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阴阳刺绣 > 第5章 我的阴绣有问题?

阴阳刺绣 作者:终南山洛洛

甜酱
2022/11/25
我叫马叮当,家里一直做着阴绣的生意,在我奶奶那辈生意尤其火爆。阴历初七那天,我的生意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这是一本关于我做阴绣的故事。
章节阅读
第5章 我的阴绣有问题?

有了他这话,我宛若吃了颗定心丸。同时也开始在自己朋友圈里打打广告。

程玲自然是第一个带头转发。

期间也有同学朋友来问过,但真来请阴绣的却没有。

不过这也正常,谁平白无故的会花成千上万来请阴绣呢。往往都是遇到事情才请。

谁曾想,天刚黑我铺子还没来得及关门,就遇到事了。

“马小姐,你在吗?”王晴的微信消息突然发了过来。

“在,是阴绣出了什么问题?”我赶忙回道。

第一单生意我也挺紧张的。

“合欢花没事,但我有事。”王晴的消息很快弹了出来。

“你有啥事?”我一脸问号。

王晴却说微信电话都说不清楚,让我去一趟。

随后,竟然真发了一个地址,我琢磨了下准备给林易打个电话先问问。

毕竟这生意是他介绍的,谁知道他竟然关机。

无奈之下,我只能按照地址先去了王晴家。

王晴没跟父母一块住,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听到我按门铃她如同惊弓之鸟般“嗖”的一下就冲到我面前把门打开。

要不是有心理准备就她刚才这举动,就足够吓人的。

进屋后,我发现她更是将所有灯都打开了,把房间照的灯火通明。

看的我直晃眼:“晴姐,你这到底出了什么事?”

虽然不是孤男寡女,但大半夜的没事我都被她吓出事了。

“我冷。”王晴嘴里说着冷,手上却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很快她的外套就被丢到了一旁。

啥?

我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可突然想起来王晴在铺子里我碰到她手,确实冰凉入骨。

顿时神色一凝,谁曾想我刚要触碰她。

王晴就突然倒在了地上,而后抱着自己的肚子求饶道:“别打了,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

什么情况?

我一脸震惊。

可接下来让我的一幕更让我惊掉了下巴,因为我竟然听到“啪啪啪”的巴掌声。

就是那种有人伸手打对方巴掌的声音,不同的是这声音的来源不是脸,而是王晴的小腹,是她正紧紧抱着的小腹。

奶奶除了教会我阴绣外,简单的看相和驱邪我也会。

所以听到这声音我再也不怀疑是王晴没事找事了,当即大喊道:“王晴,快咬破自己的中指点在眉间。”

她这样子百分百是招邪了。

人用最中指血点眉心可以瞬间激发周身阳气,最为驱邪。

可谁曾想,王晴非但没有听我的反而,因为我拉扯她而感到十分愤怒。竟然倏地一下抬起猩红的双眸,张牙舞爪道:“我是个恨毒的女人,我是这世上最歹毒的女人。”

“杀了我,你快来杀了我啊。”说着王晴拼命的撕扯自己的衣服。

而后,她似乎觉得光说没有意思,竟然拿出一把剪刀,咔嚓咔嚓的朝我冲了过来。

她一边来,还一边嘴里念叨着:“杀了我啊,我该死。我该死!”

看着呼啸而过的剪刀,和那锋利的分分钟能划破我喉咙的刀刃。

最终,我一咬牙抄起身边的凳子砸了过去。

“哐当”一声不偏不倚,凳子正好砸中了王晴。

王晴被砸懵了,整个人呆立不动。

我突然灵机一动,赶忙将地上的外套捡起来。迅速的给王晴穿上后,还将拉链给她严实密封的拉好。

说来也很神奇,我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抽打声停止了。

王晴神色呆滞迷茫的站在原地,我原本想碰醒她,但害怕出现刚才的情况。索性不在触碰她的身体,而是直接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脸上。

“啪”一声脆响,王晴惨叫一声,摔倒在地,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谁打我?马小姐,你怎么打人呢?”

确实眼下这屋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所以她怀疑我没毛病。

但……

“不是我打你。”我直言道:“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自己检查下小腹,上面虽然有手印但绝对是乌青色,跟我给你一巴掌打的红黑色完全不同。”

让我没想到的是王晴竟然看了也没看,就双眼瞪大如铜铃道:“你,你是怎么知道?”

竟然是真的?

事实上我也只是猜测。

因为人打肉红黑,鬼打肉乌青,神打肉玄黄。

她刚明显是被鬼打的!

不过,当王晴立马要将小腹掀开给我看的时候,我赶忙阻拦:“别,你先别掀那。你告诉我,你之前究竟做了什么?还有这应该不是你第一次被打吧。”

否则她怎么知道颜色?

“我……”王晴犹犹豫豫不愿说真话。

看她这样我不悦道:“王晴你是我客户,我希望你可以对我坦诚。这样才能更好的解决问题。但我只负责阴绣这块,其他的事出了问题还请你自行解决。”

说完,见她还是犹豫我转身就准备走。

她不肯说实话神仙也帮不了。

“可就是你阴绣出了问题!”谁曾想,我还没离开王晴就对着我的背影大喊道。

“不可能。”我当即回头道:“马家阴绣都是祖传的手艺。而且你这次请的阴绣干净的很,连个残魂都没有怎么可能招来这些东西。”

见我气势不弱,王晴竟也凶道:“可这小鬼已经很久没来缠着我了,就是因为今天我把合欢花请回来,然后这小鬼才出来的。”

啥?

真有小鬼?

虽然之前奶奶曾告诉过不少阴行的诡异事,我听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但见鬼我还是头一次。

刚才只是猜测,现在得到证实我不免腿肚子发软,转身就要开门往外跑。

但钱都收了我能跑哪去?

退钱是小,砸了马家阴绣的招牌是大。

我狠狠捏了自己一把,让自己快速镇定道:“什么小鬼?你之前打过胎吗?”

“没,没有。”王晴连连摆手:“就是之前为了催桃花,我去请了一尊小鬼。本来都送走了,可是没送利索所以……”

古曼童?

那我怕个毛线。

我摸了摸胸前奶奶留下的一道符咒,稍微安心了些:“这东西里面一般都没有真货,就算有也只是残魂,送走就可以了一般不会闹出这么大动静的。”

“对啊,之前的那个大师也是这么说的,所以马小姐肯定是你这阴绣有问题!”王晴一脸笃定的看着我。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