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阴阳刺绣 > 第1章 阴行刺绣

阴阳刺绣 作者:终南山洛洛

甜酱
2022/11/25
我叫马叮当,家里一直做着阴绣的生意,在我奶奶那辈生意尤其火爆。阴历初七那天,我的生意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这是一本关于我做阴绣的故事。
章节阅读
第1章 阴行刺绣

现而今社会更新换代太快,很多传统的老行当都逐渐被取代,甚至是彻底消失。

刺绣便是其中一种,虽然不至于彻底被市场淘汰,但已经变得十分小众。

可有一种刺绣却非但没有被埋没,反倒是业内人眼中的抢手货。

这种刺绣叫阴行刺绣,也叫鬼绣,或者是阴绣。

我叫马叮当,家里世代经营着阴行刺绣,奶奶这辈尤其生意火爆。

只是这东西如果请的好,驱邪转运立竿见影,但如果请错了也可能带来大灾祸。

今天阴历初七,是传统的人胜节。

不过我现在并非在家中铺子过节,而是遵从奶奶的吩咐特意去城里向老板家取回一年前,他请的百子千孙阴绣图。

说起来向老板,也算是我们这做生意的大人物。

明面上不错,可暗地里行事却不光彩,当初他亲自上门向奶奶求阴绣。

奶奶是当场拒绝他的,还说了句无中生有不可强求。

可向老板不听,非要强求不可还把刚高考完的我给“请”了回去。

我爸妈前几年因病前后脚都走了,家中就剩下我和奶奶两人相依为命。

奶奶没办法这才铁青脸答应了此事,而后说来也很神奇。向老板求医无数,小三也换了好几个,却一直没个一儿半女。

但自从求了奶奶这百子千孙图的阴绣后,他老婆竟然怀孕了,生下来还是个三胞胎。

胎胎都是儿子,孩子落地后向老板那叫一个高兴,立马要给奶奶加钱。

奶奶自然不会收这钱,只是千叮咛万嘱让他务必要低调行事,在孩子没满三岁前百日宴、满月酒、生日宴都不可办。

供奉百子千孙阴绣的事也不能忘,向老板一口答应说保证没问题。

后来一年确实也没出事。

但奶奶说百子千孙阴绣图因为,添加了残魂、腐尸皮用料过于凶猛,让我等孩子满百日后还是将其取回为好。

这就有了我现在这一趟。

只是我还没走进向老板家的小独栋,就看到了川流不息的车辆,和络绎不绝的人潮。

他这是?

“马小姐,你怎么来了,该早点通知我们啊。”向老板的管家,热情的说道。

“你们这是?”我一脸懵。

“百日宴啊。”管家热情的说道:“今个是三个小少爷的百日宴,老爷将所有生意场上的朋友都请过来了。”

与他的高兴不同,我惊觉不对,赶忙道:“可我奶奶不是说了不让办,而且……”

可惜我的话还没说完,管家就被刚到的客人给叫走了。

整个场面太过热闹,可我却看的脑袋嗡嗡作响。

糟了。

向老板这是要出事啊!

我立马给奶奶打了个电话,同时边走边找人询问向老板在哪。

谁曾想我人还没找到,奶奶那边接起了电话竟直摇头:“人定难胜天啊,他快不行了,你赶紧回来吧。”

这,怎么就不行了?

我挂完电话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

紧接着最里面的宾客纷纷开始往外跑,人太多了我看不真切,但远远的还是看到一个大大火球,突然冲了出来。

而那东西走近一看,我才发现这那是火球啊。

就是个被火烧的红彤彤的人!

只见那人在熊熊烈火张牙舞爪,他身上的皮更是一块块的往下落。这些皮不是被烧掉的,而是他自己亲手撕下的。

他一边撕一边还大笑道:“还给你,全部还你们。”

“哈哈哈,这样我就不欠你们啦。”

随后,另外两个火球人也冲了出来,他们跟之前的火球人做着同样的动作。不同的是后面的两个似乎是女人。

其中一个还是年轻的女人,她虽然也撕自己的皮肉。

但却不是随意撕,而是从下腹开始,

一面撕一面笑道:“孩子,我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孩子,哈哈哈。好啊,真好。”

这时屋内才冲出去人,惊呼道:“老爷,太太,老夫人!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

他们三人竟然是向老板的老婆和老娘?

看到这一幕我愣住。

众人被吓的尖叫的尖叫,惊呼的惊呼,而我也被人群冲走。

后来向老板家的三胞胎也死了,但他们不是被那场大火烧死,而是被误吞画布给活活噎死。

据说三个刚刚满月的孩子,竟然将一幅足有小半米的刺绣给吞进了肚子了。他们吃的力争我抢,双眼暴起,整个场面不亚于野兽夺食。

结果,人还没送到医院当时就咽气了,而三胞胎吞食的画正是——百子千孙阴绣图。

自此后我无比震撼,奶奶却相当郁闷。并且给我立下规矩说,以后铺子只卖正常阳绣,绝不会再卖阴绣。

我虽然接受奶奶的提议,但还是忍不住在心里翻个白眼。

毕竟奶奶至今都没教过我如何制作阴绣。

当然,最终为了避免失传,奶奶还是将这门手艺传给了我。

据说阴绣因为加了特殊的原材料,又用了马家秘法绣成。

所以不管转运、求财、求子、甚至驱邪改命都可以做到。

阴绣并非我们马家开创的先河,相反此法乃是传承于五大术:“山、医、命、相、卜”中的命。

古人常说时也,命也,运也,非吾之所能也。

可事实上不管是时局、形势、还是命理和运气均可人为改变。

而这改变的法子便是阴绣。只是在历史滚滚长河之中,阴行刺绣这门手艺会的人早已寥寥无几。

能改变前两者的阴行刺绣人,我奶奶说她平生从未给见过,只是听过传闻。

最后两样命和运,我们马家倒是可以轻易办到。

后来没过多久,我奶奶就去世了。

我顺理成章接手了刺绣铺,虽然我认为自己已将奶奶教我的阴行刺绣全部都学会了。甚至与她相比也不遑多让。

但我却从来没有做过阴绣。

直到我大伯和大伯母找到我,事情才发现了变故。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