碍的就被塞了进去。

那几个大小伙子还以为要费点功夫,没想到竟然这么容易,把赵红秀塞进去之后就拍拍手,准备拿铲子来把洞口给填上。

谁知此时异变突生,已经被塞进了洞口,死的透透的赵红秀突然伸出了一只手,猛的抓住了距离他最近的那个小伙子的脚踝!

小伙子一惊,还没叫出声来,呲溜一下就被拽进了半条腿。

还好旁边的两个小伙子眼疾手快,把脚踝被抓住的那个家伙一左一右的给架住,硬生生的把这家伙给拉住,没让他被拖进坟地里。

“撑住!”

“那是个什么东西!赵红秀不是已经死透了吗!”

“救命啊,救命啊!”

这异变突生,让李爷连忙跑过来。

两个大小伙子死死的架住那个被拽住的小伙子,这才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那两个小伙子就已经憋得满脸通红,看样子费了不少的劲。

被拽住的那个小伙子已经被拽进了半个膝盖,而且还在不断的往里深陷。

李爷探头从小伙子腿边的缝隙往那个坟地洞穴里面看去,发现正是赵红秀死死地拽住了那个小伙子的腿。

而且七窍流血的赵红秀眼睛和嘴弯起了诡异的弧度!

她本是因为疼痛而双目圆瞪嘴巴大张,可此时在洞穴之下,赵红秀扬起诡异笑容的嘴角几乎要咧到眼角,两只眼睛也因为诡异的笑容而弯着,几乎要与嘴巴连成一个完整的圆圈。

不断有鲜血从赵红秀的嘴巴、眼睛、鼻子里溢出,如同小溪般汩汩下流。

李爷似心有所感,抬头往上一看,正是闪耀着淡红的月光照在大地上,也照在了赵红秀诡异笑容的脸上。

“坏了,血月亮,今夜是大煞之夜,赵红秀这娘们要尸变!”

李爷脸色凝重,让旁边人拿两个大铁锹,对准被拽住的那个小伙子的膝盖:“狗子,别怪李爷对不住你,保腿不保命,保命不保腿,今夜是大煞之夜,咱们这些人都得走,不能因为你留在这里,不然咱全都得死。”

说着,李爷一挥手,就要让拿着铁锹的那两个人铲断狗子的膝盖!

“慢着!”

正当此时,忽而有一声音喊出。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