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阴阳刺绣 > 第4章 顺利的过头了

阴阳刺绣 作者:终南山洛洛

甜酱
2022/11/25
我叫马叮当,家里一直做着阴绣的生意,在我奶奶那辈生意尤其火爆。阴历初七那天,我的生意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这是一本关于我做阴绣的故事。
章节阅读
第4章 顺利的过头了

这话是没错。

“但是,林叔人家求的不是孩子嘛。”我直言道。

得有孩子才能让那男的跟王晴有后续啊。

“马侄女啊,你还是太年轻了。”林易语重心长的说道:“残魂多贵啊,这不是增加我们成本吗。而且弄不好容易出事。有这三样东西,再加上你们马家的阴绣。包管让他俩有一次非常愉快的那啥。有了这样第一次,那男的能不怀念第二次?”

“两人都是正常人,几次后孩子不就来了吗。退一万步来说没孩子人家又不是不给钱。”

我一寻思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便点了点头:“成,那就按照林叔说的办。”

“好咧,东西我放这了。下午她人就来。”说完,这话林易开着自个的黑色丰田走了。

我小心的将阴料收好后,在铺子里等待王晴的到来。

果然。

下午两点半,来了个三十来岁女性。女人面容姣好,身材修长,穿着挺有品味。只是看见我的时候,她眼神中不免闪过一丝慌乱。

我主动搭话:“你就是王晴?”

“嗯。”女人点了点头。

我笑着说道:“晴姐,你的情况林叔已经告诉我了。这事我能办等下我跟你说说注意事项,你如果能接受那这单我便算是正式接了。”

听到我这话王晴很高兴,当即点头:“马小姐,你说我一定会遵守。”

“至于孩子的事,因为这里面没有加残魂所以不能保证。但现在的效果足以让你们缠绵悱恻,意犹未尽。”我如实的说道。

做生意讲究的是诚信,既然没有用残魂,那一发命中还真不能保证。

同时,我也想要观察下王晴的反应。

如果她态度坚决的话,那我就用残魂,毕竟三万和十万差距还是蛮大的。

让我没想到的是,王晴只是咬了咬牙道:“行。反正我试了那么多人,也不在乎再多试一次。”

说着王晴坐了下来,可我不小心碰到她手的时候,却觉得冰冷刺骨。

甚至大夏天的都把我冻得一哆嗦,这让我不免愕然:“晴姐,你的手这么凉?”

我这铺子空调也没开那么大吧。

王晴却没有正面回答我的话,反倒是急促的收回了手:“我天生有些体寒,所以手凉。”

“哦。这样啊。”我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随后,跟她介绍了一遍,我准备给她绣一副合欢花的阴绣。

合欢花颜色红粉宛若少女红颊,羽状的复叶昼开夜合,十分神奇。在搭配上林易送来的几种阴料,大有花雨交融缠绵悱恻的用意。

同样生情助孕十分有效果。

“没问题,马小姐我挺喜欢这花的。”看着已经绣好的合欢花,王晴很满意。

伸手就想要去拿,我却阻止道:“现在还不行这还是阳绣,得加点东西才能成为阴绣,然后你再上香滴血才能为你所用。”

“哦,明白。那我不看。”王晴了然的转过身去。

不得不说她还真是请了太多这类的东西,规矩倒是挺懂。

我很快将美人泪、尸油、滴入了合欢花刺绣中,最好再将刺绣挑开一个小口,将生情香、鬼发丝倒入了其中。

这才开口道:“好了,晴姐,你现在可以滴血认主了。”

王晴按照我的说法上了三柱香。

随后,又将自己的中指血滴在了阴绣上。

令人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那就是原本白色的绣底并没有被血迹污染,反倒是瞬间消失,而粉红的合欢花却比刚才更为艳红,看起来越发让人觉得娇/艳/欲/滴。

“马小姐,这是?”王晴十分惊讶道。

“这是代表合欢花认主了,是正常现象。”我笑了笑解释道:“因为你这里面没有残魂,相当于就是死物,只需要每天早上供奉三只香。然后尽量挂在不容易被触碰的地方。不要沾水沾血即可。”

“那我要供奉到什么时候呢?”王晴问道。

“等合欢花凋谢,你就可以找块红布将它包起来掩埋。或者直接送回店里来。”我如实的说道。

王晴则是瞪大了眼:“这花不是绣上去的吗,怎么还会凋谢呢?”

我没有回应,而是朝着王晴神秘的笑了笑。

阴绣的神奇就在于此,这花虽然是绣上去的可它已经认王晴为主。那等到里面的阴料耗尽的时候,自然也就是花凋谢之日。

不过我想那时候,王晴和刘正至少也那啥了好多次,正常情况早就有孩子了。

见我没说王晴也没勉强,只是微信转账了三万后,说道:“如果有好消息,我后续回补钱的。”

“好的,没问题。”我点了点头。

拿到钱后,我立马转了一万六给林易。除了他介绍生意四六分外,还有四千阴料费。

一个下午我就进账一万四,虽然距离四十万还差不少。

但无疑这是个好的开始。

很快林易也回电话了:“怎样?马侄女我是不是没骗你,这活当真是人傻钱多事简单吧。”

“嗯嗯。确实。”我点了点头,但又有些疑问道:“看王晴真不像是缺那几万块的人,她既然这么想要孩子,为什么不要求一定要怀上呢?”

如果放入残魂在阴绣里,那十有八九这孩子能怀上。

“这我哪知道。”林易摇了摇头:“她咨询我的时候,我也说过我们这有那种一定能怀上的东西。”

“可她却说如果我这次怀上的孩子,就一定保证能是刘正的吗?”

“啥意思?!”听到林易这话,我懵圈了。

难道这王晴嘴上说只爱刘正,实则私生活非常混乱?

以至于如果怀孕,都无法确认孩子是生父是谁?

“我听到这话也惊呆了。”林易如实道:“但很快王晴就解释说,她的意思是自己上过太多次当了,所以有些不相信我们这些人。”

哦,原来如此。

听到这我算是明白了,敢情王晴不想钱再打水漂了。

那如此一来就目前这样挺好,不然万一他俩真怀不上,那我们残魂还真是浪费成本。

“林叔,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我佩服的说道。

“那必须的。”林易被我夸的十分高兴,还说:“马侄女,别担心干我阴行只要你本是过硬,来钱快得很一个月四十万不成问题。实在不行林叔到时候先借你。”

那敢情好。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