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茅山天师异闻录 > 第3章 殷司李大光探墓地

茅山天师异闻录 作者:黑夜中的人

甜酱
2022/11/18
殷司是茅山的一位高明的术士,这一次他要救人,免得被恶鬼所杀,在解决了所有村民的危机后,殷司遇到了他的意中人许清欢,殷司对许清欢展开了一场疯狂的追求,不过让众人惊讶的是,许清欢的半边脸已经被毁掉了,每天都戴着面具。
章节阅读
第3章 殷司李大光探墓地

一声凄厉的叫喊夹杂着不断刮起的狂风,让李癞子家这不小的屋子变得一片狼藉!

殷司淡定地站起,摸索到电灯的开关,整个屋子瞬间变得亮堂。

不,不是整间屋子,在殷司朱砂香钉住的那个地方,有一道人形的暗影在不断地挣扎。

似乎在暗影的前方有一个胸口中箭浑身抽搐的人。

“我就知道,仅凭坟地里面那一只恶鬼,还做不到凶煞索命、阴鬼入腹。”

殷司打开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包袱,里面多是朱砂黄纸,少数的是玉佩金钱剑和八卦镜,还有几个散落的古币。

取出六枚散落的古币,将其中五枚呈五芒星状摆在地上,殷司站于其中,把第六枚放于右眼眼前,从古币中间的方孔往外看。

从古币方孔中往外看的和正常用肉眼往外看,看见的东西完全不同。

比如说用肉眼看不见的那个影子的本体,通过古币方孔去看,却能看见一个身穿红衣,只有半边脸的女人。

之所以只有半边脸,是因为这个女人另一半的脸似乎是被什么啃噬过一般!

没了眼球,骨头大面积露出,少数粉红的肌肉纤维粘连在脸上,时不时有几条乳白色的蛆虫在裸露的牙齿与空洞的眼眶之中来回穿梭。

“果然,红衣厉鬼!”

殷司又是一声冷哼。

地位有高低贵贱,鬼也有等级之分。

白色多为普通鬼魂,青色多为幽魂,绿色多为恶鬼。

而红色,就是厉鬼!

如同有名的毒物,颜色越鲜艳,则毒性越强!

“既然你送上门来,那我就趁势收了你!”

殷司两脚迈出八字步,从包袱之中抽出一张黄纸,并以指蘸朱砂,在黄纸上写下大大的敕令二字。

“北极北方真武大帝敕令,邪妖鬼祟无遁形!”

此言一出,黄纸上红色的敕令二字忽的绽放金光,映射出两个大大的金色“敕令”虚影,正要笼罩住那红衣女鬼的身形。

但就在此时,红衣女鬼的身影却就此消失了!

“哪里跑!”

殷司一声大喝,紧追着红衣女鬼出了房间。

可出了院子,外面之大,又怎是一个殷司能够全部搜寻的?

并且那红衣女鬼不管踪迹还是气息,都全部消失,想要搜寻更是无头。

此时已是半夜,殷司的那一句“哪里跑”没有惊住厉鬼,反而惊醒了本来就在惊吓之中的村民们。

“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

“是谁在半夜大喊!”

村里的人一个个的涌出房屋,聚集在了声音传出之地!李癞子的家门口。

殷司面色凝重地站在门口。

“殷师傅,这半夜大家都睡觉了,你没必要在这里大喊大叫吧!”

看见是殷司在这里,方才的喊叫出自谁口就不言而喻。

“就是啊,殷师傅,我们是没有立刻给你五十块钱,可这都十二点了吧,你也不能不让我们睡觉吧!”

“对啊,不就是五十块钱吗,明天给你不就行了!”

村民们一言搭一语,都在因为那五十块钱而埋怨。

殷司却恍然大悟,进屋拿出了包袱就往村西坟地跑去:“糟了,出事了!”

他早就看出了那坟地之中不止一个鬼祟,是以用浸染了自己鲜血的红线绑住三炷香,借此在坟地之中留下自己的气息。

染了血的红线就是饵,那只厉鬼就是鱼,殷司之所以嘱托坟地不能有生人靠近,就是因为想让坟中厉鬼只找自己一个人。

可如今红衣厉鬼离开,定然是坟地有生人进入!

“出事了?”

“怎么还出事了?不是说事情已经解决了吗?”

“李癞子和赵红秀都埋进去了,李爷还派人在那里看着,怎么还会出事?”

“走,看看去!”

“对,看看去!要是坟地再出事!那五十块钱我是绝对不会给他的!”

现在还有人在意那五十块钱的事。

村西坟地。

李大光的效率还是不错的,短短几个小时,就已经在坟地周围搭起了一个棚子,里面被褥枕头一应俱全。

可就是没有人。

这个时候李大光也急匆匆敢来,年逾花甲的他跑起来累得很。

“殷......殷师傅,这发生什么事了?”

殷司看着先前那块坟地:“有人进去了!”

“有人进去?不可能,我让二壮在这里守着呢!”李大光自信道,“二柱!快出来给殷师傅解释一下!二柱!二柱人呢!”

“李爷,我们来这里就没见过二柱!”有村民说道。

“没见过二柱?”李大光皱眉,“不可能,我说了让二柱在这里守一夜的!我都让人把东西搬来了!二柱!二柱你在哪儿!”

见李爷这么喊,其余的村民也都跟着喊。

“二柱!”

“二柱!”

“二柱......”

这喊叫声一声接着一声,此起彼伏。

“那是不是二柱!”

突然,有一人伸手指着坟头上突然多出来的一个人影。

这人影匍匐在坟头上,似乎是在坟头上爬行!

众人用手电筒照去,那个人影身上的衣服是何等的熟悉。

“没错了,是二柱的衣服!”有人喊道。

“我说二柱啊,你不好好待着,在坟头上趴着干什么!”有人轻笑一声,就准备走过去。

殷司一把抓住了那个想走过去的人:“别过去!”

“怎么了?”那人回头疑惑道。

“你先好好看看那家伙是不是你们嘴里说的二柱!”殷司毫不客气的说。

这句话让一群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是不是二柱?

经历过之前李癞子的事情,村里的人都开始变得疑神疑鬼。

尤其是殷司说出了这样的话。

一时间,村里拿了手电筒的人都照向趴在坟头上的那个人影。

衣服是二柱的衣服,但是那张脸......

村民们几乎同时后撤一步,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那哪是一张人脸啊!

只有一半是人脸,另一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啃噬了个干净,只有空洞的眼眶和裸露的牙齿,以及挂在上面还在鲜红滴血的肌肉纤维。

这容貌,似曾相识。

殷司目光微凝,手掌中出现了一张黄纸,上面有朱红色的两个大字!

敕命!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