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过河拆桥 > 第3章 鸳鸯

过河拆桥 作者:地理课代表

甜酱
2022/11/22
沈书砚和贺山南离婚了,只为了给他的女人腾位子。可沈书砚没想到离婚后见前夫的机会比结婚的还多,男人真是个奇怪的生物,一开始的时候,觉得她是个冷若冰霜的女人,后来又觉得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章节阅读
第3章 鸳鸯

沈书砚是来纸醉金迷找人还钱的。

虽然沈家在申请破产之后债务不归她管,但她父亲欠下的高利贷最终落到了她的头上。

沈家的人死的死,疯的疯,坐牢的坐牢。

放贷的人找到了她,威逼利诱,蛮横无理,还不上就钱债肉偿。

也就是在躲债的那段时间,贺山南暂时的庇护对她来说无异于溺水在汪洋大海中抓住的一根浮木。

她竭尽所能地抓紧这根浮木,用尽浑身解数让他沉迷在她的温柔乡里。

那时候的她并不在乎贺山南心里想着其他女人却跟她上床,她只想活命。

而现在,她要趁这些人还不知道她跟贺山南已经离婚这件事之前,把钱结清。

否则依照他们的尿性,就算只剩下一万的债务,他们也能变出一百万来。

要回压在他们手里的照片和视频并不容易,拉扯了半天。

最后要不是晏谨之出现,她今天晚上没那么容易脱身。

这世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也没有一个男人会平白无故地帮另外一个女人。

晏谨之有所图,表现得很明显。

他也不说话,一步一步地逼向她。

她穿着过膝连衣裙,黑色高跟鞋,往后退的时候倒也是游刃有余。

她浅浅地笑,从容道:“晏先生,刚才的事儿谢谢你,不过我还有约,下次请你吃饭。”

退无可退的时候,她靠在了墙角。

晏谨之戴着黑色皮手套,指间从她肩膀上滑过,最后落在她右肩光洁细腻的肩头。

停了两秒,收回了手,“不缺你这顿饭。”

沈书砚啧了一声,“也是,晏先生当初要花一千万买我,您有钱。”

晏谨之颇为无奈,“陈年旧事,何必再提?”

沈书砚倒是无意纠缠于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笑说:“那眼下……我是贺山南妻子,你把他的人堵这儿,你想给他戴绿帽子啊?”

“想想就挺刺激,”晏谨之思索片刻,“不试试?”

这是艺高人胆大啊,都敢给贺山南戴绿帽子。

不过沈书砚脸上却是失落的表情,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情真意切道:“我还在想晏先生要是真喜欢我,我倒是可以为了你跟贺山南离婚,寻找真爱,毕竟他心里装的不是我。可没想到你跟其他男人一样,只为露水情缘贪图一乐。”

话说完,她的手臂也收了回来,好似刚才的亲昵不存在一般。

晏谨之笑着扣住她的手腕,想说什么的时候,一道娇俏的声音从楼梯那边传了过来。

“南少,你怎么跑这儿来抽烟呀,我找了你半天。”

听到这声“南少”,沈书砚有种不是太好的预感。

扭头看去,就见楼梯那边靠墙站着一男人。

男人一身深色西装,没打领带,衬衫领口随意地敞着,露出一截浅色肌肤,锁骨若隐若现。

慵懒又性张力满满。

他指间夹着半截烟,待的时间不算短,饶有趣味地看着走廊里发生的一幕。

在沈书砚目光挪过去的时候,迎上了他的目光。

他似笑非笑,神情耐人寻味。

那娇滴滴的小姑娘跑到他身边,问道:“南少你在看什么呀?”

贺山南抽了口烟,熟稔地吐着青白的烟,浅笑:“野鸳鸯。”

说完,他搂着那小姑娘纤细的腰,转身走了。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