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阴阳刺绣 > 第2章 铺子要被卖掉

阴阳刺绣 作者:终南山洛洛

甜酱
2022/11/25
我叫马叮当,家里一直做着阴绣的生意,在我奶奶那辈生意尤其火爆。阴历初七那天,我的生意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这是一本关于我做阴绣的故事。
章节阅读
第2章 铺子要被卖掉

“三天?”我看着大伯母手上的遗书,很是震惊:“我奶奶怎么可能把刺绣铺过给你们呢?就算是这样短短三天时间,你们让我搬去哪?”

我这大伯母和大伯平时从来不露面,更别说照顾我奶奶了,也就逢年过节带着孩子来我奶奶这讨过红包。

但现在他们拿着遗书,黑字白纸写着说奶奶将刺绣铺和后面的小院子,全部赠予给了他们一家,还限我三天内必需搬走。

“那我哪知道。”大伯母气焰嚣张,指着我的鼻子说道:“马叮当,你就是个克父克母的扫把星,现在老婆子也被你克死了。怎么着你还想赖着不走克我们呢?”

“是不是等我们都死了,你就可以独吞财产了?”

“你这小小年纪怎么心思如此歹毒呢?”

大伯母是我们县城出了名的泼妇,我一刚毕业的大学生脸皮薄,自然骂不过她。

而且她有遗书,那这铺子和后面的院子我确实也不好继续赖着不走。

“大伯母,你别骂了既然我奶奶把这铺子留给你们,那你们就好好经营便是,我现在就收拾东西。”说着我转身朝铺子后面走去。

岂料……

“谁说我要打理这铺子了。”大伯母十分嫌弃的说道:“就这种卖刺绣的铺子镇上没有十家也有八家,能赚钱才有鬼了。当然得趁着现在房价高,赶紧卖了出手啊。”

“你说什么?”我猛然转身,质问道。

这刺绣铺是我奶奶一辈子的心血,她临终前曾交待过我,一定要把铺子开下去。

大伯母被我突然一瞪,整个人都愣住了。

但很快她还是反应了过来:“我说,我要把这什么阴行刺绣给卖掉,死丫头听明白了吗?”

“瞧着名字取得,也是倒霉晦气得很。真是什么人配什么名。”

“不许卖!”我不理会她的嘲讽,只是冷声道:“奶奶说过这铺子要一直经营下去。”

谁曾想,听了我这话大伯母非但没有改变主意,反倒是发出了一阵讽笑:“好啊,你不是大学生有本事吗。那你把这铺子买了啊,这样一来你不就可以继续守着你这烂铺子了吗。”

“多少钱?”我问道。

大伯母怔了怔,估摸着没想到我真会问价。

仰天大笑了好半天,也没止住笑声。

倒是一旁的大伯说道:“叮当,这铺子我们是真要收回来转手。你赶紧搬走吧,别跟你大伯母倔了。”

我不理会大伯,他这人窝囊了一辈子什么都听大伯母的。

我只是抬高了些声音道:“你们不是要卖铺子吗,那人人皆可买,你告诉我多少钱便是。”

“四十万。”大伯母伸出了四根手指得意道:“马叮当,我可没有卖高价,这铺子连同后面的院子,至少也百来平了。按照现在的市价至少得四十五万,不过看来咱们是亲戚的份上,五万零头我就给你抹了。”

她这倒是实话,奶奶在的时候因为都是阴绣搭着阳绣卖。所以生意一直很好,镇上的人不明白其中门道。

只以为是这铺子旺招财,价格也相对要高一些。

“好,四十万就四十万。不过你得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三天太短了我凑不出来这么多钱。”话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忍不住脸红了下。

事实上是给我一个月,我一刚毕业的大学生也凑不出这么多钱。

但无论如何,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奶奶一辈子的心血被卖掉。

“成!”让我没想到的是一向尖酸刻薄的大伯母竟点头:“一个月就一个月,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丫头怎么弄到四十万。不过话可说好了,一个月后你要是没钱立马给我滚蛋,不许再死赖着不走了知道吗?”

原来她是怕我耍赖不走,想让我死心才答应这个要求的。

想到这,我不由得心头一冷,但还是点了点头:“好,一个月后如果我拿不出钱,一定立刻走人。”

“街坊们邻居们,你们可都听到了啊。这死丫头自己承诺的,我这个做长辈可没逼她。给她一个月时间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说完,大伯母一把拉起大伯父就往回走。

不过临走前,她还是在我耳边说了句:“死丫头,这铺子老娘卖定了。”

她这一走,周围的老街坊忍不住七嘴八舌的安慰我,也有人说那遗书未必是真的,要不干脆去找人鉴定下。

可问题是我奶奶都死了,要如何鉴定呢?

而且大伯母这个人我太了解了,她既然敢拿假遗书必然就是笃定我找不到证据。

最终,我还是摇了摇头:“叔叔阿姨,谢谢你的好意了,我先去铺子里忙了。”

说是回铺子忙,实则我奶奶走了以后。

她不许我再做阴绣,导致铺子根本没什么生意。所以此刻我也只能垂头丧气的坐在发呆。

可这时我的手机却突然响了,打开电话才发现是我闺蜜程玲打来的。

我这才想起来原本约好,今天早点关铺子跟这丫头一块逛街看电影。

但现在看来我是没这心情了。

在程玲的逼问下我将大伯母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也将自己心中的另外一个想法告诉了她。

“做啊,为啥不做。”程玲跟我猜想的一样,她几乎是想也没想就说:“阴绣可是你们老马家传承下来的手艺。而且你奶奶不也做了一辈子都没出事嘛。再说了,我觉得那什么死人油、鬼魂、坟头土之类的阴料,就是你奶奶的一个噱头。”

“现在都什么年代,建国后不能成精知道吧。哪有那些怪力乱神的东西。”

我原本想说还真有,毕竟前有向老板的事历历在目。

但,为了怕吓到这丫头。

我最终只能一笔带过:“可奶奶并不希望我继承她的手艺,而且她还说干阴行刺绣弄不好会反噬自己。”

“那究竟是听你奶奶的话重要,还是守住你们家刺绣铺重要?”程玲发出了灵魂拷问。

“而且我跟你说四十万可不是个小数目,就算你去那啥也不够。”

“什么那啥呢。”瞧见这丫头又没正经了,我没好气的挂断了电话:“成,你让我自己好好琢磨下吧。”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