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离后,摄政王又撩又宠 > 第1章 宁雪辞萧景湛重生

和离后,摄政王又撩又宠 作者:不休语

甜酱
2022/11/25
宁雪辞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穿越了,还好有孟婆系统,不过看到原主奄奄一息的样子,再加上一个想杀了她的王爷,宁雪辞恨不得重生。
章节阅读
第1章 宁雪辞萧景湛重生

“死了没?”

“侧妃,王妃还有气儿,只是昏死过去了。”丫鬟小心试探床上妇人的鼻息。

“她可还真是命大,这样都死不了。”女子冷哼,一身华裳与破败的屋子格格不入。

“赶紧让她摁了手印儿,也不枉我辛苦谋划这一遭。”

“是。”丫鬟应声,摸出匕首上前,有些害怕地看了眼床榻妇人。

指尖的疼痛让宁雪辞猛吸了一口气,霍地睁开眼,就瞥见一个丫鬟划破了自己的手,正要往纸上摁。

她来不及细想这是怎么回事,一把抓住那张纸揪成团,抬眸凶狠盯着眼前主仆两人。

林落雪吓了一跳,揪着罗帕的手指泛白,皮笑肉不笑道:“姐姐醒了?”

宁雪辞这会儿头痛欲裂,尖锐刺疼,大量陌生的记忆交织,耳边还回响着顶头上司孟婆的交代。

“摁住她!”

林落雪观察数息,见宁雪辞没什么气力,眼里露出狠色,吩咐丫鬟将人摁住。

今日她必须要得到宁府的家产!

她从袖袋里又取出一份文书,走到宁雪辞跟前,抓起她的手要摁下去。

宁雪辞又疼又累,脑袋也浑噩得紧,但她知道眼前这两人要害她。

“滚开!”

宁雪辞用尽力气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

这一耳光极其响亮!

“侧妃!”

丫鬟惊呼,忙松开她去扶人。

宁雪辞眸底满是血色和恼火。

“林落雪你好大的胆子!谋害主母,你找死么?!”

林落雪没料到她一个产妇还能有这样大的力气,明明刚刚都已经血崩了,这一巴掌打得她措手不及,一下跌坐在地。

宁雪辞撑着疼痛难忍的身体起来,看到了一侧襁褓里气息微弱的孩子。

“你敢打我?!”

林落雪美眸圆睁,恼火又惊慌,这贱人何时会威胁人了?

宁雪辞冷冷斜了她一眼,这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她和禹王数月前在赏春宴上衣衫不整地睡在一张榻上,一个月后诊出怀有身孕,太后下了懿旨,两人奉子成婚。

林落雪打着服侍她孕期的旗号入了禹王府,结果却爬上了禹王的床。

“敢不敢,本妃不是已经赏你了吗?”

“还不滚?还想再挨一巴掌,左右对称吗?”

宁雪辞厉声,她脑子里还糊涂着,身体又疼,只想这只蝈蝈赶紧消失。

林落雪气红了眼睛,知道再来强硬的手段也无果了,两张文书都被毁了。

她捂着脸恨声:“你就不怕王爷回来责罚你吗?!”

宁雪辞轻嗤,杏眸眼底冷意浮动。

“你以为本妃会怕?”

“你再不滚,休怪本妃他日在太后耳边说了些什么不该说的,你觉得你一个妾室还有什么活路?”

宁雪辞是没力气了,要是有力气,她真想把人提起来啪啪啪几巴掌下去泄恨!

林落雪脸色一瞬,鄙夷地扫了眼襁褓里的孩子,冷笑道:“姐姐你少得意!”

“若是太后知晓你这一双儿女不是王爷的,你觉得太后还会护着你吗?”

这个贱人!都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她竟还敢嚣张!

宁雪辞:“你大可以试试。”

禹王之所以厌憎她,是认为原主设计了他,让他失去了迎娶心上人为妃的机会。

厌憎归厌憎,可哪个男人愿意自己被外人非议戴了绿帽子?

林落雪脸色一滞,显然也清楚这点。

“你以为禹王纳你为侧妃,你就真的受宠了吗?”

“不过就是个玩意儿。”

宁雪辞鄙夷冷嗤,禹王厌恶她,又怎么会不恨林府?

听到她这句话,林落雪脸色难看,咬着牙愤愤剜了她一眼,捂着脸带着丫鬟气呼呼离开蘅芜苑。

她就算能挺过今晚,王爷也不会放过她!

她就等着瞧!看宁雪辞怎么死!

“哇……”

襁褓里孩子的哭声微弱,宁雪辞疼得抽冷气。

她瞅了眼自己投胎失败的补偿奖励——孟婆商城。

想她兢兢业业在地府工作百余年,眼瞅着就能重新做人了,居然给她玩借尸还魂这一套?

宁雪辞一口银牙差点咬碎,如今也只有既来之则安之了。

商城里可以积分兑换不少现代物品,不过积分需要她治病救人来获得。

她兑换了两份新生儿护理包和一份产后护理包,以及一些营养品。

笨手拙脚地处理好两个孩子的问题后,她口服葡萄糖补充体力。

看着跟废墟没两样的院子,宁雪辞疲累过度,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小姐。”

次日,宁雪辞被丫鬟叫醒。

睁眼一瞧,见是原主身边原来的献春大丫鬟,跟她从宁府出来的。

她母亲是御医世家宁府的独女,父亲林璋乃是赘婿。

祖父获罪,母亲郁郁而终,父亲另立门户。

不过宁府的家产还都在她手上,祖父给她培养了一批忠仆,献春就是其中之一。

林璋续弦后一直打宁府家产的主意,不过原主死捏着不放,他们也不敢强取豪夺,采取了迂回战术,将林落雪塞进了禹王府。

林落雪一入府就借着禹王对她的偏见,明里暗里将她身边的人都支走了。

“小姐,你怎么样?昨儿奴婢有事实在是脱不开身。”

献春红着眼圈道。

宁雪辞恢复了些许,但昨晚林落雪使坏,迟迟不让稳婆过来接生,导致原主产后大出血,当场走人,还误用了她的投胎奖励。

“我无恙,今日府中可有什么消息?”

一晚上的挣扎,宁雪辞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

献春脸色难看:“王爷今日早上才回府,与侧妃正在用早膳,估摸着一会儿该过来了。”

“小姐,王爷不会就此罢休,此事要不要禀告太后?”

“要,就说我诞下麟儿,特向太后报喜。”

宁雪辞正愁着要怎么解决这件事,她需要时间来缓缓。

献春红着眼应声,宁雪辞实在是累,嘱咐完后困意袭来,又睡了过去。

咚!咚!咚!

一阵急促钉门板的声音出来,宁雪辞皱着眉醒来。

“王爷!不可啊!王妃会死在里面的!”献春的哭声传来。

“哼,贱婢!你竟敢私自去向祖母告状?”

“将她丢进去,与那贱人一起关在蘅芜苑!”

“没有本王的吩咐,不许任何人伺候!每日只给些米粥即可。”

禹王恼火至极。

一想到宁雪辞这个便宜王妃,他恨不得扭断她的脖子!

一旁的林落雪有些慌,把宁雪辞关起来了,那她还怎么拿到宁府的家产?

“王爷,那样姐姐会饿死的。”

禹王斜了她一眼,看着蘅芜苑,眼里充满怨恨:“你心疼了?要不你也进去伺候她?”

林落雪脸色一瞬,忙道:“王爷做主便是,妾身一切都听王爷的。”

她咬紧后槽牙,都怪该死的宁雪辞!

王爷连她也记恨上了!

宁雪辞看着献春被扔进来,王府的家丁正用木板将蘅芜苑的院门钉死。

献春哭道:“小姐,奴婢无用。”

宁雪辞却松了一口气,好在不是要她性命,只是关着不让她出去罢了。

正好她也需要点时间来适应这一切。

“无妨,如今这样更好,待我身子养好再做打算。”

禹王不承认孩子是他的,那原主怀的是谁的孩子?

爹可以不要,抚养费得出吧?

第1 章 第2 章 第3 章
更多章节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