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后又去算命了 > 第2章

影后又去算命了 作者:唯爱雪

甜酱
2022/11/22
陆柒柒是在她的婚礼上重生的,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将她的好姐妹和她的未婚夫给拆穿,这就是她复仇的开始。
章节阅读
第2章

家主?

战连时?

陆云柒撇了一眼陆天骄和战连浩,径直的跟着管家去了休息室。

这场闹剧,战家不可能坐视不管。

一想到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陆柒柒就有点紧张。

她走进包房第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如同帝王一般的男人,一身简单的高定白衬衫,微微敞开的领口露出一小片精致的锁骨,一双潋滟的眸子仿若星河,流转之间几乎让人挪不开眼。

男人的容貌,即使是放在美人如云的娱乐圈也极为出色,甚至是与他相比,后者也丝毫不逊色,明明是妖孽的一张脸,却没有一丝轻浮和女气,眉宇之间满是凌厉和疏狂,眸底漫不经心的嚣张皆彰显着男人的地位非凡。

因为近距离的缘故,而她甚至能够清晰的看到战连时被一股浓郁的紫气笼罩着。

战连时身上竟然有紫气?

因为入了玄门,陆云柒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

战连时是天选之人,身上有浓郁的紫气,难怪在他接手战家以来,用短短一年的时间,让战家家族财产以3000亿元位列胡润全球富豪榜大华夏区第一,全球第三位。

等等,那紫气有问题,颜色深邃,已经快接近黑色了。

陆柒柒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对,玉佩!

渣男一直想要她身上祖传的玉佩,难道就是为了要对付战连时?

前世,陆云柒和渣男结婚以后,他开口要玉佩,她直接给了。

就在一个月后。

战家突然传出,家主战连时暴毙的消息,也在那时候,渣男成功当上了战家家主,后来离婚抛弃了她。

离婚后,她处处被陆天骄针对、陷害,过着炼狱一般的黑暗日子,最终病死的出租屋。

对,就是玉佩。

这玉佩虽然极好,是正阳绿,可却是至阴之物,如果邪修用玉佩来做降头,后果不堪设想。

陆柒柒恍然大悟,战连时暴毙不是偶然,而是被亲弟弟害死的。

难怪战连时脸色苍白,难掩病态,原来有人给他下了降头,只需最后一击就成事了。

而她手上的玉佩,就是至关重要的存在。

不.....她要救战连时.....

战连时不死,战连浩就没有机会出头,她也不会重蹈覆辙,失去亲人、失去尊严,失去一切最后惨死。

陆云柒像是被定在了原地,眉头紧拧,面色凝重又严肃。

直到有人提醒,她才回过神来,思量了一翻开口道:“战三爷,您眉尾散开,中间断了一点,山根处隐约可见一团黑气,乃是大凶之兆。”

“看你面相,您应该夜不能寐,即使睡着了,也是梦魇不断,对吗?”

“你被人下了降头,如果不收拾解除,将有大灾难,轻则伤筋动骨,重可丧命!”

“......”

这时,一道厉声打断了陆柒柒:“陆小姐,休得放肆。”

“上一个给三爷看相的神棍,尸骨无存!你再敢胡说八道,整个陆家都得陪葬”

陆柒柒没理会管家,眼神却直直的看着沙发上的男人:“你信我吗?”

被那剑一般清寒的目光扫视了陆柒柒却自觉所有的秘密都会被他劈开,无处遁寻,让她毛骨悚然。

可她没有退路,战连时才是她命运转折的关键点。

只要战连时不死,命运就会被改写。

陆柒柒精致的小脸上镇定无畏的迎上那冰冷的丹凤眼,再一次的强调道:“三爷,试试对您也没有影响,不是吗?”

绝美的男人嘴角维扬,勾勒出一抹惑人的弧度,他缓缓起身,如刚睡醒的野豹似的在偌大的休息室内缓缓踱步,嘴角始终挂着一抹温柔的浅笑。

可这抹笑却不急眼底,随后拉开阳台门,伸手从口袋中摸出根烟,而后拢手点烟的间隙,硬着风来一句柔声警告的话语。

“陆小姐谨言慎行!我命由我不由天!”

“.....”

狂妄!

这男人气息神秘难测,时刻沉着冷静,像是经历过鲜血洗礼,刀锋出鞘却难掩去锋芒,不注意间便能夺取性命。

怎么有人能轻易之间,让气场和气质一瞬间都改变呢?

一面清贵!

一面冷厉!

但两者偏偏在他身上浑然天成般融合。

难怪战连时即使体弱多病,年纪轻轻却能稳坐战家家主的位置。

陆柒柒知道说服这个狂妄的男人相信他很难,但她眸中依旧含笑,眼角眉梢中带着十足的自信,同样也不缺令人愤怒的挑衅:“三爷,我们打个赌,要是我赢了,你相信我一次?”

“三爷,敢赌吗?”

“......”

战连时冷冽无情的眸子朝她横扫而去,那种眼神,冷峻如墨,饱含深意。

这个女人对他用激将法?

战连时视线从陆柒柒身上寸寸扫过,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陆小姐想怎么赌呢?”

“如果你输了,把你手上的所有证据自行销毁!”

霎那间,陆柒柒眸子里仿佛燃烧着两团火焰,久违的生动热烈,她拿出一个小小的U盘,直接了当的丢进了旁边的茶水杯里:“这是战连浩和陆天骄厮混的所有存档。”

“三爷,这是我的诚意!”

“你会相信我的,如果我记得不错,刚刚台下三爷身边一直有一个助理,我远远的看了一眼,那助理脸色黝黑,头顶有一团浓郁的黑气,不出今晚,他一定会出事。”

随即,陆云柒偏了偏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管家,开口道:“有他的生辰八字吗?就是出生年月日!”

管家看了一眼战连时,等着他指示。

既然要赌,战连时就不会吝啬,吩咐管家去查了时木的出生年月日。

拿到出生年月日,陆柒柒掐指一算,眉头瞬间拧紧,严肃的开口道:“三爷,他今晚八点一刻出车祸,也会被金属利器所伤。九死一生,但是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管家诧异的看了一眼陆柒柒。

时木被三爷派去港口接货了,有消息传来,今晚对家会动手。

真交战起来,时木会受到枪伤,也不是不可能。

管家却是无神论,眼神犀利的扫了一眼陆柒柒:“陆小姐,通过二爷查陆家的动向,一定费了不少心思吧!”

陆云柒低头漫不经心的理了理婚纱,红润的嘴角微微扬起:“要查这些确实不难,但车祸的具体时间总查不到吧?咱们不妨耐心等等,八点就有结果了!”

第1 章 第2 章 第3 章
更多章节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