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病娇少帅 > 第2章 云晚席径庭游轮

病娇少帅 作者:明药

甜酱
2022/10/28
云晚原本过着美满的生活,可是因为人生的艰辛,她被迫上了那艘游轮,也就是她和席径庭相遇的那一天。
章节阅读
第2章 云晚席径庭游轮

云晚便感觉心跳得更快,小腹处的炙热,被酒精点燃,更加燃烧了她。

他已经忍了很久,她亦然。

两人离席,侍者把他们的菜暂时叫停,稍后管家会送到他们房间;而他们的酒,也会送到船舱里去。

快到了特等舱,席径庭将她带回自己房间。

他反身将她抵在门上。

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小小壁灯,光线幽淡昏黄。

云晚的呼吸急促。

席径庭低头看她,忍不住笑了笑:“好荒唐的事。你,真的想好了吗?”

他很少笑。

这么一笑,笑容谲滟,简直把云晚的理智全部勾走了。

云晚搂住了他的脖子,主动亲吻了他。

云晚的吻,也是很笨拙的,只知道啃。

席径庭却熟练很多。

她被他撬开了牙关。

亲吻着,他便撕她衣衫。云晚很想说,这衣裳料子厚,不容易撕,等她慢慢脱好了。

不成想,席径庭的手比刀还锋利;而料子结实的衣衫,在他手下不如薄纸,一撕便碎成了渣。

他的手,抚摸着她后脊的肌肤。

他真凉。

云晚从未遇到过手掌如此冰凉的男人。席径庭的唇、他的肌肤、他的手,没有半点活气般,凉得惊人。

她以为,他身体不好。

可他能轻易把一个高大男人扔得老远,又能轻易撕碎她衣衫。

席径庭将她剥光,却还在唇齿间问她:“不要后悔,嗯?”

云晚的乳,蹭过了他的衣衫,被粗粝磨得有点发胀。

她拉过了他的手,覆盖上去:“疼我……”

他的手收紧,揉捏。

云晚喘息得厉害。

他真凉,覆盖在她身上也凉,但她却贪婪汲取着,因为她已经热得快要发烧了。

过程很痛。

她初经人事,而他的尺寸又比想象中更惊人一些。

开垦的过程,简直是要劈开她。幸而他极有耐心,停下来亲吻她,让她动情起来。

他的驰骋,带着几分力度,时轻时重,把云晚弄得简直要疯魔了。

……

结束后,云晚无比的累。

席径庭抱着她去洗澡,她是知道的;但他回来给她擦药,她就没感觉了。

第二天,阳光从窗帘里照进来,她这才睁开眼。

触目的,是一张熟睡的俊颜,云晚愣了下。

她慢半拍才回想起昨夜种种。

她趁着席径庭在熟睡,起身下床。

浑身都痛,她艰难寻找自己的衣衫,没发现;倒是瞧见了一套邮轮上提供的睡衣,她拿着去了洗手间。

云晚穿好了睡衣。

睡衣略大,她用力系紧了衣带。

腰极酸,下面略感胀痛,倒也没其他不适。

“我一定是鬼迷心窍了,我怎么能做这种事?”她坐在马桶上,捧住脸,只感觉自己很荒唐。

饶是如此,她也没多少后悔感,更没有觉得难受。

现如今是民国二年,女子本该洁身自好;而云晚去了趟香港,又从小跟着外婆和家里管事跑生意,思想比很多人开阔。

她外婆拥有庞大产业和势力,云晚将来肯定不会过相夫教子的普通生活,所以她从来没把自己限制于内宅妇人的地位。

这就导致,她为何想要这样的一段浪漫,又为何拿得起、放得下。

只是,有点难为情。

席径庭这边每日都更换新的牙刷牙膏,云晚顺势刷牙洗脸,再跟他告别,回自己房间去。

不成想,等她洗好了出来,席径庭坐了起来。

他可能有点睡迷糊了,头发微微凌乱着,光裸着上身,眼睛半眯半睁。

看到云晚出来,他便站起身,走过来拥抱她,在她唇上轻轻落吻。

云晚:“……”

她一瞬间呼吸不由自主急促起来。

他没穿衣。

昨晚黑灯瞎火,她好像有无限的勇气。现在房间里虽然拉了窗帘,却光线充足,让她无端拘谨起来。

她轻轻推他。

“席先生……”

“席先生?”席径庭低低笑了下,“昨晚不是说,要做我的母狗吗?”

云晚:“你……”

提到这个,她便感觉被羞辱到了,一时用了力气推开他。

她逃也似的出去了。

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吃早饭,也没吃午饭,就那么发呆。

其实,到底有点后悔的。

一时冲动,加上情欲作祟,已经没办法回头了。

“我早点下岸好了。”她想,“从陆地乘坐火车回去。”

就是不知道,邮轮下一次在哪里停。依照出行计划,这趟邮轮是直接到上海的,会在杭州停一次,需要半个月时间。

还剩下七日航程。

云晚咬了咬唇。

又是黄昏,有人敲了敲她后阳台的门。能从私人甲板过来敲门的,一定是席径庭。

云晚拉紧了被子:“谁?”

门口顿了下,才说话:“出来吃饭。”

“我不饿。”

“那你不想聊聊吗?”他问。

云晚:“……”

因为是她主动的,云晚也不好用受害人的姿态对待他,故而打开了门。

私人甲板上,有沙滩桌椅,也有个小小游泳池。

此刻,桌椅上摆满了饭菜,还有两瓶酒。

席径庭请她过来谈谈,云晚顺势坐下。她坐下之后,给自己倒了一杯红葡萄酒,先喝了一杯。

淡淡舒了口气,她似乎有了点力气。

“我们……”

“先吃饭,一边吃一边聊。”席径庭道。

他把筷子递给了她。

云晚接过来,吃了起来。

她真饿了,昨晚就一口没吃,今天又饿了两顿。食物勾起了她的食欲,她大快朵颐,感受到了无比的幸福。

吃饱喝足了,她感觉周身舒爽。

席径庭再次倒酒给她,她摆摆手:“不喝了,喝酒误事。”

他却站起身,走到了她身边,突然捧住她的脸,将一口酒渡给了她。

云晚猝不及防喝酒,既像是在吞咽酒,又像是在与他湿吻。

她一瞬间筋骨酥软。

第1 章 第2 章 第3 章
更多章节
类似作品
热门评论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