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妻窈窕 > 第3章 夜闯闺房

我妻窈窕 作者:臻十锦鲤

甜酱
2022/11/23
定国侯为国牺牲,他的夫人是长安最漂亮的女人。她是个寡妇,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用一双手,支撑着整个侯府。所有人都说她是一个贤良温德的女人。唯有那名鹤定三国的少年将军,想起了昨夜,这位绝色佳人,脱了衣服,为他暖酒。
章节阅读
第3章 夜闯闺房

霍凝稍翻了身,在墙头宛如一座弥佛。他身后是漫墙而出的红杏树,少年随手摘一个咬了,放荡不羁地道:“刚刚本将好像听见什么长别人威风?敢问老夫人,这威风是指的谁?”

正坐的老夫人心中一惊,这少年出现的猝不及防,偏还把她的话听去。

她说的能是谁,自然是指这帮自己儿子曾经的部下。

以前她儿子每逢凯旋归来也会大摆宴席,那时她从不反对,自然高兴,因为功勋都是儿子的!

现在,再庆祝有什么用?全便宜了别人!

私下这样想,她却不能明说。

老夫人面色严肃:“霍小将.军,您多虑了,我只是在训诫府中小辈,你一个外人——”

话落,身在墙头的少年便坐起来。

眼梢带过,似塞边长年不散的风沙,冷意凛然:“那也别打扰本将睡觉。”

毫不留情。

老夫人也不敢太得罪他。

今时不同往日,定国侯府没她二儿子的功勋傍身,早不似当年容华。况且霍凝是谁,是整个长安城没人敢惹的霸王。

少年郎与皇上关系匪浅,便是抬手要天上星星皇上也会满足。

“既然今晚有霍小将.军替你求情,老身便原谅了你!还不快滚回去!”

老夫人恶狠狠瞪她,携着众丫鬟婆子走了,梁菀气丝虚弱,仍在后行礼恭送。

西厢阁。

梁菀慢慢坐在椅上,秋风心疼地让她快脱了衣,小婢子好为她上药。

她没让秋风逗留,嘱咐说药她自己会上。

秋风前脚刚走。

便听一阵极暗的声音,闺房的窗户迅速打开又关上,一抹红色身影出现,带着笑模样。

手指贴于唇边示意她不要出声,少年郎缓步向她而去。

她紧揪衣衫,问,“你来干什么?!”

“脱衣服。”

霍凝从不废话,眸光打量她,似有危险靠近:“伤在哪里?”

“霍凝。我们之间已经错了一次,不应一错再错。”

“嫂嫂,你好狠的心,难道白日那次不算?应该是错两次才对。”

一提白日,她更是没脸,但她根本不是想与他讨论几次,而是说与他的关系!

霍凝眯了笑眼,单手摁她坐下。

耀眼的红衣袍角垂在地上。霍凝单膝而跪,手挽起她裙下的裤角,直至膝盖,露出她白皙细嫩的腿,与漫腿的青红。

到处都是痕迹。

有他弄的,有她平时被打骂的。

霍凝掏出怀中的药膏轻轻擦拭,少年手心带着熨热,男子天生的阳气一瞬惹她一颤,梁菀想缩腿,又见脚踝被他紧紧固定。

夹在少年双腿之间。

莫名有什么鼓.胀惹她不敢乱动。

霍凝:“放松,不要总盯我一个地方看。”

他故意逗她,梁菀面色一红,反驳:“我何时看了?”

“嫂嫂,你这不是会反抗?”

少年偏头瞧她,手上力道适中,没过多久满屋便飘起松节油的味道。他似嘲似讽地说:“敢对我亮出獠牙,为何刚才还任人欺负?莫不是不敢?”

她被他说更是窘迫,垂在两边的手攥紧裙角,“我不需要你教!”

霍凝偏头笑。

为她将膝间的药上了,接下来,便该是背上。

少年夭灼的目光从下向上,宛如透视。

他最是厌烦她这一身黑衣。

便是古板礼教的枷板,将她手脚都锁住。霍凝单指一挑黑衣襟角,露出女子最光洁的肌肤,他放荡不羁地勾笑,认真地逗弄她,弯身将唇呵在她耳边:

“嫂嫂不喜欢我教,那就是喜欢做?你瞧你这一身黑衣,层层缚缚,是穿给谁看?侯爷已经死了,而我,只喜欢亲手将它一件件扒下。”

“你该知道我花名在外,不在乎你这一件。”

少年的话如六月黏腻的雨,落在脸上身上叫人好难受。梁菀被他弄的双颊绯红,也顾不上矜持,张嘴就要怒喝他。

话未出口,她的身倏然被他抱起,带着药味的手掌一捂她唇瓣,沉黑的眸盯着门外。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