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过河拆桥 > 第5章 钓鱼

过河拆桥 作者:地理课代表

甜酱
2022/11/22
沈书砚和贺山南离婚了,只为了给他的女人腾位子。可沈书砚没想到离婚后见前夫的机会比结婚的还多,男人真是个奇怪的生物,一开始的时候,觉得她是个冷若冰霜的女人,后来又觉得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章节阅读
第5章 钓鱼

他看晏谨之的眼神不太对。

沈书砚没去探究他两之间有什么恩怨情仇。

轻叹一声,“贺总你也看到了,沈家树敌众多,我一个弱女子又哪是他们的对手?晏谨之似乎对我还挺感兴趣,能力也比那些纨绔子弟强很多。没了你的庇护,他的确是我很不错的选择了。”

就像三年多前她走投无路找上贺山南一样。

温柔乡,桃花林,醉生梦死逍遥快活。

男人很难抗拒长得漂亮身材好,床下清纯床上放荡的女人。

同样的套路她用在他身上,也要用在晏谨之身上。

贺山南睨了沈书砚一眼,毫不掩饰对她的嫌弃:“再漂亮的皮囊也有色衰爱驰的那一天,你还能靠男人一辈子?”

“你这是夸我漂亮啊。”沈书砚笑笑,“可我也只会这些。”

单纯的表情不知道是真听不出他话里的讽刺,还是故意装作听不出。

贺山南没去深究。

他是迷恋过她的身体一段时间,但也仅此而已。

性是最原始又最低级的欲望,他不会花太多时间在这个上面。

他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红灯倒计时上,“随你怎么想。我跟晏谨之有生意上的冲突,他没落过什么好处。对你的兴趣无非是来自于误以为你还是我妻子,觉得给我戴绿帽子就能打击到我?”

原来还有这层关系……

“他好像的确热衷于给你戴绿帽子。”沈书砚赞同地点点头。

贺山南脸色沉了下来,像是戳中了他的某根神经。

虽然已经是绿灯了,但他完全没有要开车的意思。

他修长的手指轻点方向盘,声音冷淡地说:“你想想疗养院那位。”

他在警告她,真要跟晏谨之有点什么,他会随时断了疗养院的费用。

私人疗养院,每月十来万的费用对贺山南来说可能就是一瓶酒的价格,但对现在的沈书砚来说却是巨大支出。

她扯出一个笑,“贺总不是要跟我常约吗,那我肯定不能答应他啊。”

他耐心全无,“下车。”

“好咧。”

车门刚刚关上,深灰色的科尼塞克嗖地一声开了出去,独留沈书砚一个人在马路上。

口袋里手机响了起来,她摸出来接听。

“我滴滴司机啊,你人在哪儿呢?”

“前面红绿灯路口。”沈书砚淡然地往路边走去,早就知道贺山南不是送她回家的,所以她根本就没取消那个订单。

打车回了家,或者应该说别人的家。

她跟贺山南离得快,从那栋别墅里出来的时候也不过只有一个行李箱。

母亲那儿要回去也行,得给很多钱,但她不想把钱给她。

庄拙言说可以暂时住她这儿,她一个月在家待不了几天,就当让沈书砚来给她看房子了。

她跟庄拙言也谈不上多熟,先前她想搭关系跟贺氏合作,结果找到了高中同学的沈书砚。

她在贺家又说不上话的,最后把贺山南助理的微信推给了她。

成没成沈书砚不知道,但庄拙言隔段时间会来找她聊天。

昨天正好她想找房子,庄拙言找她聊天,便提起了这个事儿,她直接给了沈书砚密码,喊她来就行。

贺山南前脚回宋城,她转头提着行李箱去住酒店,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他两分开了。

沈书砚只能先住庄拙言家。

她给自己洗了个热水澡,然后躺进客卧的床上翻看短租房信息。

选定了几套打算明天去看看,转头打开微信,进来一条好友申请。

备注信息:晏谨之。

沈书砚没点同意,直接忽略。

她可不敢去触贺山南的那根神经。

点开朋友圈看了一眼,刷到程妍刚发的一条状态。

——好像从来没有被人坚定选择过。

这是什么深夜emo文案模板?

钓鱼呢?

她看到贺山南点赞了。

真行,钓到了。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